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初识Core Data 数据库

CoreData的结构

  • NSManagedObjectContext 对象管理上下文,处理数据与运用的竞相
  • NSManagedObjectModel 被管制的数据模型,在程序中利用的模型
  • NSPersistentStoreCoordinator
    持久化存储协调器,添加数据库,设置数据存储的名字,地点,存储格局
  • NSManagedObject 被管制的数量记录
  • NSFetchRequest 数据操作请求
  • NSEntityDescription 表格实体结构

下图能很好的表示出CoreData中的结构

Core Data 结构图.png

文/晶晶JessieLee(本文有大波剧透,没看过本集的慎看!!!)

CoreData数据库简介

CoreData是一个作用强大的多寡持久化技术,位于SQLite数据库之上,不须求动用SQL语句就能对它进行操作。然而在品质方面弱于直接使用SQLite数据库。

从那张图纸看,龙妈的二哥和三哥长得很像

SQLite

1.基于C接口,需要SQL语句,代码繁琐。
2.处理大量数据时,表关系更直观。
3.在OC中不是可视化,不易理解。

龙穴联盟会议

几乎拥有争夺铁王座的势力都会聚在君临的龙穴。龙穴曾是坦格利安家族圈养龙的地点,他们把龙当做奴隶囚系于此,随着巨龙的体型越来越矮小,坦格利安王朝也变得脆弱渺小,可以说龙家的衰亡始于此间。

瑟曦把地方选在此地,是想震慑一下龙妈,提示她即使有巨龙,也必将会有衰败的那一天。那也就不难领悟为啥龙妈驾着巨龙姗姗来迟了,她要表现制伏者的实力和盛大。

S05E01

从襁褓的瑟曦听到女巫预感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她的悲剧,她的一生都在勇斗那个预感。原著中女巫关于瑟曦一共有三条预见,“十两个属于他,别的多少个属于您。他们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这条预感随着她和詹姆的三个子女乔佛里、托曼和弥塞菈的凋谢而不好言中,还有一条说到:“来日你将母仪天下……直到另一位女生的赶来,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她会推翻你,并夺走具有你珍视的东西。”正是因为那条预知,瑟曦才对年轻貌美的女士合伙防备、心存防范,从珊莎开端,包蕴后来的小玫瑰。在他眼里,所有年轻貌美的半边天都是碧池。所以在议会此前,她提前告诉生化魔山,若有不测,先杀了分外银发的贱人(龙妈)。

这一次会议可谓故友相逢、仇敌相见,想让这一个人放下仇恨一致对敌大致是不容许的事体。那里有广大得以说的点,比如葛雷Joy叔侄之间的恩仇、克里冈家族兄弟之间的恩仇、小恶魔与瑟曦姐弟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有瑟曦已然觉察到了詹姆和布蕾妮之间的例外心理。下边我不谈他们的憎恶,只说几处令人感觉到暖和的地点。

一是美观的女孩子布蕾妮和猎狗的双重蒙受,在第四季第十集,他们意见不合,为了艾莉亚的照顾权大打出手,猎狗被打的半死,布蕾妮也没能称心满意。

他们聊到了艾莉亚,当得知艾莉亚还活着还要没人可以欺负他时,猎狗暴露了安慰的笑颜。

第二处则是波德瑞克和提巴塞尔的主仆重逢。不论是那时跟随提波尔多仍旧明天跟随布蕾妮,波德瑞克都是一位合格的侍从。他忠心护主,先是在黑水河战役救下提卡托维兹(当时提福冈差不多被瑟曦派的杀手砍死),接着在提南宁落难时不为名利钱财所动。

S04E03

“世上从无你这么忠心的侍从。”他的红心获得了提多哥洛美的礼赞,提萨拉热窝委托詹姆妥善安放波德瑞克。詹姆把守誓剑、铠甲作为礼物送给美人布蕾妮的同时,也将波德瑞克交给他照顾。

S04E04

其三处则是雪诺如此实诚的不容了瑟曦的指出。在人们亲眼见证尸鬼的留存外加雪诺的表明之后,瑟曦决定“接受”停战协议,条件是北境之王必须维持中立。

欠了龙妈人情的雪诺在上集已经决定向龙妈臣服,此时他坚决拒绝了瑟曦的提出,因为她黔驴技穷同时侍奉两位女王。至此,谈判无法举行下去了,瑟曦愤而离开,留下龙妈和雪诺阵营瞠目结舌的积极分子们。

小恶魔感慨北境之王的方正,连撒个谎都不会。“谎言让我们鞭长莫及获得战争。”雪诺是如此回应小恶魔的,雪诺和龙妈有着共同之处:他们都恨不得创设一个真善美的新世界。小恶魔也许忘了,那才是他当时控制辅佐龙妈的原故。

心累的小恶魔为了人类生活的大计,只好独自去找她无限仇恨的瑟曦谈判。不得不惊讶小恶魔在本季智商一路跌落,大致平素不一条机关是不错的。

瑟曦虽是孙女身,方今却是兰格拉茨特家族里最像泰温的人,以家族利益为重,权衡利弊得失,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如泰温当年在簒夺者战争中的一颦一笑,先是隔岸观火,然后抓住时机直捣黄龙。瑟曦表面答应停战协议,暗中则让攸伦假装逃跑去搬救兵(也就是厄索斯的黄金团佣兵)。

黄金团(高尔德en
Company),是由伊耿四世的私生子伊葛·河文建立的佣兵团。黄金团被视为最庞大、最出名及最值钱的自由贸易城邦佣兵团。就算佣兵一贯存有朝四暮三的骂名,但黄金团最荣耀的地方在于他们从没毁约。他们的箴言是“言出如金”。

——冰与火之歌普通话维基百科

詹姆还在认真的布局联合营战行动,却发现瑟曦已经沉浸于权力的游戏,根本没有为海内外苍生对抗异鬼的打算。失望的詹姆决定离开瑟曦,在一片雪花中朝着北方前进。正如她在第四季对布蕾妮所说的,他的故事尚未写完。

S04E04

原著中女巫对瑟曦的断言中还有一条:“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表哥)将扼住你苍白的颈部,夺走你的性命。”瑟曦平素提防提长春,觉得预见中杀死自己的不胜堂弟会是提奥马哈。如今提南宁和詹姆都早已离家君临,何人会最终截止瑟曦的人生,那一个难题可能只可以在下季才能揭露了,大家还须要拭目以待一年的日子。

CoreData的增删改查

写入数据

AppDelegate *delegate = (AppDelegate *)[UIApplication sharedApplication].delegate;
NSManagedObjectContext *context = delegate.persistentContainer.viewContext;

Person *p = [NSEntityDescription insertNewObjectForEntityForName:@"Person" inManagedObjectContext:context];
p.name = @"wang";
p.age = 12;

NSError *error = nil;
if ([self.context save:&error]) {
      NSLog(@"%@",error.userInfo);
} else {
      NSLog(@"添加成功");
}

删除数据

    NSError *error = nil;
    NSAsynchronousFetchRequest *request = [[NSAsynchronousFetchRequest alloc]initWithFetchRequest:[Person fetchRequest] completionBlock:^(NSAsynchronousFetchResult * _Nonnull result) {
        if (result && result.finalResult.count > 0) {
            //删除第一条数据
            Person *p = (Person *)result.finalResult[0];

            NSError *delError = nil;

            [self.context deleteObject:p];
            if ([self.context save:&delError]) {
                NSLog(@"删除一条数据失败");
            } else {
                NSLog(@"成功删除第一条数据");
            }
        }
    }];

    [context executeRequest:request error:&error];

询问数据

    //使用type是NSPrivateQueueConcurrencyType的context,使context具有开启新线程的能力,这样执行大量查询操作的时候就不会阻塞主线程了。
    NSManagedObjectContext *backContext = [[NSManagedObjectContext alloc]initWithConcurrencyType:NSPrivateQueueConcurrencyType];
    [backContext setPersistentStoreCoordinator:self.context.persistentStoreCoordinator];


    //异步查询
    NSAsynchronousFetchRequest *request = [[NSAsynchronousFetchRequest alloc]initWithFetchRequest:[Person fetchRequest] completionBlock:^(NSAsynchronousFetchResult * _Nonnull result) {
        if (result) {
            NSLog(@"存在%zd条数据,线程:%@",result.finalResult.count,[NSThread currentThread]);
            for (Person *p in result.finalResult) {
                NSLog(@"name:%@,age:%d",p.name,p.age);
            }
        }
    }];


    NSError *error = nil;
    [backContext executeRequest:request error:&error];

修改数据和询问类似那里就不写了。

Demo下载:CoreData
Demo

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本集主要人员一一登场,他们齐聚一堂,向咱们描述那么些关于友情、亲情和爱恋的旧闻。

上面大家就下手来创立一个含有CoreData数据库的工程

1.创建工程
我们创立工程的时候勾选上Use Core
Data,工程会活动成立一个和项目同名的.xcdatamodeld文件就是模型文件。

A70F66A8-500B-4A2F-9DAE-5888468308CD.png

2.开立实体
点开模型文件,点击下方的Add
Entity按钮,可以添加一个实体,大家起名为Person。然后在Person中的Attributes面板(属性)中添加八个属性,name和age。那样我们就创办一个实体。

0FC3742C-E1E8-4102-A1CC-2832E433361B.jpeg

3.成立模型
点击Xcode菜单栏中的Editor再点击Create NSManagedObject SubClass
系统就会自行帮你创制出4个公文

image.png

image.png

诸如此类大家就足以在项目中应用CoreData数据库了。

本季最后一集官方起名为《The Dragon and the
Wolf》
,龙家和狼家的恩仇纠葛始于“错误的青春”,当雷加·坦格利安在赫伦堡比清华会结识莱安娜·史塔克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两家后来的喜剧。雪诺和龙妈的痴情是坦格利安近亲通婚的价值观,也是龙家和狼家心情的一连。冥冥之中自有运气,那也许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魔龙也好,奔狼也罢,他们骨子里都有那份炽热。

使用CoreData数据库

=

CoreData与SQLite进行对照

雪诺的碰着终于尘埃落定

奈德·史Tucker想不出怎么着应对,唯有皱眉。这么多年来,他发现自己头一遭纪念起雷加·坦格利安。他很好奇雷加是或不是也常光顾妓院,不知缘何,他深信没有。

——原著《冰与火之歌卷Ⅰ:权力的游戏》

上面是原著中奈德的想法,大致所有人眼中的龙太子雷加·坦格利安都是无微不至无瑕的,对于瑟曦那种门户贵族的小妞们的话,雷加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本集为了干净扶正雪诺正统身份,不惜将雷加构建成休妻弃子的渣男。他为了真爱莱Anna,不惜与友好明媒正娶来自多恩的婆姨伊莉亚·马泰尔解除婚姻,背上“绑架”莱Anna的骂名。

Sam和布兰综合学城那本日记以及当时的场景揣测出雪诺的真实身份:他不是私生子,而是铁王座的正经继承人伊耿·坦格利安。

那时看雪诺的发色,黑发克制了银发,也许史塔克家族才是确实的种性强韧。

雪诺和龙妈可谓进展很快,短短几集雪诺就当仁不让敲开了龙妈的房门,上演了大家希望的现象,想当年他和耶哥蕊特不过墨迹了起码一季才发出了山洞那一幕。

此处请看大熊的神情

小恶魔默默站在门外,瞅着这一体,此时的她心神五味杂陈,他应有是抚今追昔了当年温馨和雪伊的缠绵悱恻。此时本人只可惜失恋的大熊。

CoreData

1.可视化,且具有undo/redo能力
2.可以实现多种文件格式:
      * NSSQLiteStoreType
      * NSBinaryStoreType
      * NSInMemoryStoreType
      * NSXMLStoreType
3.苹果官方API支持,与iOS结合更紧密

万里长城倾倒,凛冬已至

S07E06

即使你见到本集最终夜王是哪些让长城倾倒的,你就会意识上集他们去抓鬼的做法是多么的垂体瘤,也许正中夜王下怀。

长爪由古瓦瑞卡托维兹的火锻锻制而成,龙焰熔铸,咒语加持。

——《冰与火之歌Ⅴ:魔龙的狂舞》雪诺POV章节

我在上集提到班杨曾经说过绝境长城古老的诅咒和强有力的魔法力量,可以敬重高墙之后的百分之百,甚至他那种半人半鬼的都无法儿通过长城,也许恰恰龙焰有消除魔法的效劳。

实际他们抓一个异鬼带去君临也不用两手空空,最起码说服了弑君者。

上集引入了一个概念,就是杀死一个异鬼,他所创办出来的那多少个尸鬼都会跟着消失。夜王纵然带着十万异鬼大军来势汹涌,只要解决掉夜王,这一场战火就会截至,因为具备的异鬼都是夜王创设出来的。

魔龙与奔狼的缘分尚未截至,冰与火之歌才刚刚初步。

下季即令最后一季了,让大家且看且尊敬!


即便本季剧终了,但我平素不甘休权游连串文章的著述,因为还有众多地点我没有写到。

**专辑目录:《冰与火之歌:权力的嬉戏》专栏目录****

连载文集: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玩

上一篇:《权力的游艺》第七季第六集解析:夜王擒龙,内外交困

下一篇:

临冬城的审理

除却提阿里格尔,本季指头叔的智力也是直线下挫,那依然非常将次第贵族讥讽于股掌之间,说出“混乱是台阶”那句肺腑之言的那些指头叔吗?

可以说五王之战、史塔克家族喜剧的始作俑者是小手指头,第一季中他做了之类几件事:

1.他了然劳勃有众多的私生子却被带了绿帽子:劳勃和瑟曦所生的多个男女都是詹姆的。他将此新闻暗示给了史坦奥马哈·拜拉席恩,也有可能暗示给了蓝礼,无意中捣鼓了拜拉席恩兄弟间的关系,促使他们兄弟互斗。

2.他利用莱莎·徒利护子心切(琼恩·艾林要将外孙子送给人家做养子),借她的手毒死已经清楚真相的首相琼恩·艾林,并让莱莎·徒利给凯特琳·徒利写信,暗示那事是兰得梅因特家做的,那是第一遍挑拨狼家和狮家的涉及。而且当中他应该多多次潜移默化的挑唆徒利姐妹的关联。

3.他欺诈奈德和凯特琳,谎称刺杀布兰的凶器属于小恶魔,那是她第二次离间狼家和狮家的涉嫌。那件事导致凯特琳绑架小恶魔、詹姆杀死奈德侍卫长重伤奈德,从而彻底激化狼狮争持。

4.奈德本打算辞职首相一职,离开君临。小手指头阻拦了奈德,并勾起奈德调查真相的决心。

5.劳勃死后,奈德决定揭破真相,小手指头买通都城守卫队,最后出售了奈德,也就生出了下图这一幕。

S01E07

布兰往日在指头叔面前说出其当场的名言“混乱是台阶”,然则那并从未让指头叔将布兰放在眼里,“我不是警告过你别相信我呢?”当布兰说出那句小手指头曾经对着奈德说的那句话,他才意识到布兰已经不是卓殊三岁小儿了。

奈德被捕后,瑟曦不打算杀害奈德,有成百上千算计认为是小手指头撺掇乔佛里杀害自己的情敌奈德。

第二季五王之战时期,开了传送门的小手指头奔波于君临、赫伦堡等地,接连会晤了泰温(他当即认出了艾莉亚然则从未举报)、小玫瑰还有凯特琳·徒利。他劝说凯特琳·徒利为了四个姑娘放走詹姆·兰墨西萨克拉门托特;他利用小玫瑰想当皇后的野心劝说泰温与提利尔家族联盟,直接造成了史坦梅里达在黑水河战役败北。最后致使了乔佛里和小玫瑰的联姻,自己也被受封为赫伦堡公爵。

接下去的几季中,他也做了无数业务:

1.将提利尔家族迎娶珊莎的布置背后告诉泰温,使得泰温提前将珊莎嫁给小恶魔,作为互换条件,他打响让泰温允许自己迎娶莱莎·徒利,相当于决定了一切艾林谷。

2.她在红色婚礼同台荆棘女王禅用毫不知情的珊莎毒死乔佛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越发从厄索斯请来侏儒艺人羞辱小恶魔,并以此栽赃小恶魔是杀害乔佛里的杀手。

3.她带珊莎离开君临城,他们来到艾林谷的鹰巢城。他杀死莱莎·徒利,控制总体山谷。

4.她带珊莎离开君临,也许最初并不是看在挚爱凯特琳的颜面,而是对全体北境有所图谋。珊莎和凯特琳长得如此相似也让小手指头动了那么一些心情,他不止给珊莎洗脑。后来为了让波顿家族对临冬城的占据合理化,他将珊莎卖给了小剥皮,以此讨好波顿家族。那样和玩家搞好关系,以便未来为己所用。

5.后头小手指头也没闲着,他去了君临,企图说服瑟曦待史坦林茨与波顿大战后坐收渔翁得利。被瑟曦拒绝后,他毛遂自荐带谷地大军北上,希望赢得“北境守护”的称呼作为奖励;小手指头告诉荆棘女皇瑟曦和蓝赛尔有过奸情,那平昔造成瑟曦被大麻雀投入监狱以及新兴瑟曦的游街。

6.私生子大战中她最终天天指引谷地士兵闪亮登场,弹指间扭转战局,成了史塔克家族的救命恩人。

只是本季分明水土不服的指头叔如故坚定不移呆在北境,他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依然把珊莎当成自己的傀儡,撺掇他争权夺利,离间挑唆史塔克家族兄妹、姐妹的关系。殊不知史塔克家族的多少个男女们早都知道了他胸怀叵测(我猜应该是那日在心树下布兰将小手指头的勾当都告知了两姐妹),他们甚至整个山谷都在分外小手指头的演艺,最终小手指头跪地求饶,维斯特洛大陆第一权谋家兼搅屎棍最终死得甚至如此的卑鄙。

“啊,Ellie亚,我的子女,你有股尤其的野性,你的太爷名叫‘奔狼之血’。莱Anna有那么一些,我二哥Brandon则越多,结果五人都英年早逝。”Ellie亚从她语气里听出了优伤,他鲜少谈及自己的生父和兄妹,他们都在她出生前就一暝不视了。“当初借使你外祖父答应,莱Anna几乎也会舞刀弄剑。有时候看到你,我就想起他,你居然长得都跟他有几分神似。”

——原著《冰与火之歌卷Ⅰ:权力的玩耍》

Ellie亚和珊莎都如出一辙的怀想起大爷奈德,“白雪降,朔风凛,独狼死,群狼存。”她俩相比同奈德所辅导的那样保卫互相,互相照顾,借使奈德和猫姨泉下有知应该感觉欣慰吧。

奈德在本集被提及很数次,斯人已逝,精神长存。要是为了权力的一日游勾心斗角,人人不知荣誉为啥物,阴险狡诈之人苟活于世,正直善良之人却从不佳下场,那才是真正痛苦。

席恩·葛雷Joy从来迷失自我,定位不明,他不驾驭自己究竟是葛雷Joy照旧史塔克,雪诺的一席话为他指引迷津。席恩在背负臭佬的名气憋了若干集之后终于在本集来了一个小发生。也许救出雅拉,在战场上拼杀才是他当真的救赎。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