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Script历史和正式起名

任凭新手老手, 学门语言如果不简单询问这门语言什么人成立的, 何时,
现在由何人来维护, 规范在哪?
总感觉, 少了点什么, 我就是这样.

先是我们需要知道,Docker是一个“箩筐”:

历史

1994年美国网景(Netscape)集团宣布自己的浏览器Netscape Navigator.
1995年, 网景公司雇布伦达(Brenda)n Eich开发动态脚本语言,
当时网景公司正和开发Java语言的
Sun Microsystems合作,从而布伦达(Brenda)n Eich开发的这款脚本语言,
就起名JavaScript.
布伦达n Eich与1995.12.4写成JavaScript最初的原型, 据说只用了10天.

1996年5月公布的Netscape 2.0, 内嵌JavaScript 1.0
原先是网景现在是火狐, 对JavaScript版本遵照1.X如此的格局命名.
JavaScript日常被简称为JS

1996年正值开展浏览器大战, 两家浏览器厂商微软和网景为了争夺更多的商海,
互不包容, 微软在
这一年发表了内嵌在IE3上的动态脚本语言, 起名JScript.
JScript和网景的JavaScript的法力
相似.

微软对JScript的命名格局是听从1.0, 2.0, X.0这样的形式.

  • 存储:Device Mapper、BtrFS、AUFS
  • 名字空间:UTS、IPC、Mount、PID、Network、User
  • 网络:Veth、Bridge、Iptables
  • Cgroups:CPU、CPUset、Memory、Device
  • 安全:Capability、SELinux、Seccomp
  • ……

标准

若果浏览器大战继续下去, 这对前者程序员来说无疑是场噩梦. 在1996年六月,
网景公司把JavaScript
递交给Ecma International, 希望ECMA能制定JavaScript标准,
而另外厂商都准从那么些专业来促成团结
的脚本语言.ECMA接受了这么些请求,
从此JavaScript的官方名字称为ECMAScript, 其合法正规叫做
ECMA-262

ECMA-262第1版发布与1997年十一月, 从此最先网景(现火狐)的JavaScript,
微软的JScript都被作为是
基于ECMA-262而落实的脚本语言.

Ecma International是1个国际性的正儿八经社团, 与1961年成立, 总部在蒙得维的亚.
其前身为
European Computer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ECMA), 后改名.

Docker的落地其实跟Google有很大的本源:这年,Jeffrey Dean依旧一坨老鲜肉。

ECMAScript

不管JavaScript有稍许种实现方案, 有多少厂商实现了它, 这都不是大家关注的.
我们现在只关心, 何人
制订了正式, 标准现在公告到第几版了.

ECMAScript最新的业内是ECMA-262第8版, 与二〇一七年四月宣布.

正史版本一览表:

ECMA-262 1st edition  1997.6
ECMA-262 2nd edition  1998.6
ECMA-262 3rd edition  1999.12
ECMA-262 4th edition  这个版本被废弃, 未曾发布
ECMA-262 5th edition  2009.12
ECMA-262 5.1 edition  2011.6
ECMA-262 6th edition  2015.6
ECMA-262 7th edition  2016.6
ECMA-262 8th edition  2017.6

ECMA官网可以下载到标准的PDF文档.
(该标准PDF文档左侧的目录结构无法导航!)
ECMA官网也提供有HTML格局在线的科班文档, 有目录能招来能导航,
仅供大牛使用.

一些简称
ECMAScript 3, ECMAScript 6, 分别指的是ECMA-262第3版和第6版.
ES5, ES6, 同样指的是ECMA-262第5版和第6版.
不要把那边的5和6看成了指时间.
从下面宣布的年华版本能够观望, 从2015年开始ECMA决定急速迭代,
1年颁发1个版本.
为此ES2015, ES2016分头指的是ECMA-262第6版和第7版.

分明 MapReduce 是现在通用大数目处理的理论基础,在Jeffrey Dean
提出这些模型后,Google内部率先用这些模型在里边贯彻了大数量总计的集合模型。Jeffrey Dean
在2004年的 OSDI(Operating Systems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会议上发布了 MapReduce 杂谈之后,Hadoop
按图索骥逐渐成为了开源界最为流行的大数据处理框架。甚至在后面,Hadoop
变成了一个生态系统,和Android 一起抚养了一大批 Java 程序员。

连带链接

ECMAScript历史版本:
http://www.ecma-international.org/publications/standards/Ecma-262-arch.htm

ECMAScript最新版本:
http://www.ecma-international.org/publications/standards/Ecma-262.htm

JavaScript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vaScript

ECMAScript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MAScript

Ecma International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ma_International

ECMA-262, 8th edition Introduction:
http://www.ecma-international.org/ecma-262/8.0/index.html#sec-intro

据说外国的Java程序在饭前都祷告:

“噢,感谢伟大的Hadoop,感谢Android赐予大家食物,Amen!”

但和Hadoop不均等的某些是:Hadoop需要搭建专属的集群,而Google的MapReduce离线总计是和线上的作业是共享统计资源的。

先是说一下Google这么做的必要性:

绝大多数线上的事体的大忙程度是和工作序列、用户的休息、地理地点相关的。

例如:在中国11.11是一个大日子,所有电商都拼了命的在搞促销,而在欧美利哥家与之绝对应是圣诞节;传统的办法为了应对高峰期的流量往往要预备很多硬件资源备用,但这些资源在平时基本上是束之高阁状态。对于立异速度极快的IT设备来说,闲置就是浪费。

Google这样做的便宜自然是能大大的提升总括资源的利用率。但据此大多数合作社从未这样做,是出于Linux
Kernel对资源(CPU、内存、I/O)隔离设施的不够。什么人也不乐意见见一个日记挖掘的职责导致线上工作宕机。

但Google毕竟是Google,Kernel不扶助,这就改Kernel。于是Google的工程师就在Kernel里扩充了一种可以做资源隔离的设施:Control
Groups,再配合chroot实现了一套较为圆满的体制来保管进程之间能够不互相影响。

用作这套系统的某后英雄之一的Borg就是Google内部的分布式统计调度连串,负责统一调度各样MapReduce的资源分配和线上劳动。

立刻Google之所以选拔了那条路,也必然水准上是出于Xen、KVM这些虚拟化技术还不成熟。但尽管后来外界的营业所广大的用Xen、KVM来做资源隔离,Google也并不曾跟风,正是因为Google的这种方法省去了附加的Hypervisor和Guest
OS的开销,可以达成更高的资源利用率。

Google几乎所有的机械都是混部的,在一台机器上,可能运行着不同jobs的tasks。遵照Google在Borg小说里显露的多少:

Google的50%的机器运行了9个甚至更多的tasks;90%的机器运行着25个tasks,达到4500个线程。

自然Google也并不排外KVM、Xen等虚拟化技术。对于外部运行在GAE(谷歌 App
Engine)和GCE(Google Compute
Engine‎)上的代码,Google的做法就是让它们运行在虚拟机(KVM)上,KVM进程被当做
Borg 的 task 运行。也就是说,Borg 是用作下层的,KVM 运行在它之上。

资源隔离机制在 Google内部选用的相比较稳定领会后,就被毫无保留地进献给了开源社区,并把它定名为
Cgroups。

Cgroups 出现后,Docker 所需要的各个原料就齐备了:

二零一零年,多少个雄心勃勃的青年人怀揣1000万比索的融资在台北白手起家了一家做PaaS平台的商号,起名为
dotCloud。目的是做世界上最好的 PaaS,克制他们:

  • Amazon AWS
  • Google GAE
  • IBM Bluemix
  • RedHat OpenShift
  • Microsoft Azure
  • VMware Cloud Foundry
  • Heroku
  • ……
    面对那个动辄千亿市值的大佬,前路之劳碌更与什么人说。

在苦苦支撑了几年未来,企业事情一贯不见起色。dotCloud 的开创者所罗门(Solomon)(Solomon)Hykes 决定把 dotCloud 的富有源代码开源来搏一把。
没悟出,他们的基本引擎Docker 重现了当年 Linux Kernel
开源时的丰彩,得到了周边劳动端程序员的追捧:“这多少个容器管理引擎大大降低了容器技术的运用门槛,轻量级,可移植,虚拟化,语言无关,写了程序扔上去做成镜像可以到处部署和周转,开发、测试和生产环境到底统一了,仍可以举办资源管控和虚拟化。”

于是乎,dotCloud 快速停下另外手中工作的支付,最先潜心研发 Docker
产品和掩护相关社区,过上了甜美而欣然自得的活着。前面竟然把公司名字都改成
Docker,2014年四月 Docker 发布把平台即服务的作业 dotCloud
出售给位于德意志柏林(Berlin)的平台即服务提供商 CloudControl,dotCloud
的历史告一段落,Docker 的胚胎缓缓拉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