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探阴人》 第二章 :牛头锁(14)降临蛙池

公元2016年18月11日,晴。中午,我和李太白驱车开往线索地南坳县挂龙乡蛙池村。什么人承想,一场腥风血雨的交战正不急不躁地等候着我们。

02001_副本.jpg

蛙池村因池塘众多、蛙虫聚集而得名。临近村庄,放眼望去,成片的水塘星罗棋布,墨红色的谷物生机盎然,摇曳风中凝结成一副立体的油墨画卷。我从网上精晓到,就是前方以此山村,曾经面临了宏伟的不幸。

死神背靠背(39)
死神背靠背目录

不错的湿热环境使村民世代鱼米为生,但也极有益蚊虫滋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全国自然灾害,蛙池村雪上加霜,发生了百年难遇的疟疾,疫情急忙蔓延,全村老少死病十者有九,饿殍满地,尸臭七里。后来,乡防疫站不得不在此开设隔离区,千名有志青年刚刚放下炼钢炉的铁钎,又穿上厚厚的隔离服,从全省各地县来到要革了这万恶的蚊子的命,他们掩埋死尸,注射疫苗,以命换命地控制住了这场浩劫。岁月变迁,疟疾再难放肆,蛙池村光复了以前的低调,不穷不富,自给自足。要不是工作需要,我不容许留意到它的留存。

                    该死必须死 却另一种死法

由村东边进去,感觉与X市大部山村并无二致,三五长辈在路边下棋搓麻,村广播站里胥放着周边稻米育种的剧目。递烟问路时,我从一个老人口中得知村子里真的住着一个叫郑成屠的。这个人一家四口住在村西,自办了钢铁加工厂,开着丰田越野车,养了八只纯种藏獒玩,扬名立万,富甲一方。按照老人的指点,我和李十二前去拜谒那一个郑成屠。

稍稍人的性命是时候截至了,不过几个人的人命不该停止。有些人想死,可以稍微人平素不想死。有些人看不开了,却不自然死了,有些人想开了,可最终仍然死了。

郑家宅院与工厂建在一院,从外围看,厂房足足有十个车间,白墙蓝瓦,气派优良。奇怪的是,这里大门紧闭,听不到机床运转的轰鸣声,难不成已经停工了?李供奉试着敲了敲大门,无人回音,连狗叫的声音都未曾。我俩感觉事情蹊跷,不觉提升了警觉。绕着工厂转了几圈,见附近没人,我们决定从正门翻进去一探讨竟。哎,私闯民宅,这一次真是罪上加罪了。

“赵岳母,最终一个人,最终一个证人,就是周芒吧!”我说:“金银的结发妻子,金银扯了证的老伴。这最后一个活着的人!”

自我和李拾遗一前一后,翻进了郑家。院子里没什么非常,杂乱无序地堆满了钢铁的半成品,角落里停放着一辆新款的大陆巡洋舰,绿色的车身威风凛凛,老远一看会错以为是辆军车。

“对啊,活着,却生不如死,丈夫死了,和老公有关的人全都死了,留下她一个孤寡妇人,不通晓会在牢狱里会想些什么。”小鹏说,表情平静,仿佛没有人死去划一,其实只是有所的人死光了,留这么个半死不活的人。

十间厂房左右延伸数百米,中间一个高出两米,显明是主车间。正当大家犹豫需不需要进去看看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女婿的音响,你们……你们是何人?

“是呀,一个孤寂的人,也是一个快要死的人。”赵二姨说:“可到最终仍然死了。”

本人和李太白被吓了一跳,即便大家穿着警服,可是强入旁人的住处无论说到哪去都不占理。转过身,发现问话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士,面色憔悴,警惕地看着大家。而她手里,竟端着一把自制的猎枪!明晃晃地枪口对着我们,似乎随时都要喷发子弹。

“生,一种累赘。死,或许对于他来说才不是一种累赘。”我说:“毕竟是一个要死的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知情他在铁窗里会说哪些话,会留给怎么着遗言。”

前面的景色吓到了李拾遗,他不怕鬼不表示不怕死。依然我相比冷清,赶忙回了句,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接到公众举报,来打听一下情形。对面的男子眼神里透出了一丝得救的象征。他长舒一口气,故作镇静地说,我搞生产,既不杀人放火,又不坑门拐骗,你们凭什么调查自己?再说,你俩是怎么进来的,我可没听说警察翻墙入户的。

“周芒没有遗言,她只有行为。”赵四姨说,端起茶杯,呸了一口,说:“冷了,去换,儿子!”

自我也不用客气,说到,我也没听说过警察规定你可以私藏枪支了!男人引人注目示弱了,说警察同志,有人要自己的命,你说换做你,留一把枪防身算不算正当防卫?我和李十二对视了一眼,步步紧逼地问,什么人要杀你,为什么不举报?

“得令!”小鹏端着茶杯就跑客厅去了。

这男人表情复杂,恐惧中带着多少无奈,好长期才从牙缝里挤出多少个字,血债血偿,你们别问了。说话间,我趁她稍一愣神,一个箭步到他就近,锁住了他的单臂,李十二扶助把枪夺了下去。这老男人哀嚎着,心思防线彻底崩溃,像个子女同一哭了起来。我一边决定着他战战兢兢的肢体,一边做她的行事,请你配合我们的办事,也是为了您的安全。现在本人放手,请你保持冷静。

“军令如山倒。”我说。

自我逐步放手环抱着老男人的手,感到隐隐传来酸麻阵痛,不禁暗自惊讶,人在干净的时候,发生力居然如此大,以至于身强力壮的自己都快吃不住他这发疯的劲。老男人没有再次做出过激的行径,他的眼神复苏了大人特有的体面平静。李太白递给她一支烟,给她点上。尼古丁过肺,眼前这人终于向大家不住道来。

“是兵败如山倒,军令如山,你说窜了,小龙!”赵大姨说。

老男人叫郑成屠,正是我们要找的人。他在这村里生活了五十几年,一贯过着老百姓的生存。他爱人赋闲在家,五个外儿子都在京城从事外贸工作。其父郑左,曾是公社干部,八五年辞职公职,受益于新方针自办工厂,在此从前期的小作坊渐渐干起,到九十年代已经有了自然的范畴。可惜九五年因为癌症逝世,郑成屠子承父业,继续操持着家里的厂子,奈何不善经营,厂子尽管一贯生产,却也未曾再大的向上,这跟郑成屠的人性有中度的涉及,他好野游,广交友,江湖习惯颇盛,却不屑于和工作人打交道,得罪了累累消费者,自绝财路。九十年代末,政坛缴获枪支,这郑成屠戒不掉打猎的瘾,留了一把猎枪,隔三差五就到后山放几枪。这辆丰田越野车不是用来跑业务的,而是供她打猎钓鱼寻欢作乐之用。不过,他的生活在五年前再也坦然不下去。

“哦!”我轻声说了声,难堪地方点头。

这是一个要命炎热的冬季,一天深夜,工人下班回家之后,郑成屠向往常一律联系了多少个朋友来家里喝酒排解,酒过三巡,一个恋人出去上厕所,没过几分钟,就听这人惨叫一声,老郑,救自己!这一声惨叫撕心裂肺,屋里几人登时酒醒了一半,老郑抄起猎枪就出了屋,借着院子里的灯光,老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目瞪口呆:只见这朋友倒在地上,牛仔裤以下地腿上被揭穿了多少个亏损,血肉模糊,头皮也被掀起来一半,不停地往外渗血。这朋友见有人出来,忍着剧痛用手一指墙头,老郑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墙上朝他狞笑,那是一张没有血色的脸,惨白惨白,嘴里还在体味着怎么样。老郑毕竟也是个混江湖的,二话不说,一枪就朝这人打了千古。这人显著并未想到对方有枪,身体一晃,就栽到墙外,几人分头行动,有的去救那伤者,有的往门外跑着抓人。什么人知,刚一出门,就看出这人直挺挺站在这,额头上一个弹孔噗噗往外冒着血,这血是黄色的,散发着一股恶臭。他直勾勾盯着郑成屠,似乎说了句,拿命来。声音浑浊不清,郑成屠没有听清,他可不是吓大的,抬手又是一枪,这一枪正打在这人的眸子上,登时乌珠崩裂。正要再开第三枪,只见这人发了疯似的朝村西北逃去。郑成屠多少人没有再追,那一个样子是一片坟地。

时隔不久工夫,小鹏回来了。

这时候,几人缓过神都瘫倒在地上,尿顺着脚跟流了一地。

“本次怎么如此快??”我说。

从这将来,郑成屠再也叫不来人喝酒了,这些受伤的爱人保住了一条命,头上留下了很深的疤,右腿基本报废,能下地却尚无力气走远路了。郑成屠起头到处打听,最后问到了公公,才算清楚了原因。

“说得自己哪次慢似的!”小鹏说,不爽地坐下来。

原来,郑成屠的曾祖父正是民国郑上将,大伯是她的大外外孙子。当年郑元帅死得离奇,是在一天夜里突然就那些了,口吐白沫,四肢软弱无力,等到第二天晚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临终前他把多个外甥叫到附近,直说自己罪行太深,害得余家分崩离析,就让外甥们自谋前程,说完便甩手人寰了。后来,郑家老大、老二和老五去了香港,文革期间被打成右派,断了联系。老三、老四留在了南坳,老三的外甥便是郑成屠。郑成屠的岳父离家几年做了倒卖古玩的谋生,回来没带多少钱,却自称得了高人指导,通驱邪辟难之术,在家帮人算命看八字,维持生计。郑成屠一把朋友被伤的工作说出去,大爷就清楚是当时的余家过来索命了,于是赶紧给孙子支招,每月十五用牛血洗澡,管保五年以内不会祸事。

“说得你每一回都麻利似的。”我说,心中不悦,你不爽,我也不爽。

于是乎,郑成屠每月都要从县里采办两头黄牛回家,开膛破肚,接一大盆牛血沐浴。五年下来,话费已经二十几万,风平浪静的生活让他懈怠了成百上千,加之二零一九年资金周转不灵,他从年底起来就不再洗血澡,怪事也就接二连三地起先现出。

“好吧,我跟着讲。”赵大姨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口茶滚烫,我从他表情上观望了一种很清爽的觉得。“周芒后来也死了。”

先是工人反映夜里在车间加班赶活有时会见到一个长发女生在院里走动,出去看却又不见人影。接着就是郑成屠的妻子大病了一场,干呕吐血,去省内医院看了四遍都查不出毛病。上个月,院里的藏獒也被发现遭逢毒手,狗皮被褪,血流成河。

“那没怎么悬念了吧,周芒该死,杀人了,本来就是死刑。”我说,所有的工作都确定了,所有的工作都该寿终正寝了。

而最骇人听闻的是,月中,叔伯也死了,睁眼暴毙,狰狞可怖,手指在墙上抠出多少个字——血债血偿!

“不是服死刑死的,在大牢里死的。”赵大姑说。

这下郑成屠再也坐不住了,他给工人放假,把爱妻孩子送到甘肃疗养,自己一个人住在家里,枪不离身,随时准备和这脏东西干一场!

“妈,你明摆着没有表精通啊,就这么一句话,可给人的痛感是你已经把所有都说了解了,你心里是如此认为的。”小鹏说,表情彰着是恼火的,他跟赵小姨仿佛因为欠款而变色的亲属一样。

自己听得稍微目瞪口呆,但总感觉哪个地方疑惑,比如那么些事到底是鬼蟾依旧其兄所为?五年时间,他们又在干什?这一个想法困扰着本人,让自家倍感眼前这块山芋愈发烫手。何人知李十二却拿手捅捅我的腰说,老林,一切都早就知道了。前日是鬼蟾四哥的祭日,如若自身是鬼蟾,肯定会挑选今晚来算账,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就和老郑一起,先吃点蛙池特产“脆烧田鸡”,顺便整点干红尝尝。我可听说那里的田鸡配鸡尾酒,帝王唤了也不走。等清晨会会这对鬼兄妹。

“我记得那天是三月四号,这天早晨,周芒的监室出事了。”赵三姑说。

本身无奈地摇头头,向郑成屠投去询问的眼神。郑成屠也是个舒心汉子,就说,好得很!正好我也询问一下两位。村头的田鸡店主管是自我爱人,一个电话,好酒好菜半刻钟保准到!

这天,赵二姑上班从不多长时间,在横街警察署里,刚好这天有点闲,无事可做。而赵三姨关于金银的检察,进展得有模有样,同事们都晓得这么些工作,平常赵二姑就爱理头绪,把对金银的享有材料在脑子里加工。

李翰林出门看攻略,林冲闷头蹭吃喝。那便是两个刑警的平凡。

这天,他正在警方楼顶做这多少个工作,整理有关金银的材料。一个声音在派出所上边的广场大叫。

“赵明泉,赵明泉,你不是在上班吧?”

声音大得非凡,很远的地方都可以听到。

“干嘛呀!”赵大姑趴在窗台边问。

“赶紧下来!”楼下是朱明明,还有刘强。

听这些声音,给人的感到是找她有事,不过相应不是什么样要紧的业务,更不容许是案件的事务。或许就是要借几百块钱,或者此外的小事情。

赵三姑逐渐腾腾走下楼。

却在楼梯间,赵三姨和跑上楼来的朱明明刘强撞了个满怀。

“你哪些时候慢成那些样子呀,老赵!”朱明明说,这是赵三姑调到横街警察署之后,朱明明第一次叫她老赵。

赵小姨并从未排斥这一个称呼,间接问:“怎么了!”

“赶紧跟自己一同到周芒的地牢去,周芒这里出事情了。”刘强说,慌乱之中甚至拉起赵大妈的手,像一对小情侣这样,奔向警车。

在警车上,赵大妈才大概通晓了业务的因由。

周芒死了,不是服弹而死的,而是在看守所里死的。监狱这边一早就来电话了,叫和周芒这个案子有关的人过来一趟,并从未点名道姓。不过所有人都明白,赵明泉是一个无法漏掉的人。

“怎么死的??”赵小姑问。

“没说,反正不是被枪毙的。”刘强说。

“不会是被室友打死的啊!”赵二姨问。

“不晓得呀,反正死了。”

“这边监狱有如此乱啊?”

“不知情呀,我都不知底周芒是不是独立监禁,反正是死了。”

“明明是一个死刑犯,不是饮弹而死,这会是怎么死的啊?”

“这边没说,只是叫我们赶紧过去一趟。”

“不会是越狱吧,被狱警给打死了。”赵四姨说。

“或许,……有可能。”

“可即便越狱,也不容许被狱警打死啊,本来就是个死刑犯,早晚都得死,逃不了这一遭的。再说了,真的是这般,犯不着叫我们过去啊,没必要。”

“你认为,”刘强问:“他们为啥叫大家过去,明明已经死了,而且是一个死刑犯。”

“为何?”赵二姨的神采万分夸张,她真的并未往这地方想,这边的警察叫那边的警察过去,她就径直过去了,这其间不容许还有哪些圈套之类的啊!警察和警察之直接连相互信任的,哪怕是聪明的警察和愚昧的警察之间。

“因为有故事。”刘强肯定地说。

车程已经过半,然则赵三姨领会的素材寥寥无几。

“所以才叫我呢?”赵四姨说。

“对,所以才叫你。”刘强说:“对全体事情,你是最理解的,而且我们了然的业务基本上都是从你这里来的,是必须过去的。”

“是啊,我必须去,仿佛自己是要去为死者做证人似的,可即便自己想做证人,可即便我想做证人,一样不能够挽回死者的性命!”

“你想说,生命诚可贵吗?”

“生命应该是最贵的事物,没有生命就一贯不任何。然而这样多少人,一个一个的人,轻视自己的性命,也瞧不起外人的性命,最后落下了一个无人生还的下台,这又不是地震现场。”赵二姑说:“这边的情况究竟是咋样的?”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一般都但是去的。可是没关系大事,没什么大事会发生在大家身上,因为我们是警察,还穿着战胜呢!”

“穿着打败就是警察啊?”赵姑姑说,怪异一笑。

“还有编号!”刘强指了指自己的心里。

“不是,我想说,有警员就有黑警。”赵小姨说,直截了本土说,在刘强面前,说这些话是不用忌口的,因为横街派出所的警官是一群蠢货。

“没事儿,大家又不是新手,再说了,他们叫我们过去,也没指名道姓,不能有鬼。”刘强说。

说着,说着,就到了周芒服刑的牢房,也是周芒死亡的牢房。

通过了几扇门,开了关,关了开,终于到了周芒的辞世现场。多少个狱警,一个白衣人,没错,来看周芒的遗骸的。

“怎么死的?”赵二姨见到白衣人,第一句话不是打招呼,而是有关周芒的。

“自杀!”白衣人说,脸上是情不自禁的难过。

“那干嘛叫大家来,莫名其妙。”赵小姑说。

“是啊,我们来都来了,还不如不来啊!”刘强说,也倍感这趟白走了,在石灰路上行走似的,白走了。

“不是,你们必须来。”白衣人说:“不是出于办案的内需,而是你们实在必须来。”

“依旧先看看人呢!”赵二姨说,走在头里,白衣人不动,赵小姑又说:“带路啊!”

“拜托,这里进出只有一条路,你觉得迷宫怎么的。”说罢,白衣人走在前方。

“为何必须来??”刘强和赵小姨咬耳朵。

“因为我。”赵大妈说,有些大声。

“哦??”刘强瞪了瞪眼珠子,说:“这自己来干嘛?”

“没人叫您来。”赵小姨说,撂下这么一句话就不吭声了。

“是我叫您来的。”刘强好半天才从嘴里迸出一句话。

“没错,是您叫自己来的,现在,你可以相差了,你能够走了。”赵大姨说。

“有病!!”刘强并不曾离开,影子似的跟着赵三姨。

“周芒才有病!”赵岳母说,见刘强眼神里是深入的不了然,又说:“明明是死缓,还要自杀。”

“你是说,执行死刑就是一枪崩了,而轻生还要痛苦些。”

“差不多吧!”赵大姨说:“不过狱室里,她即便想轻生,又怎么能得逞自杀吧?”

“不知晓呀!狱室的尺度,不太可能。”

“咬舌??”

“不太可能。”

“撞墙??”

“也不太可能。”

“人就在前方,你们过去呢,我不想去看了。”白衣人说着,站住了,手指着前面。

赵小姨和刘强走过去,附近已经没有警察了,而事故现场原模原样地保留着,看起来没有动过的金科玉律。

过道里异常安静,狱警在门口守着,白衣人并没有距离,只是远远地站着,他是真正不想看,但他的任务不同意他相差。

周芒是在铁栏的铁条之间的缝隙吊死的。

不过这样的地点,要自杀得有多大的胆子啊,铁条的地方在周芒站立地方的嗓子附近,所以她就这样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自杀的,她把身体靠着铁栏,然后小腿勾着,向来勾着,才能自杀。而他一不注意,头颅就会从铁条上滑下来,所以周芒的头颅一向向下撇着。

周芒就是那样自杀的。

眼珠子瞪着,用中国价值观的话说,就是死不瞑目,舌头吐在外边,脸上的神采颇为平静,都不知晓死在此以前的心境准备有多充足。

“痛苦!!”看到这整个,这是赵小姨嘴里迸出的首先个词儿。

“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这样走了。”刘强说,一向看着周芒卡在铁栏上的遗体,仿佛是在看邻居家的孩儿一般。

“生活给她留给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所以他拔取什么也不跟别人留下,就这么赤条条地走了。”赵三姨说。

“难道周芒她从不穿衣物呢??”刘强说,却有只有赵二姨才能了解的言外之意,人都死了,还说这个干啥。

“不是呀,”赵四姨说,“只是太痛苦,我晓得,我晓得,她心里剧烈的惨痛,没办法,死刑了,却采用自杀。”

赵四姨朝白衣人勾了勾手指。

“干嘛??”

“你恢复生机一下。”

白衣人过来了,说:“问啊,我了解您有过多想问的,但都不是题材,我了然。”

“周芒自杀前有哪些症状呢?”

“狱室里的人都调开了,同狱室的说,她上午平时说梦话,有时候半夜半夜的说梦话,其实梦话的情节很简短。”

“梦话都说精通了,真不简单。”刘强说。

“闭嘴!”赵二姨的巴掌在刘强嘴唇前晃了晃,说:“死者内心经历了哪些,你永远也不会通晓的,即使你能明了,你也无从感受。我只得感受他浮出水面的一片段,大部分像浮冰一样在水底。”

“她说怎么了?”赵小姑见刘强不说话,继续问。

“唯有六个字,反反复复都是这六个字,‘芒儿’。”白衣人说:“就如此六个字。”

“芒儿??”刘强一时不领会该说怎么,但他的心目肯定有了很深的激动。

“一定是金银,金银从前一定是时常如此叫她。该死!我调查这么久了,居然都不曾调查金银怎么称呼周芒的,百密一疏挂万漏一哟!”赵三姑说,忧愁地抹抹额头。

“这多少个号称,芒儿,挺甜的。我认为!”刘强说。

“人都死了,再甜也死了,而且周芒不是被甜死的,是惨痛死的。都死刑了,还甄选轻生。”赵二姑说:“生命诚可贵啊!”

“这厮确实没得救了呢??”刘强说,事后诸葛卧龙的样子。

“早死透了,大家上午才发觉,而他大概是天黑事后就寻死的。没得救!”白衣人说。

“要不,我们回去吧,老赵!”这是刘强首次这样称呼赵三姨,说:“人也来了,死也死了,该回去了,故事听完了。”

“你们在外场等自家吗,我想一个人和周芒待一会儿。”赵二姨说。

“好!”白衣人说着就拉着刘强到监狱外面去等了。

第一个死的人是金银,周芒的爱人,最终一个人死的是周芒,金银的爱妻,中间死的人全是六个人之间的人,这如同是怎么样魔咒。赵大姑做警察这样多年,从来不相信魔咒之类的东西,对占星看相测字这一个都是不屑一顾,可就在金银身上,就在周芒身上,她深远地信任世界上真正有魔咒这种工作。只是他从来不知道下这一个咒语的人,到底是谁!
 一具死尸,就那么,晾着。眼,睁着,仿佛,永远,不会,闭上。舌头,吐出了,不是要,尝什么,或许是,内心的,恶心!脸上,表情,平静。痛苦,太深,折磨,受罪,不能,解脱。

“赵二姑,这一个故事完了啊??”我问,我早已听精通了太多,故事里明摆着的东西,故事里隐藏的事物,故事里有的东西,还有故事里从未的东西,像一场交响乐,冲击着自己的耳朵,让自家为难平静。

“节哀啊!”小鹏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

“人的生,是能够和别人无关的,但相对和团结有关。人的死,也得以和外人无关,但毫无疑问和温馨有关。”赵姨妈说,端起茶杯,猛喝一口茶。

“对生活,假如无法逾越,这就唯有采用摆脱。”我说,不知道该说哪些,这是自个儿唯一想说的,这是自身唯一能说的。
死神背靠背(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