这个年记忆中的武侠残片(一)小说篇起名

smile

自幼就爱看武侠,无论是影视依旧小说。刻钟候在有些记不起名字的笔记下面看过一些短篇武侠随笔,现在记念起来,都算是有“武侠味儿”的名篇。只可惜年代久远,这时候自己又太小,那么些故事,有些只记得人名,有些记得有些内容,有些记得概略。在二十多年后的前些天,记忆起来这么些零碎残片,想要凭借那个线索找寻全篇,却已不可得,只可以抱憾。现在记录下来,算是留个记忆。

写在事先

通过几天的上学,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把依据github pages+HEXO的博客搭建好了,有感而发写篇作品,算是立一个简简单单的年华flag。

事出有因,本博客的搭建其实是上学Git后的一个简单的实践,因为我在此之前的博客是布局在阿里云上的(记得当时依然阿里云做活动,微博转发送了一个2年的免费空间,于是用Wordpress在上头搭建了一个博客,域名用的是二级域名geekmonkey.dzxs-dl.com以及在freenom网站上申请的免费顶级域名geekmonkey.ml),博客起名为极客猴儿

刚刚提到本博客的搭建是在念书Git以及接触到Github之后,其实在读书Git以前是有如此一个小插曲的。我本科学习的是自动化专业,虽然在本科期间也写过早晚的代码,不过平素没有接触过代码的版本控制系统,每回写完一个本子的代码都是拷贝出来然后加上岁月节点。在当年一月份最先准备“3S”物联网大赛,我第一担负后端程序的编纂,约等于做一个小的类别小的序列吧,算是有一定的代码量,徐先生提议咱们用SVN进展代码管理,这是本身首先次接触到代码的版本控制系统。在此间不得不说SVN的配备和使用真的是一对一的惠及,简单易上手,几乎从不读书成本,三下五除二就在实验室的云服务器上安排好了两台SVN服务器,当然两台的意思就是为着举办备份的,然后就在PC上装好小乌龟十分兴高采烈的起来使用SVN了。

以此时候问题来了……云服务器由于更换硬盘,在硬盘数据迁移的时候发出了一些小题目,导致主SVN服务器持续宕机,就这样死掉了半个多月,更蛋疼的是次SVN服务器由于在此之前的不经意是从未展开数据备份的,也就是说我前边迭代的6.7个代码版本完全不见了在这段时日,欲哭无泪啊,所幸的是当下留存的版本是好用的。在宕机半个月未来,直到浪潮的售后来来回回修复好了数据迁移问题,SVN服务器才再一次可以正常使用。

好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集中式版本控制系统的坏处在此时爆出无遗,为了避免这种处境的再次爆发,我干脆在PC上搭建了SVN服务器,也就是把服务器也坐落了自身的当地电脑上,在地头电脑建立代码仓库。就这样,我在本机上开展代码迭代管理,直到十二月16号竞赛完成。

从克利夫兰比赛回来之后起头理解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Git,压缩时间断断续续学习廖雪峰先生的《Git教程》,简单领悟之后了然下Github,于是搭建了本博客,目的是为了记录下平日上学中的点点滴滴,把平日做在Onenote下的笔记分享出去。

本博客的顺利搭建得益于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Git的上学以及网络上不少大牛的博客教程,
参考了数篇作品,在此表弟表示下感谢,感谢大牛们的享受以及Geek精神。

一、“寒梅紫剑龙尘”。

写写将来

既然博客建好了,坚贞不屈写点东西如故异常有必要的。在此之前在Onenote记笔记都是这些自由的,或许也就唯有自己要好能看懂了。

这是一个人选的称号,“龙尘”是真名,“寒梅紫剑”是绰号。可是龙尘并不使剑,却有时使紫金刀。他是故事的栋梁之材,大概是个青春帅哥,颇有几分人格魅力,性格有不羁而傲慢的一边,比如挑衅高手说自家年龄尚轻不会用兵刃所以空手接招,导致对方腹诽说您这年纪虽然在娘胎里先河练功也不会有多高的功夫;也有活跃自然的单方面,偶尔开欣然自得气气那一个老顽固,受人误会也不急着表达。但却也有自然的一派,例如拼尽全力挑衅boss导致运气不畅身受侵蚀,于是至今我都不精通他最终有没有生活下去。说到最后boss,这厮貌似原本是端正一方,本名梁玉舟,当流露大boss面目标时候一般改了个酷炫霸狂拽的四字名字,第一个字是“公”,第两个字是“一”,但是全名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梁玉舟”这些名字,可见起名不可一味追求另类,稳重隽永有味道才是王道啊。有关boss的记得场景如下,众人追击到山洞里,看到boss走来,因为练功练到绝顶,手掌显示出血粉红色,后来更发展为紫黑色,每走一步就在石块地面上留下脚印。最后是龙尘甘冒奇险挑战功力极限,并且击中了boss的殊死缺陷,才克制了boss。龙尘也为此身受重伤。这多少个故事的名字和大意我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些零碎的有的。可以揣测出结果是正定胜邪,只是中流砥柱的运气令人操心。

写给自己

Work Harder!

二、“双珠白玉锁”

又是一篇记不起名字和大意的武侠随笔。这“双珠白玉锁”是小说中一件特别关键的物事,可是可并不是夺宝主旨哟。记得是女主家遭难,女主性格倔犟,得到某个侠士/书生帮忙后,想要以家传的“双珠白玉锁”做酬谢。然而对方也是清高倔强的主,坚持不渝不要。到了故事的末尾,女主又要捐赠对方一件爱护物品,男方还很不耐烦地说“又是你这双珠白玉锁”(不掌握怎么对这句话影象特别深切),女主表示不是,是比双珠白玉锁贵重百倍的物料,还要求对方准备好盘子接收。然后男方看到一件物品落在盘上,却是女主的脑袋……末章名曰“血染青衫”,看到题目已经通晓结果,只是没悟出是这么个死法。

三、沈约、沉在水底的黄金剑鞘

这是一个关于寻宝的故事,寻找的是一柄传说中的宝剑。我所记得的是里面尤为大侠叫沈约,是的,跟后晋文人墨客沈约同名,但并非是同一个人,而且自己完全不记得这些沈约是否最后大boss、是不是他筹划了宝剑争夺的阴谋、仍旧她也被宝剑传闻摆了一道。说到宝剑,这一个是被藏在寒冷的水底,需要巩固的内功才能潜到该处,主角曾经露过一手内功,靠功力把身上的水蒸发了。有诸如此类的棋手、还不止一位,费力心机争抢的宝剑,一定不同凡响,没错,这把剑的剑鞘都是纯金的!放置在冰凉的水底,放出灿灿的金光,又有各路好手前来,各类计谋也即将宣布,一切都预示着最高潮!你认为接下去就是一番大比拼、最厉害的见义勇为拿到至宝然后圆满结局呢?抑或这是一个大阴谋?不是啊!高潮在于,主角终于得到黄金剑鞘的宝剑,拔出来,却发现是破铜烂铁!当她挥手想要御敌时,剑断了!!最终结局我记不清了,显而易见主角脱困了,而且还清醒了一番,至于到底是清醒人不足贪婪,依然对宝剑本身的评论,抑或围绕宝剑的阴谋,已经不得而知了。

四、巴陵、夏

那回终于记得主角姓夏,随笔题目有“巴陵”二字。主角是位对抗官府的侠士,不过她行侠仗义的故事本身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主角最终被捕,受尽重刑折磨然后被押送,囚车驶向远处,路上洒下点点血迹。

五、母狮、踩水

又是一个侠士对抗残暴官府的故事。本次的主角是女侠,丈夫和他一样除暴安良,只是被官府抓去了。整个故事忘个精光,只记得对女侠的描绘“像一头生气的母狮”,以及“踩着水”,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着踩水是踏在水面上步履。故事结局如同是聚会,女主和情侣们劫狱成功。

六、红罗帮、言除尘

本次的故事情节居然记得大半。侠士前往深山,遇手持宝剑的“红罗帮”的“红衣公主”。机缘巧合,他随红衣公主进入了红罗帮的暧昧囚室,见到一位老妇人,而老妇人讲述了一个惊人的故事。

他本名言除尘,为武林名人收为徒弟的孤女。彼时有位名字里有“南”字的大侠士,不理解怎么跟几大门派结仇,当时几番武林大战,有一次是用“狮子吼”震死某派72学子。该大侠第三战杀死的似乎是言除尘的师傅。言除尘痛哭至双目泣血,要找侠士报仇,结果对决的结果是她要求侠士当她两个月丈夫……七个月后他相差侠士,但早已身怀有孕。

当初她犹如已经建立了红罗帮,把帮派经营得绘声绘色。但是暗潮涌动,她的得力帮手兼贴身侍女密会皂衣男子,这所有言除尘完全不通晓,只是偶然觉得丫鬟的身影跟自己有几分相似。一天言除尘从昏睡中醒来,发现已经身处囚室,戴上了精钢镣铐。一个和他一样的人油不过生在前边,伸手在脸上一抹,轰下一张人皮面具,原来正是那些丫鬟。丫鬟冒充言除尘,做了红罗帮的帮主,当时又有新门户崛起,名为皂衣帮。

故事讲到这里,红衣公主又气又急,怒骂言除尘“辱我师尊”,然后夺路而去。青年侠士表示该把这姑娘留下来借她的宝剑除去镣铐,言除尘表示都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多等说话。故事戛但是止。

本身相比想知道,言除尘的私生子到底是以此青年侠士,依旧红衣公主。

七、苍龙腾雨、白龙吟风、万把青丝针

终极这么些故事是个小长篇,经百度获悉小说名为《剑情仇侣》,作者许培鑫。苍龙腾雨、白龙吟风是女主萧盼玉家传的两把宝剑,削铁如泥。小叔是著名大侠,携苍龙腾雨行走江湖,这是一把凶剑,但大侠从不信邪。偶然有一回,境遇某奸商,机缘巧合把剑借给奸商观摩,奸商贪念顿起,居然挥剑把大侠砍死,把宝剑据为己有。

失掉岳丈的女主带着白龙吟风剑,踏上了为父报仇的道路。不过此前他是蛮横的大小姐,根本不精晓自己几斤几两重,一路上也是劫难重重。萧盼玉被一女魔头(似乎名叫白素仙)掳去做打杂的(具体内容忘记了),却机缘巧合取得了女魔头的倚重。一月十五夜,萧盼玉见到一妇人正在哭泣,上前安慰,却发现还是女魔头。女魔头向她倾诉了灾难性历史——她原是武学我们“镇海牛”的姑娘,镇海牛有个徒弟(大概长得像黑瞎子一般,绰号黑铁塔)追求她,她执著不同意。黑铁塔分外有心机,成天在镇海牛面前说白素仙如何有意于他,镇海牛大怒,把外孙女逐出家门(什么人能领略这位的逻辑)。然后黑铁塔再去劝慰白素仙,成功抱得漂亮的女人归。然则,书里的原话是“没几天就腻了”,是的,这位貌似狗熊的黑铁塔娶到了渴望的大美丽的女孩子之后赶紧就出去寻花问柳了。这件事报告我们,千万不要找丑男和不般配的人,千万不要被危难之际搭救你的人触动,千万不要对苦追你的人有恻隐之心。嗯,跑题了。——于是萧盼玉拿到了红辣椒白素仙的相信,还得到她传授武功。白素仙有个绝招令我难忘,叫做万把青丝针,即是用满头青丝作为武器。

今后的故事本身几乎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有些好玩的有些,比如萧盼玉饥肠辘辘长途跋涉后为人所救,狼吞虎咽吃了三大碗,救他的农家骗他说他吃的东西是“从天空接来的甘露,从非法冒出的名酒”,结果只是很香甜的炒面而已。还有喜欢她的某官府高手,被他激怒后大吼“我是败在您萧盼玉的剑下,可不是败在你的战表之下!”

本来不得不提的是男主角——老式武侠里的男主全是面如冠玉的翩翩美青年,可见传统审美。这位也不例外,作者还特别形容他“平肩直腿”,可见老人家也是讲求身材的。这位男主分明是个黑色倜傥型的,书中几位仙女为之倾倒,情同姐妹的白素仙萧盼玉甚至为她“双剑争情郎”,这位风流帅哥似乎还与两位佳人各自独立相处过一段时间,但平素暧昧期。当然最后的尾声,依然美男归女主所有了(等等那诚然不是搞错了什么样呢)。你觉得这就很争辩很复杂了吧?大错特错啊,这位男主还有一个不胜关键的身份,那就是——他爹就是莎莎萧盼玉大爷的凶手,是的,就算书里样样暗示,读者逐渐都看出来了,但女主直到她颁发秘密的时候才知道。最终五人是什么言归于好终成眷属的我决定完全忘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