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译文

第十六品

【原文】
“复次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口先世罪业①,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我念过去广大阿僧祗②夺,于然灯佛③前方,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是因为外④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给后晚,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养老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区划,乃至算数譬喻,所未能够与。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晚,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即狂乱,狐疑⑤不信仰。须菩提,当知道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⑥也不可思议。”

【注释】
①罪业:罪恶之当作。佛教认为此生的罪恶行为将生来世的苦果。

②阿谀僧祗:梵文音译,印度数码名称,是数无根本多的意思。

③然灯佛:即燃灯佛。
④八百四千万亿:数量无根本多之了。那是因为外:梵语音译,印度数码名称,也是数无根本多之了。

⑤狐疑:据说狐狸多疑。
⑥果报:因果报应。此世之果来源于前世之因,今世之为还要造成来世之果。

【译文】
还有,须菩提,如果爱士、善女人,实践读诵此经,反而吃他人轻贱,那是他前世所之之罪业,本来当堕入恶道,因为今世实践读诵此经,却受人低,以这缘故,前世应该堕地狱的罪业就消灭了,将来得当证得管上正等正觉。须菩提,已经经过大悠久很悠久了,我以燃灯佛以前,遇到八百四千万亿亿的禅,都逐一供养承事,没有白白空过。但是一旦有人,在未来世,能够实践,读诵此经,所抱的功绩,以己供养八百四千万亿亿佛的功德,都不如他的百分之一,也低他的千万亿分之一,甚至用算数都无办法比喻的几乎划分之一。因为整个供养以依教修行最为第一。须菩提,如果爱士善女人,于未来的末法时期,有实践、读诵此经,所抱的佳绩,我要是一一说出,只怕有人听到了方寸会纷纷,狐疑不迷信,须菩提,当了解此经的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也是不可思议。

【评析】
本章说诵读持受《金刚经》就能洗刷除自己之罪业——所谓“能净业障”。佛用各种不可思议的比方,强调《金刚经》的壮,当然主要还是说其中包涵的佛法义理的宏大。告诉众人要修持《金刚经》就会获取觉悟,比另外一切供养佛的表现还有效。标目说“能净业障”,意思是修持《金刚经》就能而自己所犯各种业和所中各种障得到洗涤消解。

3.

第十三品

【原文】
尔时得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凡名,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说法无?”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管所说。”“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颇本社会风气①所发生微尘,是为多无?”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彼此见要来非?”“不呢,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并行,即是不互,是叫三十二互相。”“须菩提,若有好士、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给之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杀多。”

【注释】
①世界:梵语叫路迦,“世”是时刻,“界”是空中。

【译文】
此刻,须菩提恭敬地对佛说:世尊,当什么如呼此经,我们要怎么样推广实践?佛告诉须菩提:这部经典名也“金刚般若波罗蜜”。用之名字也经题,你们应当推广实践。为什么要这样吗?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为使所有有情依“应管所住要格外其胸”的智能,远离色声香味触法所引起的类贪欲烦恼,而到不生不灭境界,是同栽修行法门,不是玄谈空理。其心要是“若见诸相非相刚见要来”,宇宙人生无一致真实,令而距离苦得乐的般若波罗蜜也是虚幻不实在的般若波罗蜜,非法非黑。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如来具有说法吗?须菩提对佛说:世尊,如来没有说。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三千要命本社会风气有微尘,是多不多?须菩提说:很多,世尊。须菩提,这么多之微尘,如来说,是空洞的微尘,只是称上托兜率做微尘。如来说世界,是架空的世界,只是称做世界。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可以因佛色身的三十二种好相见无所从来也任所去之如果来吗?不可以,世尊。为什么也?须菩提,如来说佛色身的三十二栽好互相,就是虚幻相,只是称做三十二相。若见诸相非相,当了解虚幻相虽然发生生灭变化,实际上本来就从不生灭,和不生不灭,无所向也任所去之而来并不曾例外。那么,你眼睛所看到底;耳朵所听到的;鼻子所闻到的;舌头所尝到之;身体所碰触到的;心里所想到的,无不是虚幻相,无不是无所从来也任所去的如来。须菩提,如果来易士善女人,像恒河沙数那样频繁之以身命来布施。如果另外有人是经中的理,甚至只实行四句偈语,并讲给旁人听,他的福道甚多为坐身命布施。

【评析】
本章以《金刚经》本身的名相作引子,说明并非执著名相本身,而如果把真谛,这才是“如法受持”。从《金刚经》的名号及世界微尘的称号,再到佛的三十二互,乃至善男善女的施舍,都是“名”而无是“实”。那么什么是法力之实呢?就是《金刚经》里的源远流长——破除了具备“名相”的非常“空”谛。觉悟了马上或多或少,就是“如法受持”。

能够吃电影中情节将哭的,其实不是以我们眼泪点没有,而是这些情节与丁一旦触动了咱们和好的内心(故事),想同一怀念谁而无年少青春,谁又不曾几截感情往事呢!

图片 1

随便死亡的别,还是分离之别。对于咱们吧,所好的人数离开了,都是会刻骨心痛之。

第十七品

【原文】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士、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适可而止?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善士、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答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不管有同广大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学,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套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自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发生套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要是是。须菩提,实无来套而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发生套而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即未与本人交记①,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逼真无有学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己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摆而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来学,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样切法,皆是法力。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未同等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为大身。”“须菩提,菩萨也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即非称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来学,名也神灵。是故佛说一样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匪叫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注释】
①付记:梵语和伽罗的意译,十二管辖经有。又指佛对发心向善的众生授予前必然成佛的号子。

【译文】
此刻,须菩提又对佛说:世尊,善士善女人发现无论是上正等正觉心,了喻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不再执取邪知邪见的禁戒和生疏修持法门,对世尊所说正法深信不疑,淡薄种种贪欲、嗔心、愚痴,自然发露了上求佛果,下化众生的菩提心,到之季节,应当如何安住菩提心?如何驯服修道难,度众更麻烦的害怕心理?佛告诉须菩提:善士善女人,发露上要佛果下化众生的菩提心,应当生起这样的心地:我而救度一切众生,救度了一切众生,而从未一众生实际为我救度。为什么呢?如果菩萨畏惧修道难,畏惧度化众生更麻烦,就是出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就不是神。为什么如此说吧?须菩提,实在没有外什么,连发无上正等正觉心都不曾,梦幻中之转业,究竟什么吗并未。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如来以多阿僧祗劫,燃灯佛出现吃世时,有外什么,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吗?没有,世尊。就自己了解佛所说之义理,佛在燃灯佛那里,持五荷花花受上万一来,又持身投地布发遮住污泥,供养圣尊从身上走过,并发誓愿,愿以来的世作佛当如燃灯佛,那是场面上之转业,如梦如幻,于无上正等正觉心,没有其它什么,愿用来之世作佛当如燃灯佛,也尚未燃灯佛授记,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佛说:正是如此,正是如此。须菩提,我于尔时,心意清净,没有任何什么妄想住相,如来受未来世当证得管上正等正觉。须菩提,那时候自己而停止相供养如来,住相发愿将来成佛当如燃灯佛,心里忌惮成佛难,畏惧度化众生更难,以为只要来定得真常不灭的绝正等正觉,燃灯佛就非给我授记说:你给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因为自管所住发不管上正等正觉心,领悟实无有法证得管上正等正觉,所以然灯佛给我授记,说这样的话:你为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什么来头呢?所谓如来,就是万法都要该自的大义,没有外什么。如果有人说:如来证得真常不灭的最正等正觉,须菩提,实在没有其它什么,佛证得无上正等正觉。须菩提,如来所证得的尽正等正觉,无实无虚。如果各相非相,唯独如来所得是实在,好比梦中所显现一切皆虚妄,唯独捡到之金钱不假。这么说,无上正等正觉虚幻而素有没有也?所说虚幻非虚幻,即凡“诸相不互”,如果虚幻是断灭性的,何必辛苦修行?无上正等正觉于是中无实无虚,所以要是来说任何一切什么,都是法力。须菩提,所说其他一切什么,包括质被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等六干净六下方六认识,苦集灭道等四谛法,无掌握、行、识、名色、六相符、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等十二因为缘法,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能等六波罗蜜,涅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及任何看不到、想不到的另外什么,就是空虚的外一切什么,所以特是称做其他一切什么。须菩提,比如人口的身体长得很十分。须菩提说:世尊,如来说人的身体长得好要命,比如当梦乡中,身体长得老可怜不行可怜,而实际上并未,只是抽象的丰富得深老,只是称做大身。须菩提,菩萨也是这样,如果他这样说:我应当救度无量众生。那么,他尽管无可知称之为做神。为什么吧?须菩提,实在没有另外什么,微尘都不曾,哪有动物可灭度?菩萨要开悟,破迷发现无上正等正觉心,彻底领悟诸相非相,没有其它一样仿,才叫吧神明,所以佛说任何一切什么,没有自己、没有人、没有百兽、没有寿者。须菩提,如果菩萨这样说:我难行能行,我难证能证,难度能度,我当为种种功德和智能来建设前景底佛土,他虽无可知叫做神,为什么也?如来说庄严佛土,就是空泛的整肃,只是称做严肃。须菩提,如果菩萨通达没有自己从未其它一切什么,即知成佛不碍事,度化众生也不碍事,如来说他着实是称呼做神。

【评析】
所谓“究竟无我”,其实是表明不要执著名相。标目叫“究竟无我”,意思是只有干净弄明白“无我”的意,才算是真正懂了佛法之义理。佛和须菩提的对话就是数在表这个意思。

轻您的总人口,之所以是易而的人数,是坐他尽管走了,还是照样易君的人口。只要您美好低活着,他便是甜美的。

第二十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①表现无?”“不为,世尊。如来无应允坐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好具足诸相见不?”“不呢,世尊。如来未承诺坐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有足,是名诸相具足。”

【注释】
①怀有足色身:即杀完美的身体。色身,佛教称四不胜(地、水、火、风)五尘(色、声、香、味、触)等色法而变成的身,即人有形的身子。

【译文】
净饭圣王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可以以展现圆满的色身就是见佛吗?不得以,世尊,不应为表现圆满色身就是展现要来。为什么呢?因为若来说,圆满的色身,就是纸上谈兵的圆满色身,只是称做全面的色身。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可以展现圆满的类好,比如三十二互相、放光、神通,等等,就是呈现要来吧?不可以,世尊,不可以呈现圆满的样好是展现要来。为什么吧?如来说有着足,就是纸上谈兵的有足,只是称做诸相具足。若见诸相具足即无有足,是名诸相具足,刚见要来。

【评析】
“离色离相”——不要盲目崇拜佛的偶像,而设领会佛教义理。佛和须菩提的问答其宗旨还是打破对色身、诸相的不懈,阐明万法皆空,所以标目叫“离色离相”。

虽于她们还于的早晚,健康的当儿,去拼命爱护他们。不要仅知道索取,而没有说谢谢。

第六品

【原文】
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动物,得闻如是称说章句①,生实信②无?”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消灭后,后五百年份起手戒③修福者,于之节词能充分信心,以此为实。当了解是人口,不深受一佛二佛三四五佛④,而种善根⑤,已为广大千万武僧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好净信⑥者。须菩提,如来悉⑦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任伪相⑧。”“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即为在本人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着自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允效仿,不应允取得非法。以凡义故,如来常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⑨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注释】
①节句:本指经文上的回语句,这里是指前一品中佛所说之“诸相不互”的言辞。

②实信:真实的笃信。
③手戒:修持佛教的清规戒律。戒、定、慧是佛教三学,戒是吗防范信徒违背佛法作恶而制定的各种规矩条例。

④一如既往僧二佛三四五佛:一抢夺有一佛出世,这是说更之厄还免多。

⑤种善根:佛教认为信徒通过各种修行培养好的善性,就比如种地植下为善的根源。

⑥净信:佛教认为佛所于的西方是天堂,所以来西方信仰。

⑦悉:都,完全。
⑧模仿相、非法相:法相是无与伦比执著于佛法之外表道理,非法相是无坚定于佛法之理,但如若有坚决或无坚决的想法,就还从未达标万法皆空的地步,所以说实在的觉悟者应是无能为力相,亦任伪相。

⑨筏喻:将佛法比作过江的竹筏子,意为对佛法也非克坚定,要如竹筏子一样,过了河里就放弃掉,这才是实在的万法皆空。

【译文】
须菩提恭敬地对佛说:世尊,能有广大动物,听到这样的言说章句,而杀由真格的信念为?佛告诉须菩提:不要说这种疑虑的言语。如来应化身离开就世界从此,第五个五百年开之末法时期,有持守戒律修福的口,对于这样的言说章句,能很由信心,以之也真。当知这种人口,不只是以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经在茫茫千万佛的傅所在,种了成千上万善根。听到如此的章句,甚至只要同念就早已生净信心。须菩提,如来深明亮地领悟,也异常懂地看见,像就好像众生,都落悟见如来,不可思量的福德。为什么也?因为马上仿佛众生已经没自己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已经没有任由上正等正觉法相,也无可知说并未正等正觉法相。为什么也?这好像众生如果内心存来管上正等正觉可证取,我相还当,就是正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如果执取无上正等正觉法相,以为来忠实的佛法让他悟,可以依法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就是丁互动还以,人互动还以的话,事实上我相吧尚于,也就算是方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为什么吧?如果认为当正觉法是从未有过的,我相、人互相不可取,众生相为非长,而执取空无相,就是执取非法相,那么我相、人相、众生相都还在,也就算是正在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不该得到等正觉法,也未应以为既然是空洞的,那便是断灭的,而执取非法。因为这道理,所以,如来常说:你们比丘,既然知道自己所说的法力如同渡筏的比方,渡过河将要舍筏,佛法也是这么。佛法尚且要舍弃,何况非法为?

【评析】
本章说确实悟解佛法并无爱,所谓正信希有。佛道一旦全领悟万法皆空的理连无便于,但同时认为这种智慧一定会叫人会心,所以他说要是对等五百年过后才会生出真的觉悟者。前人有说明马上段对话是“须菩提疑众生不能生实信,故犯此问,佛恐沮众生实信之内心,且告之以莫作是说”,似乎知道有误。昭明太子给当下同样段加的题是“正信希有”,不就是说“正信”即确实的醒暂时还坏“希(稀)有”,所以只要“希”望期待于五百年后呢?

4.

第三品

【原文】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①,应设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任由质量,若发生想,若无想,若非有思,非无想②,我都令称随便余涅槃③要是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④,即非菩萨。”

【注释】
①摩诃(hē)萨:即摩诃萨堙,摩诃,就是很,前人曰:“心量广大,不可测量,乃是大悟人也。”旧译大心、大众生,新译大生内容,就是神灵的另外一样种尊称。

②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有色、无色、有思、无想、非有思、非无想:佛教认为众生的各种形态与程度。

③涅槃(niè
pán):梵语,也译作泥洹、泥畔等,意为灭度、寂灭、不坏、安乐、清净、解脱、圆寂齐,总的是依赖齐了佛的无念想、无烦恼境界。

④自己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当佛中吃“我人四相”,指还无悟道成佛的各种坚决。

【译文】
于是佛告诉须菩提:“大菩萨应设是服他的妄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的衷心,如卵生的鸟虫,如胎生的人兽,如湿生的水中动物,如化生的天人等四类欲界众生,爱欲心深重;如有色界天众生虽然都没有爱欲心,但是还有色相,如无色界天众生不但没情欲,并且已经空无色身;如有想天众生唯存一念;如随便想天众生连一念都非怀,寂然不动;如无有思不无想天众生心境寂然不动,而以未像木石那么无知;等等。他们都是虚妄不实的妄想心,我都要要他们入于不生不灭的地步,而除除妄心。像这样灭度无量无数海阔天空的众生,然而实际上,妄心虚幻有,众生也是虚幻有,本来不生不灭,不需降伏,也无欲灭度,没有任何动物得以灭度。你懂得干什么呢?须菩提,凡是可以证实“我”存在的其余境界,都是自家相,比如痛苦要悦,让自家意识及“我”的存在,如果没有“我”,就未会见感受痛苦、快乐。其他如救济穷困、慈心不甚、发菩提心等还好验证“我”的存,甚至不生不灭境界、无上正等正觉都是“我”所假设证取的。如果菩萨有妄心待降伏,有广阔无边的众生待灭度,就是发出自相。凡是能领会道理,能够选择任何境界的,就是人相,比如领悟了闷由“我”相所非常,于是不到手我相,这就是是人相,甚至比不上等动物只出一点点会心也是人相,如果菩萨心存少悟,以为所悟为有,虽然非落我相,却有人相。凡是足以证取的境界和能够领会道理证取境界的,除了我相、人相,还有个别一切境界和动物的“觉知”,凡是有情都来这个觉知,不论入地狱、上天堂、做畜生、做二流、做神、做佛,都念念相随,有不少修行人证到这同样灵明觉知,以为悟道了,当知这是众生相。如果菩萨以为摒除我相、人相,念念守住这一觉知,就是起众生相。显现这无异于觉知的,有人称之为本体、上帝、天主,有人称之为梵、真如、自性、法界,如来藏,等等,如果菩萨以为我相、人相、众生相都无是,但临近一不生不灭体正好落在寿者相,这是常有大无明,比如人口先行来了身,有此寿者相,才发出身心,然后才生痛苦快乐,然后想只要离苦得乐。那么,他尽管还未曾确切领悟如来所护念所付嘱的无上正等正觉心,他就无称菩萨,还才是轻士善女人而已。

【评析】
“大乘上宗”就是提纲挈领的意。“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懂了当时无异句,就净知晓了。这也就是“万模拟都空”,或者说“大度无度”,达到了标题所谓的“大乘上宗”。

偶让了委屈,觉得生活过不下去了,总会想,若是他以,我会怎么样?

第二十六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并行观如来非?”须菩提言:“如是如果是。以三十二相互观①万一来。”佛言:“须菩提,若因为三十二交互观如来吧,转轮圣王②,即凡是要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己解佛所说义,不承诺坐三十二互动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③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可知展现要来。”

【注释】
①观:佛教术语,通过观察虚妄的表相世界,而达到佛教空谛的聪明。

②改成轮圣王:据说是刹帝利种姓,即位时左忽现金轮,凭这金轮降伏四方,所以受转轮王。

③偈:梵语意译,又译颂,四句整齐韵语,用以表达相同种对佛法之理解、赞颂。

【译文】
要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可以佛色身的三十二栽好互相如观见如来啊?须菩提说:可以,可以,可以佛色身的三十二栽好互相如观见如来。佛说:须菩提,如果得以佛色身的三十二种好互相如观见如来,转轮圣王也持有三十二栽好互相,他啊尽管是使来了。须菩提针对佛说:世尊,就自身了解佛所说的义趣,如果无显现诸相非相,不承诺坐佛色身的三十二种好互相如观见如来。这时,世尊就用偈语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可知呈现要来。

【评析】
“法身非互”——不要拜偶像,即使对佛也是这般。这无异于段子通过佛和须菩提的对话,说明不应坚决于“相”的佛家根本道理,即使是佛的三十二栽互动,也未应当坚决,所以标目说“法身非互”,即佛的“法身”不是坐“相”来反映的,还是强调万法皆空的真理。所以最终佛的偈语说非克因“色”见自己,也不可知以“音声”求己,那是“行邪道”,并无克真认识自我。第五品等前文中必菩提说不能够以身相见如来,这里却又说能以三十二互见要来,好像须菩提的觉醒降低了,似有文件悖谬。所以南怀瑾解释说:“这个题目佛已提出来好几涂鸦了。须菩提为佛这么一问,又昏起峰来了,我们要把佛经当作教育法研究,你看就等同员老导师十分教授,当时之傅法真够厉害,须菩提明明答对,佛又东教西教,须菩提去自信,答案吧摩擦了。他自然答错的,佛东让西教,他的答案而换对了,此所谓佛的门下都被声闻众,跟着佛的动静受佛的傅。”

5.

第八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载三千老大主世界七宝①,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也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②,是故如来说福德多。”“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③,乃至四句偈④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注释】
①拐宝:佛经所说七宝,各经说法有些有不同,按《般若经》,七光是金钱、银、琉璃、砗磲(读作“车渠”,一栽介壳呈三角的软体动物)、玛瑙、琥珀、珊瑚。

②福德性:指觉悟了佛法后所达成的境地。与通过布施所获的福德比较是更胜之地步。

③让之经中受持:从立按照《金刚经》中修行获益。

④季句子偈:关于何谓四句偈,古今有多种说法,其中同样栽说法是弥勒佛回答天亲菩萨,说四句偈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也闹就是指《金刚经》第二十六品和第三十二品中的有数首偈语。

【译文】
务必菩提,你的意思是怎么样?如果有人因此充满三千良本世界的七宝来开布施,这个人所取的福德,多未多吗?须菩提说:很多,世尊。为什么也?像这种福德只是虚幻相,并无是不生不灭的福道实相,所以要来只能说福德多。如果有人,实践这个经中之义理,甚至只是用四句偈语来吗别人解释说明,他的福道而大过用充满三千分外主世界七宝来布施所抱的福德。为什么也?须菩提,过去的今日之前途之周诸佛,以及诸佛不管上正等正觉法,都是自这部经典出生之,如果有人实践读诵此经,就是亲昵了不管上正等正觉,如果还没有悟道,当可起经义中发现任上正等正觉心。

【评析】
本章说佛法真谛胜了布施,从佛法生发智慧就是“依法出生”。通过物质的施想取福德报答,并无是佛追求的地步,只有真正觉悟了佛法,才是确实的福德,这就是所谓福德性。而佛法的真理就是一个空字,所以最终还要说佛法就是休佛法,总的强调整个皆空。而《金刚经》就是不过好的空谛经典。标目“依法出生”就是说应当于佛法之空谛生出觉悟,言外之完全是毫无贪图通过布施邀福报。

认为永远会好下去,谁知道走方倒方便免去了。

第25品
 
第26品
 
第27品
 
第28品
 
第29品
 
第30品
 
第31品
 
第32品

您发出没有产生遇到一个针对性君很好,然后你认为这种好是自的。但是雅人忽然不以了,你才发现他都深刻在你的活着里,于是其他人再无法移动上前你的生里。

第二十七品

【原文】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非以拥有足①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未盖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注释】
①具有足:具备满足。

【译文】
要菩提,你如这么想:以为如果来说的确无来动物如来度者;实无发生套得无上正等正觉,如来就无努力修行,不断除种种欲射,不修梵行,不修福德智能,不拥有足种种庄严相,而得以形成不生不灭的不过正等正觉。须菩提,不要这么想:以为佛得无上正等正觉为无所得,是梦境中的从业,实际上并未任何所得,如来非修习一切善法,不证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智、十八请勿共法、三十二互、八十种据形好,不备足种种庄严相庄严佛土,而证得管上正等正觉。须菩提,你若这么想:发现无论是上正等正觉心原来没有我相,应无所住要生其心的法要也是不法,发不管上正等正觉心的食指,行为即便放荡不拘,染着五欲美其名任运自在,拨无因果,说其他什么还是断灭的。你绝对不要这么想。为什么吧?发不管上正等正觉心的人,如同捉米可锅煮饭,逐渐有饭香溢出来,终以烧成饭,用以供养三中外一切佛、一切法、一切僧、一切众生,满足上请佛果下化众生的菩萨愿。如来说确实无发生学发现无上正等正觉心;实无有套救度一切众生;实无来学得无上正等正觉;所得无上正等正觉乃至无发生掉法而得;无上正等正觉没有自人众生寿者相,毕竟空,无上正等正觉无实无虚,这是当论述众生与诸佛不二的清净心,本来无相无不相,如一旦不动,随顺众生的业力去发现。众生迷失在好福利、好淫、好吃、好名、好困、好痴中,昧却本来要一旦未动的自心,于是错谬地觉得肉身是我身,妄想心是我心灵,或看灵魂是自心灵,或看唯识是心源,或当是神是上帝所培养,或认为自然生或觉得坐缘生,种种颠倒,受尽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有智能的人察觉病苦,想如果离苦得乐,但找不至病源,无法对症下药,好于要进食的食指摸不交白米下锅煮饭,如来告诉我们病因,是传着贪嗔痴,昧却任凭上正等正觉心,若一旦对症下药,得拿自心找出来,若要煮饭得用白米,捉错沙子,历经百年也扒不发白米饭来,不找到无上正等正觉心,累世累劫也都没法儿出离生老病死苦。以妄想心当做自心来努力苦修,白忙辛苦所以才说诸法断灭相,如果发现无上正等正觉心,才理解如果来是真语者实语者,无上正等正觉心无实无虚,自然不辞辛苦从修梵行入手,才知道如果来是真语者是实语者,无上正等正觉心无实无虚,自然不辞辛苦从修梵行入手,断除一分叉烦恼就提高一分菩提,便救度一细分众生,断尽种种欲贪烦恼,大行菩萨行,完成上求佛果下化众生的悲愿。发任上正等正觉心有三独步骤:第一步而了懂世间苦,不错谬地以苦为乐,于是诚恳发愿要找到迷失的自心;第二步因为您发愿要找到自心,如同发心要进米的总人口,当您以店顾白米时,自然就是把米买回去了,当您发现无论是上正等正觉心时,自然认得,从此深信无我自己所;不再执持邪知邪见不守外道样禁戒,对佛法诚信不疑,渐渐断除种种欲射,如小鸟飞空如鱼得和;第三步是身心自当品尝到法味,自然普愿一切众生同沾法喜,满足度化众生的菩提愿。摩耶托梦

【评析】
“无断无灭”——说空又使过空,对空也非可知坚定。这无异于段对话是承接上同一段落对话之,佛更强调对“空”本身也不可知坚定,所以劝须菩提为不用说“诸法断灭”这种把“空”绝对化的话,这虽是标目所谓“无断无灭”。前人这样解释:“如来不因为具足相故者,佛恐须菩提落断灭见,是故令离两止。”当然为有的版本中首先句话中并未“不”字,那就段话虽成这么:“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为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从表面上看似乎更爱懂。

常青时候,我们骄傲又趁机,我们无情愿放低姿态,总以为哪个先低头谁就是败了,到后来,只能缅怀。

第一品

【原文】
如是我闻①。一时②佛当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③,千二百五十人口④统。尔时世尊⑤,食时著衣持钵⑥,入舍卫大城讨。于该城市吃不良第乞已⑦,还交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⑧已,敷座而坐⑨。

【注释】
①如是我闻:如是,这样;我闻,我听说。我听佛这样说,表示经中的话还是佛亲口说之,这是为了增加佛经的可信度。

②时:那时。
③百般比丘众:比丘是梵语,即为了具有足戒之男性僧侣,又称之为乞士。女性被比丘尼。

④千二百五十丁:释迦牟尼最初有六可怜弟子,即舍利子、迦叶三哥们、目连尊者、耶舍长者子;六很门徒又收弟子,一共有一千二百五十只徒弟。

⑤世尊:对佛的尊称,所谓佛为三界之尊崇,三界是欲界、色界、无色界。

⑥钵(bō):僧人食具,通常用泥或铁制成,圆形,略扁,小口,平底。

⑦次第乞已:按梯次挨家挨户乞食。佛乞食是为给乞食者种福,所以无克择贫富,而而按部就班梯次来,即“次第”。

⑧洗足:佛是光脚乞食的,所以回来要洗雪足。

⑨够座而坐:整理好座位打坐。

【译文】
自己听佛这样说。那时,释迦佛在舍卫国的祗树给孤独园,与一千二百五十独雅比丘众住在一起。到午时该用了,世尊郑重地披上袈裟,手握紧钵盂,进入舍卫城中乞食。在城中按顺序挨门挨户化缘完毕,返回住处,吃完饭,收好袈裟和钵盂,洗都脚,整理好位子,然后打坐。

【评析】
“法会因由”意呢依照节的重点内容是法会召集的因以及背景,“分”相当给现在的“章”、“节”等。第一尝试讲述了佛是一个寻常的人,但当平常的在里时刻在修行,进入境界,穿穿,乞食,吃饭,洗足,敷座,都自然反映乞士的气派,这就是是后来佛教所谓穿衣吃饭即是道,平常心即是道。

实则,我们任何人都见面经历生离死别之痛。

第二十九品

【原文】
“须菩提,若有人出言而来如来,若失,若以,若煮①,是口大惑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亦任所去,故叫如来。”

【注释】
①来、去、坐、卧:这是所谓四威仪。

【译文】
必须菩提,如果有人说:如来就发来产生去,有缘有煮,平常就是如来,这样的人是无打听自己所说的义趣。为什么呢?若来使失如坐若卧是虚幻相,如来实相如一旦未动,无所向,也随便所去,非寻常不非平庸,所以叫做而来。

【评析】
威仪即仪表、言行、风度等外在的变现。“威仪寂静”,即确实的风姿是越威仪的。这是有史以来、去、坐、卧这四种植最常见的一言一行来说明对另事物都不用执著。达到这种空掉一切的境界,也就是“威仪寂静”了,因为四威仪在思维及且无设有了。前人解释说:“行、住、坐、卧,谓之四气度。见性能行持人,所谓行、住、坐、卧常若虚空。……如来吧,如本性也,本无动静,所以无去无来,故假称(假是“借”的意思,假名即借名)如来。

爱而的人,之所以是轻尔的口,是盖他即使走了,还是还是易你的食指。

第二十四品

【原文】
“须菩提,若三千非常本社会风气被,所有诸须弥山王①,如是相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别人说,于前方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划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可知和。”

【注释】
①须弥山王:“王”是恃要加山乃众山之极的意思。

【译文】
非得菩提,如果三千要命主世界中像所有的必须弥山那样高广的七宝,有人用来布施。但如其他有人是般若波罗蜜经,甚至光所以四句子偈语来推行,为他人说明,前面所说之福德不及客的百分之一,百千万亿分之一,甚至用算数譬喻所不能够跟的几私分之一。

【评析】
诵读《金刚经》就生福,持受《金刚经》就生智。“福智无比”是说《金刚经》的聪明无比,修持《金刚经》所得福德无比。用一个不可思议的比方来描写这种极其。

任她的故事,我觉着更为以放自己的故事,可是我而非克像她同样倾述。

第二十二品

【原文】
得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佛言:“如是设是。须菩提,我给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掉法而得,是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译文】
须菩提对佛说:世尊,佛证得管上正等正觉,是梦境中的从事,实际上并未其它所得!正是如此,正是如此。须菩提,我于无上正等正觉,甚至没有一点点呀可得,只是称做无上正等正觉。

【评析】
“无法可得”,是说管是法力之从。“无来遗失法而得”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空谛的其余一样种表达法。

非常是偶尔的,死是必定的,我们对比死亡之情态,还不够公道,悲伤中储藏有荒唐的态势。假若当自家对象、亲人离开的时候,怎样能到位不留遗憾,不留愧疚呢!

第三十二品

【原文】
“须菩提,若有人为充满无量阿僧祗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轻士、善女人,发菩提心①哟,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子偈等,受持读诵,为丁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口演说?不到手受相,如一旦未动②。”“何以故?”“一切发生吧法③,如梦泡影。如露亦要电,应作如是洞察④。”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⑤,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注释】
①菩提心:菩提旧译为道,新译为觉,就是清醒的意思。菩提心就是萌了向阳佛觉悟的思想、念头。

②只要一旦未动:佛教术语,指达了恍然大悟的境界。

③产生为法:有所作为就时有发生缘结果,佛教认为这样尽管永远牵连不决,无法醒来,所以产生邪仿照即是指凡世界的所有思想感情言语行为。

④要是观测:像这样看。
⑤上佳婆塞、优婆夷:梵语,指在家修行的居士,男的吃优婆塞,女的吃优婆夷。

【译文】
得菩提,如果有人,以洋溢无量数世界之七宝来布施。又要出爱士善女人,发心上求佛果,下化众生的口舌,实践此经,甚至只所以四句偈语来推行、读诵,为别人演说,他的福道胜了七宝布施。那么,如何也人家演说也?应无所住要演说,如一旦一旦不动。因为任何一切可以证取,可以印证的还是来否法,而出否法都似梦幻泡影,本来不可得不可游说,又似水露,如同闪电,虽然展现了,瞬间没有,不可得不可游说,应作而是相。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男居士、女居士、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听佛所说,大家都蛮欢喜,并且信受奉行。

【评析】
一切都在变化,因此整个都未诚实,这即是“应化非真”。佛最后念四句子偈语,是针对性《金刚经》义理的不外乎总结。总之一切“有为法”即满红尘万象,如梦境,如梦幻泡影,如现和,如闪电,都是弹指之间即没有,也不怕是标目所谓“应化非真”,一切都是变化不居的,是休真正的。你掌握了这或多或少,你就算扣留开头了,你吗就是醒来了,你将修行,要奔众生讲解这个道理,你不怕不再为世俗的名利等所迷惑纠缠,你便未是一个心心念念只想到好的私的口跟死之丁,而是一个神,一个武僧了。菩萨同佛并无是神,而是每一个觉醒了之人数。所以对佛的整肃身相吧使免除,所谓不得以身相见如来。树下诞生佛和须菩提通过对话讲解《金刚经》的方是旋立旋破,讲究“扫除”,从各个角度打破人的执著心,阐明万法皆空。但她们同时强调不克用坚决于“空”和“无”,因为执著于空和无就使空和任成了一样种新的“有”,这虽正在了“空相”,仍然不能够摆脱,也就是说,“有为法”不克坚定,“无为法”也不可知坚定。所以藏中呢出为数不少对准“无为法”的消,所谓不歇“非相”,不鸣金收兵“断灭相”。这就算是所谓不沉顽空,不堕偏枯,不抱两度。这样,佛教特别是里的佛,既说万拟都空,但还要连无完全否认现实,说万法都是变动不居的,但万法还是有的,因此而强调要得到觉悟不克去现实的尽琐细事故,说一切烦恼都是菩提,一切世法皆是法力,说平常心是道,吃饭穿衣就是修行。用今天底语来说,就是清醒了道理后一旦自自己开打,从生活被的诸一样宗麻烦事做打,从今天做起。

2.

第九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①克犯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为,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②,是名须陀洹。”“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③会发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呢,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④能够犯是念,我得拍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⑤能发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为,世尊。”“何以故?”“实无来学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在自人众生寿⑥者。世尊,佛说自得无诤三昧⑦,人受到极度第一,是率先距需要阿罗汉。世尊,我非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而犯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无说,须菩提,是笑阿兰那⑧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笑阿兰那行。”

【注释】
①必陀洹(huán):梵语音译,“洹”读作“还”。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和阿罗汉大凡微乘初、二、三、四果罗汉位,又被预流果、一来果、不尚果和阿罗汉果,即小就修行的季个阶段,四种植程度。

②色、声、香、味、触、法:佛教所谓六尘,犹如尘土一样污染人之六彻底,即眼、耳、鼻、舌、身、意。

③斯陀含:前人解释说:“问第二果然,斯陀含者,是逐日修精进之推行,修无漏业,念念不歇六尘境界,然终未发生湛然清净的心。”

④恭维那含:前人解释说:“第三果然阿那含者,已悟人法俱空,渐修精进,念念不退菩提之内心。”

⑤投其所好罗汉:前人解释说:“问第四果阿罗汉者,诸漏已一直,无复烦恼,实无有法者,谓无抑郁可绝对,无贪嗔可离,情无逆顺,境智俱亡。”

⑥自身人众生寿:即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⑦凭诤三黑:无诤即物我两忘而休咋样竞不慌不快。三昧同时给三摩地、正定、正让等,指同一栽专注的深思修行境界。

⑧捧场兰那:梵语,即无诤。乐阿兰那者,即获了任诤三黑洞洞的总人口。

【译文】
必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就是空虚的佛法。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闻佛声教而证得得陀洹果位的人,能犯这样的心思:“我抱须陀洹果了”吗?须菩提说:不可知,世尊。为什么也?因为须陀洹叫做初入圣如来因地道的流,而实质上并随便所称,不入色、声、香、味、触、法,虚幻中之事,什么呢绝非,只是称做须陀洹。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闻佛声教而证斯陀含果位的食指,能作这样的心劲:“我沾斯陀含果了”吗?须菩提说:不克,世尊。为什么呢?因为斯陀含还得要同望天上,一来口咨询才会就,而实质上并随便往来,虚幻中之转业呀也尚未,只是称做斯陀含。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闻佛声教而证得捧场那含果位的人数,能犯这样的心劲:“我获得阿那含果了”吗?须菩提说:不可知,世尊。为什么也?因为拍那含不必再来欲界受生,而实在并没有来,虚幻中的从啊啊未尝,只是称做阿那含。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闻佛声教而证得阿罗汉果位的贤,能犯这样的心劲:“我获得阿罗汉道了”吗?须菩提说:不可知,世尊。为什么呢?因为其实没外什么,可以称做阿罗汉。世尊,如果阿罗汉有这样的念头:“我取阿罗汉道了。”那就是是在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世尊,佛说我莫人我是非之内心,已经证得一切寂然平等之无诤三昧,在丁吃极度第一,是率先距需要阿罗汉。但自莫发这样的胸臆: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而当自己已得阿罗汉道,世尊就不说自己必须菩提是喜管诤行的修行人。虚幻中的从业,什么为从未,我必菩提实在没有其他所实行,只是称做“须菩提善欢无诤行”。

【评析】
本章说不要执著于各种名相,包括佛教的名相,所以“说一样互为无相”。佛和须菩提的问答,是起“四朝”的修行境界反复申明只有无所执著,才会真的觉悟。一旦执著于要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和阿罗汉这些所谓果位,就离家了这些果位的程度了。所谓“一互动无相”,就是无哪一个果位的“相”其面目都是“无相”。

易一个人口本来是思念与,只要他获得了,我不怕会见如宠物一样喜欢。如果明天本人容易的口外便活动了也,我虽从未有过再爱他们的空子了。

第七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①也?如来有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发生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而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长,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生反差。”

【注释】
①投其所好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无论是上之聪明和清醒,见第二品注释。

【译文】
必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如来证实得管上正等正觉吗?如来具有说法吗?须菩提说:如来当鹿野苑中仙人住处初转,令五比较丘证得阿罗汉果吧,宣说种种适应个别差异的任上艺术,也宣说如来说明得管上正等正觉的经,具足十力、四无所畏、四凭碍智、十八非共法等等。现前啊着演讲无上正等正觉法,就我本着佛所说无论上正等正觉的义趣,无我相无人相互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所说证得管上正等正觉,是前气象上的从业,眼前气象上之转业是循业所显现的虚幻相,如同梦幻中的幻相,实际上什么事乎远非。无上正等正觉如果得以证得,而实有真常的极端正等正觉,显然她肯定起长相可写,若可资形容就是发出一定内涵,若发生内涵就是起优劣、大小、染净、生灭、增减,既好证得,若未小心就为会失掉,这种能得会去之东西,证得它就是毫无意义,不可称呼她不管上正等正觉。由此可知,如来仅是为着有利于叙述,取名叫无上正等正觉,实际上什么吗从不,不克就此固定的名相和描写词句把她显然表达出来,任何语言说明还不过是便于说,学人只可自从言说中想到它的原有,没有内容可要是如来做肯定说明。为什么吧?如来以契合种种不同在背景与水准之学习者,从各种不同角度做种种不同的论述,教令开悟、破迷发现的,都是不足得不可说的极致正等正觉,而所阐述的种差别法,但有言说,所以说其是空虚的差别法,也足以说它是休虚幻的差别法。为什么这么说吗?种种差别法是过去今前景老三举世一切诸佛,一切菩萨和整个贤圣以不足得不可游说,无为的无限正等正觉而宣说的,能教令一切众生悟见无上正等正觉心。若见非法非黑即表现无上正等正觉心。

【评析】
本章说万效均空,不要执著教条,“无得无说”即此义。须菩提把握了“万仿照都空”的真理,所以这么回答,难怪他而吃“空生”了。这就是是标目所谓“无得管说”,即佛没有“得”无上正等正觉,也从没“说”佛法。但要菩提又说“圣贤皆因‘无’为模拟而产生反差”,这虽是所谓“方便法门”了。前人评说:“‘无’为法性,本无浅深定相可取,若发生定相,应管距离。有差别者,谓根有利钝,学有浅深,故名差别,既出差异,即无定相为。”

自一直以为我们见面长长久久在一道。算命的说我「一生孤苦,无从依靠」从前本人是休信仰,但是他无在,我每次想起这句话,就当原来这虽是命令。

第三十品

【原文】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老大主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也多无?”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即不就是说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颇主世界,即不世界,是称呼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即凡一合相①。如来说无异于合相,即未同等合相,是名为相同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即凡是不行游说,但凡夫之口贪著②那从。”

【注释】
①一合相:世界是微尘的集合体,所以称世界呢同合相。

②贪著:执著于表面现象。

【译文】
须菩提,如果爱士、善女人,把三千万分本社会风气粉碎为微尘,你的意思怎么样?那样多之微尘多不多呢?很多,世尊。为什么吧?如果仅仅独见到微尘众多之表面现象,以为它们是拥有的,佛就不举说微尘众多立刻件事例。为什么呢?佛举说微尘众多,是要我们透过最小单位的物质——微尘,知道她是虚幻不实在,只是称做微尘,便只是直观它的实相,微尘众便是要是来。世尊,如来举说三千老本社会风气,是若我们经过最可怜单位的物质——三千深本社会风气,也是虚幻不实在,只是称做世界,而直观它的实相,三千雅本社会风气就是一旦来。为什么吧?须菩提,如果认为世界是兼具的,就是坚决众缘和合的同样种植状况,如来说众缘和合的状况,就是架空的众缘和合的情景,只是称做众缘和合的光景。须菩提,众缘和合的面貌,那就算是当然从没啊当不可说的同等种状况。但是凡夫只贪恋执著于景上。

【评析】
“一合相”——世界是微尘之集合,但彼面目是拖欠。这无异于段或用由而的道发明世界之精神是空无的,一切名相都是“假名”,给她个称呼,最后还要变为空无。这虽是佛反复说的“说某某,即非某某,是称有”的一个老三截论法。但没有醒来的老百姓不明白就一点,为小在的表面现象所惑,为颇“一合相”所迷惑,这即是“凡夫之口贪著其事”。

连年之后您同哪位深情似海,会不见面回忆还缺我一个前景。

第二十五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来动物如来度者。若有动物如来度者,如来就发生自己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出自身啊,即非有自身。而凡夫之口,以为有自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就是非凡夫,是名凡夫。”

【译文】
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你们不用说,如来出如此的胸臆:我该救度众生。须菩提,不要这么想,为什么吗?实在没百兽是若来度的。如果产生动物是如来所救度的,那么,如来即有自我人众生寿者相。须菩提,如来说出我,就是虚幻的出自,而凡夫却觉得生真正的自。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是空虚的凡夫。

【评析】
“化天所化”——佛只是诱发每个人和好迷途知返,是沾转,不是传。佛不度众生,因为佛也是拖欠,佛如果有度众生的念,那便不空了,也就是未是佛了。凡夫只要随便我了,也不怕变成佛了。这即是“化天所化”——就是使修持经典后自己迷途知返。

地方是一个女生在后台的倾述(今天是它的大庆,首先衷心地祝福她生日快乐,早日的找回幸福),她好之总人口坐车祸离开了俺们。她非常怀念再能被人温柔以待,可是以容易,她底心房更为难以止上别人。

摘自:http://www.jingangjing.net/#1

后才是漫漫的奢望,可是他移动了。再为得不至了,我们就算足以住下来。你容易的人口走了,你如想给他偕动好。真想叫他于净土安息,那好,你就算了不起的生在。就比如他尚以您身边那样生活在,就像喝醉酒能握住他的手一样。

第17品
 
第18品
 
第19品
  第20品
 
第21品
 
第22品
 
第23品
 
第24品

1.

第五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无?”“不也,世尊。不得以套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具备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表现要来。”

【译文】
要菩提,你的意怎样?可以认为看见自己外表的身相,就是见不生不灭,无所向,亦无所去之假设来啊?不得以,世尊,不可以看看见身相就展现得如来,为什么呢?如来所说的身相,是空虚的身相。佛告诉须菩提:凡有现象,都是虚妄的,好比在梦境被,你见山河五洲亲朋好友,而实质上并从未。如果表现有现象都是虚幻相,当知一切虚幻场景虽发出生灭变化,而实在本来就无生灭,和不生不灭的比方来无不同,那么,你如见诸相是虚幻相,就来看如来了。也即是发无上正等正觉心,当可使是休,如是降伏其心。

【评析】
本章说各种表相都是虚妄不实的,这即是真理的反映。“诸相不互”,即如果经过“诸相”的表面现象看到实质不是“相”而是“空”,佛的三十二种植互动都是也指引世俗人进去信仰的“方便法门”,进入信仰后如更认识及“空”的本质,才算是清楚了佛教的真谛,也尽管是看到了着实的要来。这为即是“如理”的“实见”。前人阐释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表现要来。颂称:凡相灭时性不除,真要是觉体离尘埃。了悟断常清果别,此名佛眼见如来。”

实在五六年过去了,我一直尚未梦见了他。但是有时看到部分事物,想要物色人说话,就会想到他,然后会决定不鸣金收兵了流泪。想嗷嗷大哭,但想起他说自家哭的专门难听。

  

近年来《前任3》好像火了,网上说多恋人当影片院里都是哭的要命无助啊,我还尚无失去看过,不过既然网上说之这么“惨”,我或者别失去看了,免得又攀不下。

第十一品

【原文】
“须菩提,如恒河中颇具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①吧多未?”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过多,何况其沙。须菩提,我今天实言告汝,若发生好士、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格外主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未?”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别人说,而之福德,胜前福德。”

【注释】
①宁愿:设问的语气虚词。

【译文】
得菩提,如恒河中保有的沙数,如沙数那么多的恒河,您的意怎么样?那么基本上恒河的砂石,多未多吧?须菩提说:很多,世尊。单单恒河的数目就是曾力不从心测算,何况是川中之砂石。须菩提,我现在知晓地告诉您:如果来易士、善女人,以七宝充满所说恒河沙数的三千杀本社会风气来布施,所得的福道多无多也?须菩提说:很多,世尊。佛告诉须菩提:如果爱士、善女人,以此经中的理,甚至仅仅实行四句偈语,并说给旁人听,他的福道远胜前面所说的福德。

【评析】
本章通过宏大的比方说明《金刚经》是法力宝典,空无才是真福。标目是“无为福胜”,意思是拿出受《金刚经》中“无”即“空”的佛家根本义理,其所抱福德要大了任何有形的布施等功德。还是强调万法皆空。

张爱玲说“我以为善得填充满人生之不满 而制造更多遗憾之偏是好。”

第二十一品

【原文】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发是念,我当有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讲话而来具有说法,即为谤佛,不可知解除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叫说法。”尔时,慧命①要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动物于未来世,闻说是学,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注释】
①慧命:法为聪明吧寿命,智慧而损害,法身也尽管灭亡。即觉悟空谛的明白是整的素。

【译文】
必须菩提,你绝不说如来发出如此的心劲:我当有说法。不要这样想。为什么也?如果有人说而来有说法,就是诽谤佛,不能够了解自身所说之义趣。须菩提,说佛法的没有佛法可说,比如以梦着说佛法,实际上没有,只是称做说佛法。这时,慧命须菩提对佛说:世尊,有成百上千动物,在未来世,听说这样的佛法,而分外由信心为?佛说:须菩提,这看似人非是动物,也无不是动物。为什么也?须菩提,众生就是众缘和合而生的意思,如来说是空虚的众生,只是称做众生。

【评析】
“非说所说”——不要讲佛法,还是以强调空的本旨。佛不说法,因为万法皆空,所以标目说“非说所说”,即无说教就说法。众生是动物又未是动物,还是强调空是纯属的,一切名相都是对立的。前人疏解说:“佛言彼非众生者,皆备真一之性,与佛同源,故叫非众生。言非不众生者,背真逐妄句,丧己灵,故曰非不是动物。”意呢动物和未是动物之间,只在是不是感悟了空谛之一念而已。

而你现在还跟雅爱你的总人口在同,请一定毫无吝啬与他说「我容易而」

第二十三品

【原文】
“复次须菩提,是效仿平,无有胜负,是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管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满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使非善法,是名善法。”

【译文】
下,须菩提,任何人证得无上正等正觉都是同等的,没有先后,没有高低,没有大小,阿弥陀佛所证明管上正等正觉和释迦牟尼佛所证实管上正等正觉没有两样,未来弥勒佛所验证管上正等正觉也不见面时有发生强下。因此,阿弥陀佛所宣说的无上正等正觉法和释迦牟尼佛所说勿见面产生个别种,未来弥勒佛也未见面扭转有说,三世界一切诸佛所验证都一样无有高下。还当懂得,法身佛,报身佛,应身佛也是一律没有胜负。应身佛释迦牟尼是虚幻身,圆满报身卢舍那佛平等是虚幻身,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也非确,三套还是虚幻身,若觉得法身真常,便倒掉在寿者相遭遇尚未显现要来;若认为报身佛优于应身佛便倒掉在动物相遭遇,还不显现要来;若认为应身佛释迦牟尼所说法门不若卢舍那佛,不如毗卢遮那佛,便坠入在坚实的自家相人相遭遇,还免察觉无上正等正觉心。诸君当知,无上正等正觉即凡法身,离此法身别无承诺身释迦牟尼佛,若见诸相不互则显现要来,释迦牟尼佛不异法身毗卢遮那佛;应身若劣于宏观报身,很醒目报身尚未完善,是故,应身释迦牟尼佛不异报身卢舍那佛,毗卢遮那佛所示现无上正等正觉法不会见优于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所说佛法也无见面劣于卢舍那佛,为什么也?说法者无法可说,岂有高低?若人言说诸佛所说法来优劣,即为谤佛。不同水平的起情众生,循业发现不同佛身,法身、报身、应化身非一非异,无非都是梦境中的知见,无上正等正觉没有胜负,只是称做无上正等正觉。如果盖无自、没有丁、没有百兽、没有寿者相的智能,用来修习一切善法,就必将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修满善法,有八万四千法门,总要先跨出第一步,才能够再次倒第二步,一直顶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第一步善法便是梵行清净,远离名闻利养、饮食知足、捐除睡眠、断除淫欲、断除嗔恨、断除愚痴。过去、现在、未来没有不修梵行而证得阿罗汉、大菩萨、佛,梵行是全方位善法的功底。如果看领悟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般若智,用来修习损人利己的双修法门,或咒术、气脉、算命风水,或世间文艺技巧,并无损害菩萨行,事实上这些行为肯定堕入五索要负,只能完成世间法,哪怕身心清净也只是凡夫境界,因为没梵行清净的基础,无法成功承诺凭所已要生其心的境界,所悟般若智就是偏空智,但能空谈玄妙而无论是般若行。上求佛果下化众生的菩萨行不切实际,最后成为空愿,不了了底。须菩提,所说善法,不放弃世间规范,不怪异、没有地下,不是竭尽达到目的的方便法,如来说这样的善法是纸上谈兵的善法,只是称做善法。

【评析】
只是出摆脱“有”的执著,才能够净心,才是真善。“净心”即心中无我、无人等四相,只要来了这平素,修任何善法都能醒来。所以说“是模仿平”,说“善法”也是“非善法”。“净心行善”强调的凡“净心”。

骨子里他当的当儿,不曾觉得这人对自发生第一,我发生多喜爱。他时训我是邪,那个而怎么开。那么多年,我放他引进自家之歌唱,看他抛弃给自己的影,读他送的写。他于自己很少东。却总开玩笑说他拿我当妹妹在养在。

第十九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充满三千很主社会风气七宝,以用布施,是丁以凡缘分,得福多无?”“如是,世尊。此人为凡以因得福大多。”“须菩提,若福德有确切,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译文】
不能不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如果有人因洋溢三千坏本世界的七宝,用来布施,这种人坐如此的缘由,所获取的福道多不多?是的,世尊,这种人因如此的由,得福很多。须菩提,如果觉得福德是事实上有,就是方我人众生寿者相,如来就非说得福德多,如果认为福德是架空的原因,如来说他收获的福德广大。

【评析】
法界是梵语达摩驮都的义译,又译法性、实相。一般生少独角度的解说,一凡是由实际的角度,一凡是打义理的角度。法即万象各类,界即分界,即怀有外场的变现。佛说再特别的福道其实为是纸上谈兵的,还是强调万法皆空的宗。所谓“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即“无”才是从。这是通遍一切“法界”的真谛,故称为“法界通化”。

公会当有时刻想到这个名字便会见热泪盈眶,你晤面在每年生日的早晚到底能记起,无论多繁忙,都见面记得这日子。然后发信息,然后发邮件……却没有勇气拨打电话,想再也见同一面,却再为无处可见。

 

使他现已离开,也呼吁你变再灰心。

第十品

【原文】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①所,于法有得不?”“不呢,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要是很清净心,不承诺住色生心,不承诺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凭所住要大其中心。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必须弥山王②,于意云何?是身为大未?”须菩提言:“甚坏,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称呼大身③。”

【注释】
①然灯佛:即燃灯佛,又名定光佛,释迦牟尼之前的禅,他证实释迦牟尼用改为佛,是释迦牟尼之师。佛教中说燃灯佛是过去僧,释迦牟尼是本僧,弥勒佛是未来佛。

②须要弥山王:须弥山又名弥楼山、妙光山顶,佛教认为各一个社会风气中都起同一栋须弥山在中。

③可怜身:文殊菩萨问佛什么是大身,佛回答说:“非身是叫大身,具一切戒定慧,了清净法,故名大身。”大身就是依赖觉悟了底佛心。

【译文】
佛告诉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如来以前在燃灯佛的教育所在,对于无上正等正觉法,有所证得乎?世尊,如来以燃灯佛那里,对于无论上正等正觉法,那是空洞中的从业,什么为不曾,实在没有任何所得。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菩萨用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当六度过万行来庄严佛土啊?没有,世尊。为什么吧?因为菩萨庄严佛土,如同虚幻中之转业,本来没有佛土待庄严,只是称做严肃。所以,须菩提,诸大菩萨,知道合相都是架空的,应当要是大无上正等正觉的清净心,不应当停止在物质现象上,而思要十分无上正等正觉心,一旦停止在物质现象上,那是凡夫的虚妄心,不应该停止在声音、香气、滋味、细滑、记忆等状况上万一生起凡夫的虚妄心,应当无所住,无上正等正觉心自然现象。无所已不是什么事还非开,也非是啊事还无思量,如果什么事都未举行如无色界天人而已,如果什么事还不思量,如同无想天人而已,如果心念寂然不动,不像木石那样无知,也单独是似乎非想非非想天人而已,都还是停在自身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的荒诞境界上。应无所已,并无妨碍起心动念,不伤行住坐卧。比如镜子,笑脸来照显笑脸,恶脸来照显恶脸,镜子不留笑脸也非排拒恶脸。无物所照时,自然不留给一物,杂乱现象指向镜时,也理所当然非排拒杂乱相,镜子如要不动,不坐乱现象要如镜子失去本来的静。更着重的凡,镜子从来没有不照物,无物所照时就是以交空境,那也多亏妄想境。因此,当知道无上正等正觉心不歇虚幻境,住相是虚妄相,不鸣金收兵相常,虚幻相本来没有生灭,和不生不灭的无上正等正觉心没有两样。须菩根,比如有人,他的身体要众山之王的得弥山那样,高广三百三十六万里,你的意思如何?像这样的人,大不大?须菩提说:很要命,世尊。为什么吧?佛说那是虚幻身,只是称做大身,事实上这世界上尚未那么高大身体的丁。应无所住要深其心中,也如是道理,是纸上谈兵中之从事,如果执取应无所住好挺无上正等正觉心,又获得于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当连管停歇吗未鸣金收兵。

【评析】
本章通过解构佛本身的肃穆,阐明佛法之真谛是“庄严净土”。标目是“庄严净土”,佛和须菩提通过对话,说明确实的盛大净土就是是无所执著,连佛在燃灯佛处得到了佛法没有,菩萨之功德使佛地更严肃了从未有过这些念头,也并非执著。这就算是“无所住要死其心里”,这样才真的认识佛法的“大身”——就是“非身”。前人评点说:“随其心中都,则佛土净。盖此心清净,便是盛大佛土,悉以外饰为乎?七宝宫殿,五彩栋宇,皆外饰也,此凡夫所谓庄严,非菩萨的所谓庄严。欲晓菩萨庄严,当于非庄严中要的。”

所以。

第01品
 
第02品
 
第03品
 
第04品
 
第05品
 
第06品
 
第07品
 
第08品

第十二品

【原文】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词偈等,当了解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①,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直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道是口,成就最上第一企有之效。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发生僧,若尊重弟子。”

【注释】
①上人:即天上的口,天界生类之总称。阿修罗:梵语音译,又曰无酒神、非天、无善神,据说相貌丑陋,性格好打,是所谓天龙八部中之第五总统。

【译文】
再有,须菩提,随时随地只要同宣说此经,哪怕只说四句偈语,当知道此处,一切世间,包括上、人、阿修罗等,都承诺供养,好像佛的塔庙所在地那样。更何况有人了能实施修持、读诵。须菩提,你当知道,此人曾经做到最上第一欲有之学。如果是经所当的地方,就是有佛在,就应该像弟子尊重佛那样看重这部经典。

【评析】
本章赞美《金刚经》在佛经典中的上地位,是“正教”,当然要顶礼尊重。“尊重正教”,就是讲究《金刚经》,因为这部经典最好地反映了佛法的空无妙理。

 

第二十八品

【原文】
“须菩提,若菩萨以充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晓万事法无我,得成为让忍①,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各级神不为福德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给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允贪著②比方,是故说不深受福德。”

【注释】
①忍:忍耐违逆之境而非自嗔心,安住于理而无动心。即受不如愿境遇而以佛法超脱。②贪著:贪婪执著。

【译文】
必须菩提,如果菩萨以洋溢恒河沙那样多的七宝世界来布施。又比方有人,知道整个法都不曾自人众生寿者相的讲话,就好安忍于无上正等正觉心,这员菩萨胜了前位菩萨所得之佳绩,须菩提,因为菩萨不被福德的因由。须菩提对佛说:世尊,菩萨不让福德,这话怎么说?须菩提,菩萨所犯的福德,不以为真实发生,不留恋执著,所以说非给福德。

【评析】
就是以佛法,也不用因为探求被福德为目的,因为那就是失了佛法真谛。“不吃不追求”,因为佛教的固教义是空谛,福德的心念也要是拖欠,当然对所有福德都不该有领贪著之心。前人解释说:“不贪世间福德,果报谓之匪为。又讲:菩萨所作福德不呢投机,止欲利益众生,此是无所住心,即无论是贪著,故曰不被福德。”

第十八品

【原文】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发出眼①不?”“如是,世尊。如来闹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出天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发眼光不?”“如是,世尊。如来发生眼光。”“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产生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起法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闹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颇具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固定河中拥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每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惨遭享有动物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也心中。”“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里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注释】
①肉眼:五眼睛有。五目是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译文】
必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如来发见整个物质现象的眼吗?是的,世尊,如来产生见任何物质现象的目。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如来闹见一切众生心事的天眼吗?是的,世尊,如来有见一切众生心事的天眼。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如来出照见一切众生根性的观察力吗?是的,世尊,如来发生照见一切众生根性的眼力。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如来发出照见一切实际状况之法眼吧?是的,世尊,如来起照见一切实际状况之法眼。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如来来管从业不知,无从业不显现,无事不闻,闻见互用无碍的佛眼吗?是的,世尊,如来发生无事不知,无从业非展现,无从业非闻,闻见互用无碍的佛眼。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恒河中颇具沙子,佛说它是砂呢?是的,世尊,如来说她是砂。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如一恒定河中之装有沙子,有像沙子那么基本上之恒河,又像那基本上恒河所有沙数那么多的佛世界,你说它们基本上未多也?很多,世尊。佛告诉须菩提:像那么基本上土地惨遭之所有动物有无数种心,如来有所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很知地亮她们之样心。好比漫泡沫同一海水,但一切众生固执泡沫也己心,与风作浪,生生灭灭的泡泡始终不离开海水,海水自然悉知悉见。为什么呢?如来说一切众生种种心都是虚妄心,只是循业所起的均等栽意识作用,但是众生染着五得,错谬地看意识作用也己心,比如同风作浪所由的水花,泡沫只是海水波动的场景,泡沫并无是海水的原,若知种种心是虚妄心,只是字母也中心,则表现无上正等正觉心,比方泡沫和海水,若知泡沫只是海水的动乱现象,但未曾海水就从未泡沫,见泡沫虽表现海水。应管所已要杀其中心似乎这洋道理,我们缩小心量以泡沫呢己心,住心在泡上如见不交海水,若未鸣金收兵泡沫虽展现海水,不停止妄想心则呈现无上正等正觉心。为什么如此说乎?须菩提,过去心了不可得,现在心里了不可得,未来心了不可得,只是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所发生的意识现象,相继不断使我们错地以为己心。诸君!若无歇相,见诸心非心,现前便见无上正等正觉心。当知,泡沫虽不是海水的原关,却也是海水啊!还免暖为?

【评析】
本章说要把握了空无宗旨,就能跨越万相——“一体和观”。说只要来有眼睛、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也就是是这五种眼从“万法均空”的意思上说还是千篇一律的,也得说还不是眼。说多得像极恒河无限沙数的社会风气被的最为众生的最为心念如来还知情,其实是说这些心念也还是空无,不应坚定不移。所以说过去、现在及前程之心念都不可得。这虽是标目所说“一体与观”。

第二品

【原文】
时长老须菩提①,在大众中,即从所从,偏袒右肩膀②,右膝盖着地,合掌恭敬③,而白佛言④:“希有世尊⑤,如来善护念诸菩萨⑥,善付嘱诸神。世尊,善士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⑦,云何应住⑧,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您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神,汝今谛听,当也汝说。善士,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设是停止,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顾乐欲闻。”

【注释】
①增长老须菩提:须菩提是梵语音译,意译为善现、善吉、空生等,他是佛的十生弟子有,婆罗门种姓,能一针见血理解佛法的空义,被叫作“解空第一”。

②偏袒右肩:印度僧披袈裟时偏袒右肩,形成习惯,后世有无数说,其实可能跟印度的天比较热有关。

③右手膝盖着地,合掌恭敬:这吗是佛教的老实威仪。

④白眼佛言:对佛说,白就是说话,白是南北朝时之说法,即白。

⑤意在有世尊:希有即稀有,这是针对佛的称赞。传说佛诞生时就是说:“天上地下,唯我大。”

⑥比方来:与佛、世尊等一律,是如呼佛的一律栽名号,佛共有十种名。这里指释迦牟尼。

⑦阿耨(nòu)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梵语,意呢无上正等正觉心,即最高的小聪明觉悟。

⑧止:停住,守护,即后文所谓的“降伏其心”。

【译文】
这会儿,长老须菩提领悟如来不时以讨、穿穿、洗足等平常生活备受所示现的佛法。在群众中虽由座位达立起来,偏袒右肩,右膝盖跪地,合掌恭敬地对佛说:稀有,世尊!如来管所从,亦任所去,显现在平凡生活着,正是要来护念一切菩萨,要付嘱一切菩萨的法力。世尊,如果爱士善女人,发愿要达成请佛果下化众生,辛勤修行,增长智能,发现了而来所付嘱的无上正等正觉心,应当怎样安住无上正等正觉心?如何降伏妄心?”佛说:“问得好!问得好!须菩提,正而您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神。你现在精心听,当也汝作证。如果爱士善女人,发现了使来付嘱的无上正等正觉心,应当像发现无上正等正觉心那样安住无上正等正觉心,应当像发现任上正等正觉心那样降伏妄心。”“是的,世尊,我们那个期待听佛详细地印证。”

【评析】
本章是描述善现(须菩提)向佛请教的作业。这等同段子的“关键词”是“善护念”。一念之间,等于一呼一吸底光阴,佛教认为这么短的时光内人口就会见生出八万四千种烦恼。佛使大家修行,根本就是要“善护念”,也就是是如叫这些烦恼“住”,要“降伏其心”。此即善现(须菩提)向佛“启请”之所得吗。

 

第十五品

【原文】
“须菩提,若有善士、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①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空旷百千万亿抢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之经典,信心不迎,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口说明。须菩提,以使提之,是透过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也发大乘②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够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口,悉见是人,皆得就不可量、不可称、无发生度、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当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③者,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吃此经不克放为读诵,为人口讲。须菩提,在以各方,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承诺供养,当知道此处,即为凡塔,皆应尊重,作礼围绕,以诸华香④,而打消其处于。”

【注释】
瞿昙贵姓①新日分:古印度称早也新日分,中午也面临日分,下午吗继日分。恒河沙:即像恒河中的沙粒一样多。

②挺就:梵语音译摩诃衍,用就载于喻觉悟的境界,自觉且觉他者谓大乘,限于自觉者谓小乘。

③聊法:指外道法,即非佛法。
④华香:华是消费的通假字,华香即花费与红。

【译文】
总得菩提,如果发善士、善女人,早上因为和恒河沙数目相等的次数做身命布施,中午因同恒河沙数目相等的次数做身命布施,下午吧以和恒河沙数目相等的次数做身命布施,像这样经过广大百千万亿无法测算的时日,不断地还以身命布施。但万一另外有人,听到此经,信心不动摇,他的福道就强了无数坏以身命布施的人头,更何况书写、实践、读诵,为他人解释说明。须菩提,简要地说,此经有不可思义,不可称量,无边的功,如来呢发心,学大乘佛法的食指说,为发心学最上流佛法之总人口说。如果有人能实践、读诵,并广为他人解释说明,如来掌握地懂得这种人口,清楚地看见这种人口,都见面就不可量不可称,没有界限不可思义的贡献。像这种人口,就是背如来随便上正等正觉的食指。为什么吧?须菩提,如果爱咒术、祈福消灾、算命风水,喜欢双编辑采补住空乐境界,喜欢长生不老,守住灵明觉知,信以为有道、有真常等小法的人口,不亮咒术、祈福消灾、算命风水、长生不老当才是增进我见,所悟方术、所悟境界只是提高人见,但将近灵明觉知,住空东境只有是污染着众生见,信以为有道可修、有真常可证,只是加强寿者见。有这种知见的人数,对于这个经就非能够放被读诵为他人解说。须菩提,无论什么地方,如果起这经典在,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都应当供养,应当知道这地方就是塔庙,都该尊重作礼围绕,以种种花香散布其处于。

【评析】
本章再次突出《金刚经》之英雄,持诵它就是最好功德。强调《金刚经》的最好经典地位,诵读它,宣讲它,接受它,就是一望无际功德,所以标目为“持经功德”。

第三十一品

【原文】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干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漫天法①,应设是掌握,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②哟,如来说就是非法相,是名法相。”

【注释】
①拟:梵语音译达摩,意思是通于一切,小的不得了之,有形之无形之,真实的荒诞的,表现吧切实事物之,表现为架空道理的,等等,通通叫法。②法相:即万法各自表现的特状况。

【译文】
务必菩提,如果有人说:佛说利益一切众生之我表现;发任上正等正觉心之人表现;应无所住要分外其心里之浩大生见;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之寿者见,须菩提,你的意怎么样?这种人口询问自己所说的义趣吗?世尊,这种人非了解如来所说的义趣。世尊说自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就是空泛的自我表现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只是称做自己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而直观它的实相——无上正等正觉。须菩提,发任上正等正觉心的人数,对于周法,都应当像这么的体会,这样的照见,这样的信解,不坚定任何什么相。须菩提,所说其他什么相,如来说就是虚幻的别样什么相,只是称做另外什么相。若见诸相不互则呈现要来,任何什么相都能让你直观如来。

【评析】
“知见无杀”——知道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乎是应该过的,因为空才是法力真谛。法是大自然万闹,法相是宇宙万物万象的表现形式,本节从总结性的惊人重复表明不要为表面现象迷惑,归根结底都是虚幻。达到了这种程度,对于各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乎就是可知超脱,这虽是“知见不甚”——意思是“知道各种‘见’是‘不生’的”。

第四品

【原文】
“复次①得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已②,行于布施③。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色、声、香、味、触、法④布施,须菩提,菩萨答应要是布施,不停歇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歇,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不为,世尊。”“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⑤直达产卵架空,可思量不?”“不呢,世尊。”“须菩提,菩萨无停歇相布施,福得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可是应设所教住⑥。”

【注释】
①复次:这是连前后文的关联词,表示“接着说”。

②无所住:心无坚。
③分布施:梵文“檀那”,意译“布者,普也;施者,散也”,以温馨之财富、福利施于别人。

④色、声、香、味、触、法:这是佛教所谓“六尘”,也是“八识”中的前头“六认识”,即人的无理认识功能及意图的六只地方,由眼睛、耳、鼻、舌、身、意的“六绝望”产生。

⑤四维:指四隅、四交锋,即东南、东北、西南、西北,这里说“四维、上下”,连上前面所说之左、南、西、北四方,就是佛教所谓“十方虚空”,概指全部自然界。

⑥设所教住:照自己说的夺“住”——降伏己心而修行。

【译文】
说不上,须菩提,菩萨既无自己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于行住坐卧,起心动念时,应当凭所住。比如行布施的时光,应当无所住而尽布施,也就是说,不住色相行布施,比如你正在行布施的时段,看到同样枚漂亮之消费,顿时心生贪爱,心停止在花上,而失去了无上正等正觉心,这名住色行布施;如果看美丽之花朵,花朵固然看到了,却休因此如果失去无上正等正觉心,就叫做不住色行布施。比如您方行布施的早晚,耳朵听到扣人心弦的乐;鼻子闻到令人垂涎的香气扑鼻;舌头尝到美味的滋味;身体碰触柔细的物;心里想到可歌可泣的往事,导致迷失了随便上正等正觉心,就让作住声、香、味、触、法行布施。如果行布施的上,音乐固然听到了;香气固然嗅到了;滋味固然尝到了;柔细的痛感固然碰触到了;心事固然在怀念中,但不因此要迷路无上正等正觉心,就给作无住声、香、味、触、法行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当像这样行布施,不停止于相,比如你在行布施的当儿,以为做了相同件使得人赞赏的善行,满心欢喜,所设布施的对象实际令人同情,大发怜悯之心,而所假设布施他人之事物,心里也一时割舍不下,导致您迷失了不管上正等正觉心,这为作住相行布施;如果您当做了相同件善行心里虽然好,所设布施的靶子固然让人不忍,而所假设布施他人之质、声、香、味、触、法等财施或是法施或是无畏施,心里虽然盘算着,但无因此传着贪爱不舍,而去本来要一旦未动的无上正等正觉心,就为作无停止相行布施。为什么呢?比如您于梦乡着,拿七宝或身命来布施他人,而实际上那是梦,你从没在举行布施,没有别人接受而的施舍,也不曾七宝或你协调的身命。如果菩萨于施者、受者、所施物,念念都好玩入空,不停止相行布施,无上正等正觉心现前,他的福道不可思量。须菩提,你的意思怎么样?东方之泛可以思量它的轻重为?不可以,世尊。须菩提,南方、西方、北方,四方上下的抽象,可以思量它的轻重缓急也?不得以,世尊。须菩提,菩萨不住相行布施,他的福德为是这么,不得以思量。须菩提,菩萨唯独应要自所教授的胸臆一旦,安住无上正等正觉心。

【评析】
本章是道不坚的理,而妙行,即无论是停歇——不滞。布施而不论是布施心,达到这种程度,才产生无量福德,才是“无停歇”的“妙行”和真佛心。

第09品
 
第10品
 
第11品
 
第12品
 
第13品
 
第14品
 
第15品
 
第16品

第十四品

【原文】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①,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非常好经典,我往来,所得慧眼②,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当知道是人数,成就第一稀世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即凡匪互。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天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③,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秋,其发动物得闻是由此,信解受持,是食指即使为率先希望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凡是无互、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凡未互。”“何以故?”“离总体诸相,即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使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了解是人,甚为希望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④,即无第一波罗蜜,是名为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⑤,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叫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⑥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给过去急剧崩溃时,若发生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海内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允住色生心,不承诺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免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补益一切众生故,应设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凡免互。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实施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鸣金收兵法而行布施,如人口发生看,日光明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发生爱士、善女人,能为之经受持读诵,即为而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丁,悉见是食指,皆得得无量无边功德。”

【注释】
①义趣:义理之所由趋(“趣”是“趋”的通假字),所谓“是所说义,何所归趣”。义即佛法之理,趣即修持佛法达到的境界。

②慧眼:佛教中起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慧眼为空谛一切智,即享能够认识及万法皆空的鉴赏力和灵性。

③信解受持:即信解行证,先奉佛法,再了解佛法的道理,然后照佛法之理修行实践,最后及觉悟成佛的结果。

④首先波罗蜜:即一般若波罗蜜,参见“前言”。

⑤忍辱波罗蜜:即六波罗蜜里之“忍辱”,参见“前言”。

⑥歌唱利王:即迦利,古印度乌仗那国王,即波罗奈国王,暴戾恣睢。

【译文】
这会儿,须菩提任佛演说此经,深切明了这个中义理,悲伤地流下泪水,而对佛说:稀有,世尊!佛说如是大坏经典,自从我证得照见一切众生根性的鉴赏力以来,没有耳闻了像这么的经文。世尊,如果有人会听到这部经,信心清净,就意识了无上正等正觉心的实事求是面貌,当知这种人形成了第一稀缺功德。世尊,无上正等正觉心的真实情景,就是没有其它什么相的虚幻相,所以若来说,只是称做实相。世尊,我今天亦可听到这么的经文,信解实践,并无为难。如果前第五只五百年开始的末法时期,有动物能够听到此经,就信解实践,这种人口就算是第一挺有。为什么呢?这种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为什么这么说吗?我相就是虚幻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就是虚幻相。为什么吗?既然我人众生寿者相是虚幻相,离总体诸相就称做诸佛。佛告诉须菩提:就是这般,就是这样。如果有人能听到此经,不希罕我人众生寿者相原来是虚幻相;不害怕无上正等正觉原来也是梦境界;不畏惧无上正等正觉法不可得不可游说,当知这种人格外鲜见。为什么呢?须菩提,如来所说最稀有管上之般若波罗蜜,就是空虚的首先波罗蜜,只是称做第一波罗蜜。须菩提,以实践忍辱之推行,到达不生不灭境界,如来说是空洞的忍辱波罗蜜,只是称做忍辱波罗蜜。为什么呢?须菩提,在履行履行当中,如果起自我人众生寿者相,就未克称之为忍辱波罗蜜。为什么吗?比如先,歌利王为试验我来没发出嗔恨心,而割宰我的人,我以充分时段,没有我相、没有人相、没有众生相、没有寿者相。为什么呢?因为自身之双眼耳朵四肢,被歌利王一一支解时,如果起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当会生起嗔恨心,那么尽管不容许在自家誓:“如果自身尚未起嗔恨心,让身体复元如用”时,身体就是真正复元如用了。须菩提,又念过去,五百雅作忍辱仙人,在那些时候,我没自己相没有人相没有众生相,没有寿者相。所以,须菩提,菩萨应当去总体相。发不管上正等正觉心,不该终止物质现象上格外由妄想心,比如眼睛看见可爱的色相,心知可爱,但决不生起贪爱喜欢,看见不可爱的色相,心知不可爱,但不要生起厌恶情绪。向来,我们身处安静环境,便想多要一会儿,这一度生起贪爱欢喜心,如果处在污染环境,行动当然快,巴不得赶快去,这曾经生起厌恶心。当我们看来俊男美女,习惯性地大多扣他一如既往肉眼,诸君,这是亟需心!当我们以及实质可憎的人头于同块常,厌恶的内容油然而生,这也是需要心在兴风作浪,没有索要心无见面出厌恶的心情。还有,我们展现钱眼开,见宝物便想使有,布施时心生不舍,都曾经生妄想心,住物质现象上,处在凡夫境界,无上正等正觉心本来要一旦非动,你协调违反迷失,背离了菩提。不应该终止在响、香气、滋味、细滑、思想记忆等景象上深由妄想心,比如耳朵听到悦耳的音,心知声音好听,但毫无生起贪爱喜欢,听到聒噪声音,心知聒噪,但绝不生起厌恶情绪。悠扬的乐让人情绪不安,所谓陶醉,已经掉在妄想境,如果听到刺耳的响声,心烦不安,都曾经无上正等正觉心。平日最为经常面临的是闻动心的异性声音,你一旦以为惬意,想多放他同样句话,当心,你可能早就堕入欲心,如你以为某人说话令人厌恶,不必有头痛的心思发生,你若心生厌恶,所发露的无上正等正觉心本来要要不动,在此上,你自己背迷失,背离了菩提。又随鼻子闻到香喷喷,心知好闻,但并非生起贪爱喜欢,闻到臭气,心知臭味,但毫无生起厌恶情绪。假而我们闻到异性体味、食物香气,心生喜欢,即时已经收获于做梦境界;如果闻到恶臭,心生厌恶,也一致曾经住心妄想境界。又比如舌头尝到美味,心知可尝试美味,但毫无生起贪爱喜欢,多吃它一律丁,吃到不可口的食品,心知不可尝,但不要心生厌恶。又遵循人碰触细滑,心知细滑但不要生起贪爱喜欢,碰触粗劣心知粗劣,但并非生起厌恶心。又据心想起美丽的前尘,心知追忆往事,但切莫生起贪爱喜欢,想到不堪回首的历史,心知不善,但绝不心生厌烦。乱想往事很轻迷失,修道难,几乎都是迷路在乱想被,所以要是修习禅定,不要招着色、声、香、味、触、法、而生妄想心,应当无离样贪欲,不贪爱色声香味触法,现前一致念清净心,也不染着清净味,便是诺无所住的无上正等正觉心。如果心有住相,以为应无所住是停止在相同栽无所住的境地,那就算非是安住无上正等正觉心。所谓“住”如同住房子的“住”,见闻觉知便被律在作坊中只要井底之蛙。比如眼睛要凝住俊男美女,秀色可餐,心意识便让色欲所累,俊男美女外之事物视而不见,听要未闻,触而不觉,识而不知,刹那间堕入痴迷无明中,常人迷而不知返,欲念炽盛,歌诵人间真善美,下焉者邪淫无所不用其极,上焉者歌文章,美术图腾,音乐舞蹈。修行人即便念起,只怕觉迟,俊男美女固然赏心悦目,不必秀色可餐,乱想淫欲,无非是循业发现的色相,俊男美女非俊男美女,则发无上正等正觉心,俊男美女外之世界朗然可见,也同舒适,心包太虚,无一不是如来。又遵循历史回忆:儿时戏、欢笑同学、初恋滋味、颠倒爱情、求无得苦、恩怨仇恨、名望利益等等,胡思乱想,刹那间忘记在听课,正在与亲友交谈,正在跟客人接洽商务,面对在导师、亲友、客户,彼所称说纯属断续续,视而不见,听要非闻,触而不觉,识而不知,散乱无掌握,整日这般,经年如此,终身如此,累世如此。修行人便念起,只怕觉迟,如果念念分明,往事如梦如幻,历历所现都是相当正觉心。但假如觉得无住色、不停止声香味触法,却已在无停歇相的沉寂境界,也好似住房子的停下,清净境界外之物视而不见,听要非闻,触而不觉,识而不见,已经昧却“应无所住心”。所以禅说:菩萨心不应允住色布施,同样的理,如果菩萨心住色行布施,布施外的事物视而不见,听要非难闻,触而不觉,识而不知,昧却任凭上正等正觉心,很为难绝除饮食、男女淫欲、睡眠、嗔恨、愚痴等类烦心。因为私心作祟,慈济众生的事业,做起来吧即感到困难,但发生菩萨心而任由菩萨行,福德智能两缺乏缺,没有种好能力,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说。须菩提,菩萨也利益一切众生,不只是匪坚所施物、施者、受者,应当无所住而执行布施,所谓不停止色行布施,不停止声香味触法而实施布施,念念分明,行住坐卧都不昧却无上正等正觉。如来说一切现象就是是虚幻相,若见诸相不互则显现要来,又说所有发生情众生就是架空的动物,若见众生非众生则展现要来,诸君,若见要来即使作任上正等正觉心,你放眼不见一切诸相吧?不见一切众生吗?任何一样并行都是只要来互,任何一样众多生都是要是来,此时非暖和,等待何时?须菩提,如来是说真诚话,说实在话,说如实如理的话,不说诳骗话,不说十分异话的。须菩提,如来所证得的无上正等正觉法,此法没有诚心诚意,也没有虚妄。须菩提,如果菩萨的心住于无上正等正觉法,染着法相而实施布施,如人走符合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显现;如果菩萨的心灵无停歇管上正等正觉法而推行布施,好于丁有眼,日光明照,可以见见种种的色相。须菩提,未来世,如果发生善士、善女人会履行应无所住要雅其心里,于行住坐卧当中修行,远离种种贪爱染着,令无上正等正觉心须臾不昧,教化众生也以施无上正等正觉法,令所有发生情与沾法喜,速证无上正等正觉,而且每天诵读经文不令忘失,以便于为人说。如来以佛的智能,清楚地掌握这种人口,清楚地映入眼帘这种人口,都只是得无量无边的功德。

【评析】
本章换一个角度阐释不坚决表相、名称才会悟解佛法真谛。本段的标目是“离相寂灭”,即透过须菩提和佛的对话,反复申明只要去“相”而暖“空”,不要“执著”,就达成了佛的程度,否则即从未迷途知返,同时说明持诵《金刚经》就是达标这无异程度的捷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