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易陇GL(3)

图片 1

        姜三有成千上万种艺术让旁人说话。   

   
桥西书院是临安城的一座奇葩,准确的身为整个大宋的奇葩。从古至今,一向不曾听说过那家书院有多少个委员长,也一贯没听说过有女生作为旁听生走进书院。

  有些很温柔,有些很残酷。但不论什么办法,她总能知道他想清楚的。面对十分下毒的幼女,姜三用了最简单易行的不二法门得到解药——她的身份。但业务还远远没完。

  文不与决斗,更不与官斗,文人最后都是要做官的。而书院是读书人的产地,桥西书院做的事都是在挑战官府的权威,但它说到底仍旧持续存在于石桥的西侧与荒废的西楼比邻而居。

  因为这个姑娘告诉了她一些其余事。

  为什么?

  林一像一个打包好放在她门前的礼物,而且每打开一层,都会有不相同的惊喜。可天上掉的馅饼,大多都是有毒的。

  因为桥西书院的多少个市长就是官,是官里面的尊贵。

  躺在床上的林一冷汗涔涔,坐在一旁的姜三脸色阴晴不定,看着昏迷不醒中不止低语的林一,想请求试试她的烧退了没,却不防被他一把吸引。

  一位是君王的小弟,一位是太子的师资。他们在天下人眼中都是举世无双的大大学生,不过当他俩存在于同一所书院时就势必要分个高下。文人都偏重君子坦荡荡,但六个人总不可以赤膊上阵打一架,所有人都在想该咋做,但从不人想的出,就算想出了也不敢说。无论偏向那一方都会触犯另一方,于是,这便成了一个问题。像这种题材,当风尚未解决,时间长了就更力不从心解决。久而久之,这便成了历史遗留。

  姜三被林一抓得吃痛,看她猛地睁开眼,以为他醒了,刚想说些什么,林一却先开了口。

  对于历史遗留,普通人解决只好是野史,只有皇室出面才能叫正史。于是,桥西书院建立第三年皇城后宫庭院里一位皇子烧光了书屋的藏书,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桥西书院。一个月后,桥西书院如同江湖一般有了一个山头,但书院毕竟是书院不能像江湖孩子一般心旷神怡潇洒的给帮派起个龙啊虎呀的名字,直到后来这位皇子路过书院南侧境遇了一个丫头……最后帮派起名南会,寓意为南墙下的会合。

  “不要。”

  风卷残云吹流水,缤纷细雨打落花。

  姜三愣住。

  水若成透亮流水,花只好落叶归根,这多少个姑娘的偏离,惹起了几人的恩仇。半年之后,一个不用名气的穷书生带起了另一个帮派,北会――没有怎么味道就是要跟南会作对。

  林一的眼力和初见这天同等,充满愤怒与伤痛,低声重复了两回“不要”,又再次闭眼倒下。一旁早已急得特此外无言赶忙冲上来,看姜三有没有被抓伤。

  南北会的出生解决了书院的问题,仍然有两位秘书长,依旧允许女孩子旁听,只是南北会会长先河代表院长发言,至于代表的是那位县长就不得而知了。

  姜三看了看手腕上的红印,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林一。

  桥西书院内,雪花落满了南墙,落满了明早才扎好的会台。南会三子之一的李愁站在会台上,他的身上已经堆积如山了诸多雪,多到已没有剩余的地点可以落雪花。何人都足以看的出来她的肢体在发抖,但从他站上会台的说话起就已然不会有人去在乎他的伤痛,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讲究过程,观察者注重的是结果。风吹雪落,他依然站在这边,他不傻也不没有冯秋这样数年如一日的耐心,但她从来没有走下会台。其实理由很简短,因为在书院的另一头的西墙旁,也有一个同等落满雪花的会台,会台上也站着一个与他相同碰到的人。

  不要。

  同病相怜的人都会惺惺相惜,李愁的眼睛一贯望向西墙,他很想看一眼这么些人,奈何书院太大有太多东西阻挡了他的视线,食堂、体育场馆、梧桐树……还有久未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司长。

  不要什么呢。不要走?不要过来?如故……

  自边境而来,沉沦临安四年最后一举拔得头筹的状元郎,月下独酌惹得公主珍惜的驸马爷,桥西书院创建者之一的陈花间。

  她让无言找了目前的别院,又布置人重新查了林一的细节。林一昏迷了三天,她就查了三天,终于找到些不一样的事物。

  五人无言,书院很平静。站在远处食堂内观察的学习者中有人认出了这位突然出现的大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但高速被隔壁的学童捂住了嘴巴。

  林一以这厮,日常让姜三以为意外。因为她喜欢撒谎抖机灵,做到不露痕迹地骗人并不难,但有时候,又太不会骗人了。

  曾经有人对李愁说过一个故事,说有位贫困的村民看到一只兔子撞死在田边的小树上,当晚她饱餐一顿,于是她丢弃了办事,每日都守着小树等兔子。日复一日,田地荒废,农夫饿死。

  比如现在,林一眨着这双迷茫的大双目,满脸困惑地看着姜三。

   
这人问李愁悟到了怎么着?李愁说人生于世,由已不由天!这人摇头,世事难料,有些事要挑选视而不见。目前告知她以此道理得人就站在她的前方,于是她闭上了眼睛,他猜度的人看不见,他不想见的人出现在眼前,他挑选视而不见。

  实在太假。

  “你……下去吗!再站下去已经远非意思了!”陈花间声音有点沙哑。李愁没有答复,脸色铁青。

  “我师父,跟这一个有提到啊?”

  “大会终止,等雪停,2019年有新规矩!”

  姜三放动手中的茶杯,不置可否,“你还没答应我的问题。”

  “大会终止,等雪停,二零一九年有新规矩!”

  林一收起这副困惑的神色,靠在床上看着帐顶的花纹。她了然姜三已经有了答案,只是在试探她会不会说真话而已。

  三个学生从海外跑来在不同的地方说出了扳平的话,话音落下,食堂里出现了几百学员分别向南墙与西墙跑去,当结果不再重要时,人们很情愿做一个热心人。

  其实真话假话有咋样分别呢。有些话,她说了姜三也不会信。比如他师父的忠实身份她也才晓得不久,比如他遇见姜三真的是个奇怪。比如,她也是才想起来,自己怎么样时候惹上了用毒的高手。

  “回去呢!”陈司长拍了拍李愁的双肩。

  “顾罔。我师父是顾罔。”

      “为何?”李愁睁开了双眼,有些事不是想无视就可以漠视的。

  “还有呢。”

     
“你……为何会……妥协?”李愁身子有些颤巍巍,说话也是相对续续,随时都可能昏倒在地上!

  “一个月前,她杀了个医务人员。我来到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死去了,大概是被这姑娘看看,误会了吗。”

   
“有些事毕竟依然要面对,有人做错了就要有人来纠正,我不欣赏吴言不代表就要否认他!”众人将至,陈参谋长转身离开,他是个保护安静的人。

  姜三和无言对视了一眼,对方朝他打了个手势。

     
李愁脸色苍白,在雪中站了太久是一个缘故更首要的要么陈县长刚才的一席话。

  “你确实以为他是来算账的?”

      “吴言!”

  “不然?”

      众人飞奔而来,李愁抬头看着天空,雪落在她的脸颊,他倒在了雪中。

  林一转回头,发现姜三也在看她,一言不发地看着,似乎还在等他说如何。林一被他看得心慌,不由得冷笑一声。

      ……

  “我不领悟非凡人是谁,也不了解我师父为啥要杀她。你既然查过,就该知道自家师父的地位隐藏得有多好。我只是他捡来的惠及徒弟而已,能通晓什么样吧。”

  
远处的西墙下,与李愁情形相同的少年在众人的簇拥下冉冉向宿舍走去,只是没人注意到他扭动看了南墙处一眼……

  她强忍住胸闷的激动,话说得急,语气也不再缓和,“别用那副半死不活的神采来试探我,我跟着你只是拿钱办事,你要真怀疑自家有咋样企图,我走就是了。”

  姜三依旧不出口,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早晨的时候,天色变化只是弹指间,夕阳的光柱像是骤然熄灭了一致,屋子暗了下来,没有人点灯,林一渐渐看不清姜三的神色,但她感觉得到这双眼睛还栖息在他身上,像是要从里到外把林一看个根本。

  这感觉太折腾了。

  林一受持续这种打量,刚要出发,无言的剑就横在了面前。

  “你走出这道门,可就成为活靶子了。”

  林一一愣,“你如何意思?”

  “有人出一千两纯金,要你师父的命。你,七百两。”

  七百两纯金要她的命?那几人自然是疯了。尽管明白是何人,她相对会把温馨包裹送上门领赏。

  这不过七百两黄金啊!

  “我师父她……”

  “你如故多操心担心自己吗。没人见过您师父的旗帜,但你,见过你的人可太多了。”

  林一眼珠子转了转,朝姜三挤出一个捧场的笑颜,“姜小姐神通广大,一定精晓是谁要杀我啊?”

  无言白了他一眼,转身点上烛火,姜三的脸渐渐清晰,神情却愈来愈难以研讨。

  “易陇山庄。”

  林一脸孔的笑颜即刻转化为吃惊,“你是说,那么些,易陇山庄?”

  “还有此外易陇山庄吗。”

  林一觉得左肩的口子疼得厉害。

  当然没有其它易陇山庄。

  红尘第一神秘协会,暗杀专业高等学府,专注培育杀手数百年。他们要杀的人,一向没有躲得掉的。

  “可是……”林一努力让祥和从震惊中復苏过来,平了气息,“易陇要杀我和自己师父,派手下就好,何必大张旗鼓搞哪样悬赏?”

  姜三轻笑一声,“说来也是滑稽,你的好师父神龙见首不见尾,易陇这群白痴找了多少个月,连你师父的真实性身份都没查出来。可是,你们现在是所有人眼里的肥肉了,总会有人抓得住的。”

  林一的心早已绝望掉进冰窟。

  自从离开合铃渡,和顾罔有关的每件事都在提示着林一,她对这位养育了她十八年的大师傅几乎一无所知,更不知底他师父到底想干什么。

  而异常的是,无论她知不知道,她注定深陷在这浑水里了。

  林一在内心默默总结一路查到的事,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姜三看着林一一发难看的气色,心下得意,面上却仍旧淡淡的,“不过你放心,在还清欠自己的债往日,你这条命是本身的。”

  果然,林一脸上的吃惊又加重了几分,连声音都在有点发颤,“我又欠你哪些了?”

  “为了救你,单是拿解药就不止七百两,你这几天在此间养伤,各项吃穿用度也都是最好的,这些都加起来,要你一条命抵债,很公正了。”

  “你也太不要脸了啊!做人要讲良心啊,你救自己不是应该的呢?要不是您让自家跟外人打架我会中毒?”

  姜三万分真诚地方了点头。

  林一的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

  不过……的确,假若没有姜三,她不光会中毒,恐怕这会儿黄泉路都走到头了,连个收尸的都不会有。

  “好吗。反正我还有活儿没干完,干完一道算呗。欠的再多,怎么也有还完的时候。”

  林一双手往脑后一背,又重新躺了回去,却忘了左肩的伤口,疼得他没忍住“哎呦”了一声,引得姜三又笑了起来。

  她当然不明了姜三想的是何许。她只要了然,这会儿固然挣扎着也要从这里逃掉。

  因为姜三想的是,林一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姜三说的是真心话。

  单是为林一拿解药,代价就不绝于耳七百两金子。她用了最简便易行最高效,但也是高风险最大的主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保林一的命,连无言都认为她疯了。所以无言替她处理好了后患,这姑娘知道的太多,自然无法再出口。

  不过姜三不会做赔钱的买卖。她不是慈善的观世音,保林一,当然是因为林一对他有大用处。

  林一对顾罔的事知晓有些?对易陇的事又知道多少?其实姜三的握住并不是很大。但她一向对团结看人的意见很有信念。做他那行的,不会看人,不会听真话假话,就非凡不要命。何况他也亟需时刻去验证自己的有些估算。

  所以她采纳暂时相信林一。

  再者,有顾罔这层关系在,剑气盟的事也会好办很多。作为剑气盟盟主的四妹,剑气盟剑宗第一位女执事长老,顾罔的面子,顾继明一定会卖。

  姜三其实很想亲眼见见顾罔,看看这位不世出的炼剑奇才究竟是咋样的人。

  剑气盟开宗立派百年,平昔男子入剑宗门,主修剑术及炼剑法门,女人入气宗门,偏攻内功心法。直到顾罔这里才破了规矩。

  顾罔炼出的首先把剑,名曰凤起,后来变为剑宗执事长老的传位佩剑。但这把剑在顾罔手里并从未待多长时间,因为顾罔在改为执事长老的第三年就脱剑谢罪,离开师门,从此,再也一直不出现过。

  谢什么罪吧?

  当年顾继明的老伴苏琚,与顾罔同入剑宗,身怀六甲时仍执意和顾罔一起闭关炼剑,后因剑炉事故伤了精力,诞下死胎,顾罔把这总体都归罪为协调照顾不周,万般愧疚,苏琚生产当晚便弃剑下山。

  这是外界流传的版本。

  但假如实在像流传的这样,这件事莫过于怪不到顾罔身上。

  顾罔不仅是剑宗第一个女执事长老,仍旧首个自弃师门的执事长老。剑气盟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点,顾罔走得那么急那么干脆,说背后没有隐私,姜三是纯属不信的。

  不过此时姜三更感兴趣的,是何许拿到长离剑。

  “我能体味顾盟主的心态,但再怎么说,长离也只是一把剑而已,顾小姐但是一条性命。假诺你堂姐还在剑气盟,也势必会拔取用长离来换顾小姐的。林一,你就是吧。”

  正在细心打量顾继明的林一突然被叫到,正好撞上顾继明转过来的眼光,不由得稍微窘迫,干咳了两声。

  “刚才忘了介绍,林一是顾长老的徒弟,自幼便与顾长老一同生活,除了您之外,这世上最通晓顾长老的大约就是她了。”

  顾继明方才迎姜三一游客时万分焦躁,只是扫了林一一眼,这会儿视线久久停留在她身上,心底不由得升起一阵意想不到的了解感。他渐渐起身,面色凝重地走到林一面前,拿过他手上的剑。

  这剑的剑鞘被各类碎布包裹着,看起来相当破旧,但顾继明只拔了大体上出去,剑身便精光四现,锋芒毕露。

  “这把剑,叫什么?”

  林一犹豫了一阵子,抬眼看了看一旁正襟危坐的姜三,低声道:“木瓜。”

  无言一口茶没喝进去,尽数喷了出去。姜三看了他一眼,她便立时低头安静站到一旁。顾继明则是精通地笑笑,将剑递还给林一。

  这剑的来历,他再精通然而了。

  林一也很精晓。

  这剑是她六岁生日的礼金。顾罔送给她的时候虽未开刃,却是把多少年头的旧剑,只是体贴得很好,没有此外破坏。

  林一很喜爱这把叫木瓜的剑。即使有点重,但这是她第一把真的的剑,在此以前,顾罔都只肯让他用木剑练功。

  无论什么样东西,但凡是第一个,总会有些不一般的意思。而一个剑客的率先把剑,自然也十分特殊。即使它叫木瓜,也转移不了这点。

  然则顾罔不喜欢吃木瓜。

  顾罔什么瓜都不欣赏吃。

  林一与他一起生活的十八年里,从未见她表现过对某种食物的特别心情,似乎在他看来,这多少个事物的唯一效用就是填饱肚子。

  顾罔就是那般的人,除了炼剑习武,极少在意其他事。

  所以林一曾经以为,师父只是随便给这把剑起了个名,就跟她的名字同样。起得草率,反而好养活。

  但后来林一知道了,顾罔给剑起名的时候根本都不草率。

  后来,林一也精晓了这剑的来头。而从这未来,她再也尚未吃过木瓜。

  “假诺您师父在此时,你以为她会怎么办。”

  林一接回剑浅笑道:“师父会交出长离,或者另行炼一把更好的换回顾小姐。毕竟,顾小姐是你唯一的幼女了。”

  顾继明长叹一口气,缓步踱回椅子旁,沉思许久才开口道:“假诺三姨娘能帮老夫救回清婉,长离剑,自会双手奉上。”

  林一很少会羡慕别人,但此刻,她突然很羡慕顾清婉。因为他很了然,无论如何,顾继明最终都会交出长离剑。因为公公在救外孙女的时候,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而被人家如此在乎着,实在是件值得羡慕的事。

  林一知道,顾罔曾经也这样在乎过他。

  但再也不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