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受想行持

医学、佛学的形成之外,唐僧三弟玄奘是个高大的思想家。《心经》名句,“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后秦·鸠摩罗什译文中多了这一句,可以互参,“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玄奘把这句拿掉是大有道理的。搅脑浆的永不。)

文/麦大人

受,就是接触、接受。

后天是我国出名语言学家、“粤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周年忌,周老享年112岁。

想,就是考虑。

周老原名周耀平,1906年12月13日出生在金斯敦青果巷。这些巷子还有多个鼎鼎大名的瞿秋白和赵元任,巧合的是三个人都搞文字研究。

行,就是推广。

人得多情人不老,多情到老情更好。这句话恰恰是周有光和张允和夫妇70年的痴情写照。

识与受,现代语义解释起来稍有点难分难记,遂遵照另一常用语“行持”,把识改为持,长久保持的趣味。

01

叶圣陶先生讲过一句话:

九如巷张家的四人才,谁娶了他们都会幸福一世。

张家原是安微望族,其发家史要追溯到张允和曾外祖父张树声。他曾任过直隶总督、两广总督、两江总督,是李鸿章手下一位举足轻重人物。

阿爸张武龄生于清末,受新构思熏陶,在长沙举办新型学堂,即有名的“乐益女孩子高校”和平林中学。他和学术界的蔡元培、蒋梦麟等都是至交好友。

张允和就是名牌的民国“张家四姊妹”(依次是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以及张充和)中的“大嫂”。

周家虽是大户人家,但到了伯父已家道衰落,大不如前,无法与张家显赫相相比。

三个人结识于贝尔Fast,年龄相差3岁。周有光大嫂和张允和是校友,两家又住得近,放假了时常在同步玩而相识。

每逢假期,几个人结伴畅游,玩转阊门、虎丘和东山公园等,附近的马路及小桥都留给了他们的身形。

之后,周老考入新加坡圣约翰(约翰)高校,张二小姐就读于迪拜的中国公学,多少人接触的年华多起来。他眼中的她是一个热情奔放,兰心蕙质的菇凉,而他面前的是一个翩翩俊朗,风度翩翩的男生,那一刻他们互生怜惜之情。

两个人来到吴淞江边,看着广大江水,心生涟漪。他从怀中取出莎翁英文版《罗密欧(Romeo)与朱丽叶(朱丽叶(Juliet))》,他把书签夹到书中,她自然知道,翻到书签这页,这样写道:自己要在你的一吻中来洗清自己的罪恶。

见到这里,她心怦怦直跳,心里嘀咕道:“这人真坏,以为我不懂啊。”他虽有些难为情,最后仍然鼓起勇气牵起他的手。如此美景,一个不怀好意,一个俏皮迷人,跃然纸上。

日本东京“一二八事变”后,日寇进攻日本首都。为了安全,张允和转到马斯喀特之江高校,周老大学毕业到阿德莱德讲解。一到周末,六个人相约西湖边,包揽湖光山色,吟诗赏月,佳人作陪,好不自在。

经历了甜蜜恋情,到了谈婚论嫁之时。那时周老犹豫了,他写了一封信给她:“我很穷,恐怕无法给您幸福。”

直面坦诚的他,她则回了一封10页长信,意思却只有一个:

幸福不是您给自家的,是要大家和好去创立的。

好在张父思想开明,子女婚恋自由,从不干涉。1933年,两个人在香港完婚,这样他就成了张家10个姐妹兄弟中,第一个披上婚纱的人。

其后之后,不管人生道路崎岖依旧平坦,他和她连续在一起。即便人不在一起,心也是在一齐。她一生一世的命局,紧紧地握在他的手里。

后来她们用70年的婚姻,注解了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开的诺言。

这是一个人对任何事物的普遍的认识规律,完全可以从佛经里抽出来,做健康管理的基础理念。

02

婚后赶早,在大爷的支助下一周老夫妇去了扶桑留学。

因仰慕扶桑马克思(马克思)主义文学家河上肇,周老离开原先就读的日本东京大学,转考入京都高校。但河上肇在以前因“左倾”被拘捕入狱,他未能如愿作成河上肇的学童。

经济没学成,只能该学日文,他们只在东瀛待了一年。因张允和怀孕,提前再次回到迪拜,任职光华大学,全职做金融业工作。

一年后,他们有了首个外甥周晓光。这段时光,他们生存得心平气和而美满。

这对传奇伉俪,三个人都有谈得来特殊的喜好,相映成趣。她爱好中国古典音乐,他则欣赏西洋音乐。她听中国音乐他去参预,他听西洋音乐她去插足。两个人时常出双入对,琴瑟和鸣,好不幸福。

赶早自此,抗战暴发,他们带着多少个子女,开首了大逃亡的困顿岁月,一路翻身,到达奥斯汀。

八年抗战,给她们留下了麻烦修复的疤痕。6岁的二外孙女小禾得了阑尾炎,因治疗规范恶劣而不治。他写了一首悲痛的小诗《祭坟》,其中几句:

坟外一片嫩绿的草,坟中一颗天真的心。摸一摸,这泥土还有多少一些温暖如春,听一听,这多少个中像有轻度一声呻吟……

抗制伏利后,周老回到了新华银行办事,他们先后被派往伦敦、伦敦(London)。工作之余,他动用一切时间来学习、读书。

临回国前,抱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自信心,夫妇二人联袂做了几次环球旅行。

固然形势动荡,但有相爱的人陪同,不论走到何地,遍地皆是美景。

托尔斯泰曾说:没有爱情的婚姻并不是的确的婚姻。

*~~~*~~~*~~~*

03

回国之后的周老,先在南开高校助教教育学。受叶圣陶先生推荐,张允和从日本首都调到日本东京一家出版社工作。

1955年二月,周老也受国家文字改良委员会特邀,来到迪拜参预拟订粤语拼音方案及文字简化办事。于是,五个人毕竟得以团聚。

语言文字改良,唯有叶籁士、陆志伟和周有光五个人承担。经过三年坚苦卓绝的钻研,他们到底弄出了一套拼音方案。经过全国人大获准,《粤语拼音方案》在全国中小学推广普及。

对语言学和文字学完全是外行的周有光,最后阴差阳错地成了这一行的职专家。前半生是务实的银行家,五十岁后初阶研讨闽南语,卓有成就,遂成为显然的现世中文之父。

这阵子偏离新加坡时,周老很不舍自己的艺术学专业。当时以为这项临时工只要三六个月就能不负众望,没悟出这一走,他再也从不回来自己的经济领域。

不知是西方关爱,仍然歪打正着,改行做言语学,还让周老逃过一劫。就在他距离的第二年,“反右”运动席卷全国,经济学是重灾区,他重重同事都未能避免。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新生文革的天灾人祸来势汹汹,他们也得不到逃脱。

他被下放到宁夏平罗西大滩“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在这里肢体病痛平昔烦扰着她,而他也记挂着他。据理力争,坚持不渝给她寄药,直到下放截止。

但即便放在困顿,周老依旧维持恍然大悟和淡定洒脱的心性。“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苏东坡这句话,也是他生平奉行的警句。

这也得益于六个人都有温馨的一套处世理学。

张允和常说,不拿人家的过错责备自己,不拿自己的失误得罪人家,不拿自己的不是惩罚自己。

周老也有三“自”政策,即“自食其力、自得其乐、称心遂意”。而如此的乐观主义态度,让他们度过了人生的很多关卡。

她俩尽管经历颠沛流离,繁华已去,岁月静好,但她们到底是甜美的。

分割线以外是今天投稿被拒的内容。明天,我说招人难,做点有意义的事真难,心都掏出来了,掉地沟里。天赋程序员说自家矫情,哼。一通解释,最终我哀叹中国公司要国际化得猴年马月,他说嗯,中国人的弱点就是爱省钱。前几日清早,又出了另一个意想不到,我认为招到的一位程序员来持续(不是他的题材)。程序员的玻璃心就是自身为力争他写的信扩张出来的。我本来知道干什么本稿被拒,急就章,为标题写作,窘,所以来改。企业会建网站,这儿要写多少软文,多少广告做不可。简书上的情人不可能怠慢了,在这边能够直抒心臆,管他政治正确与否。政治,供销社政治,总是让自家脊柱发凉。高考前的一星期放假在家,本来应该背政治的,我偏偏在楼下租书店撞到一套四大本的约翰(John)Christopher。结果政治考了57分,总分可以上交大,但条件上一门不及格是充足的,高少将长倾力帮忙,最终上的或者新加坡复旦资料科学。十几年后,在硅谷碰着我高中的暗恋,才通晓她搬家去甘肃岛之后考的武大材料科学,心里立时为这TMD几分@#¥%……&*~。微笑着祝福他去东部与待产的太太团聚,“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呵呵,经过丰硕多的错过,会回复这种心绪,“你随便做出如何决定都是极品选项”

04

当有人问时年91岁的他有些岁时,他诙谐地说,我二零一九年11岁。

怕旁人不晓得,身旁的张允和补充道:

他自己觉得,人活到80岁,已算“尽数”,前边的应从零发端揣测。她随之说,我二零一九年88岁,也只是是二八年华。

面对自己的光脑袋,他会幽默地说,我的头发还尚未长出来呢!

稍加人认为到了晚年,是活一天少一天了。而周老则认为,他是活一天赚一天。

老年,六个人在家一起共品茗、唱苏剧。有时,老太太会撒娇,老头儿喊生姜,她偏叫“不辣”,逗趣。受夫人熏陶,周老成了丁丁腔爱好者,她每便上台献艺,他必插手,自称是妇唱夫随。

她俩是活到老,学到老的榜样。

86岁了,老太太起首学电脑,而周老就当她的教工。每当遭遇题目时,只要他脚一跺,撒下娇,他就心满意足地过去耐心教她。

有一回,她要给二姐元和写信,她想打“亲爱的老二嫂……”没悟出“爱”字一贯打不出去。

她心急如焚了,娇滴滴地喊道,“周有光,这么些‘爱’字打不了,我爱不了了肿么办啊。”这全然是多少个老顽童的眉宇。

她们都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喝茶。上午十点,早上四点各来一遍,喝茶时五人把杯子高高举起碰一下,戏称这是“举杯齐眉”,好不性感。

豆蔻年华夫妻老来伴,这就是最好的注释吧。

时刻催人老,离另外天天终于如故来了。

2002年三月,张允和吃完晚饭后,因心脏病突发再没醒来。尽管他的美惊艳了时光,也决不可以留住她的人命。走时,她如故是一袭紫衣,盘发依然,阖目如睡…

她走的那么匆忙,没有一点前兆,令他猝不及防。

对她的话,这么些陪伴了她78年的人,将来只好孤身只影了。豁达的她欲哭无泪,不可以接受这样的谜底,感觉天塌了貌似。

她在她的绝笔《浪花集》的问世后记中如此写道:突如其来的打击,使自己时代透不过气来。

新生自我突然想起有一位思想家说过:个体的凋谢是群体发展的必要条件。人一旦都不死,人类就无法前进。

多么残酷的进化论!可是,我只有服从自然规律!原来,人生就是一朵浪花!

过去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后面来。

回头讲一讲几年前我干吗采取中医,吐弃一份貌似在大商家前景不错的软件工作,迄今让老人家担心。每便旁人问,我都说原因很多,xxx,明日说这条,先天说这条。沉淀了几年后,还不如说中医吸引了自家,选取了自身。完完全全一个受、想、行的长河,真真切切地感受对人的眷顾。

05

周老一生经历百年沧桑,经历晚清、北洋、民国和新中国,他也由此被情人戏称为“四朝元老”。

她是华夏近现代历史的最好见证者和参加者,一个多世纪的日子倏忽而去,而她身边围绕过的这些人,都曾是时势时代里的宏伟。

常青时的周老肢体并不好,生过肺癌,还得过忧郁症。当年她与张允和结婚时,家里的保姆不放心,偷偷拿了几个人的秦皇岛找人六柱预测。

算命先生说:

这六人都活不到35岁。

结果老太太以93岁高寿去世,周老则活到罕见的112岁。

偶然,他故作幽默地说,是不是上帝太忙了,把她忘记在红尘了。

二〇一七年12月14日,周老终于和她的情人永远团聚,再也不会分离。

陪同是最长情的告别,他们尽管尚无这多少个海誓山盟的豪言壮语,但五个人的痴情充分伟大,配得起海枯石烂的那份光荣。

他俩用78个年龄,完美诠释了怎么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旺盛恋爱。

周老的赫赫,无需我们多言。百年年华,佳人始终相伴,此生无憾矣!


你觉得好就点个赞❤并关心本身吧~~~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麦大人,访问yuanben.io查询【KTANQS30】获取授权

读那么多医书,胃痛,白发生。常人道,爱护得好的中医才是好中医;自嘲曰,没有白发的医务卫生人员不是好先生。真正能支撑我心里的是中西两位哲人的两句话。我在match.com上的私房介绍也是环绕着这两句话展开的,有幽默感的人应该看到,说的跟dating那回事也顺应呢。

“Life is short, the art long; opportunity fleeting, experience
fallacious, judgment difficult.”

“生命短暂,医艺漫长,病机转逝,经验可谬,判断实难。” 希波克拉底文集 –
格言

古希腊焕发最系数地展现了人类童年一代的妄动与开展,激发的是生命意识、人本意识。希腊的赏心悦目在于自省的和外延的教育学。德尔斐Apollo神庙的墓志“认识你协调”,永远是小心每个人的良药箴言。希腊经济学强调身体小宇宙和大宇宙的关联,尤其是正规肌体与和谐自然界的貌似,与中医经典的调理思想如出一辙。

自远古之后,中国文学最大的孝敬来源对有些重点传染病的研讨,时疫就是持续变更的风靡急性传染病。西医疾病史也时常提到人类社会进入农耕时代将来面临人口剧增,群居至城镇化,人畜接触等等因素带来的各样病症,如伤寒、痢疾、疟疾、血吸虫病等。风寒发烧也会死人,因为流感病毒变异之快,是生殖器疱疹、肝癌病毒都比不上的。

金朝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对外感时疫的治病措施早于西方抗生素类药物的产出1700多年。据医国学家考证,张仲景时代的伤寒病,紧倘若发生在大顺前期的四次大规模流行病。这对中华千年来说人口的安澜,作为四大文明古国唯一连续发展者,其关键意义至今不为西方文学界所认识。在管医学史相比探究中,西方人看到中华比印度、白壁德伦等南陈管经济学迷信成分少,更有独立理论序列,但稍事仍混为一谈而轻视。

远大而出言不逊的古赫尔辛基名医盖伦曾自述,“我,独自一人,揭发了农学的实际道路。必须认可希波克拉底已经探了路,但自我让此路可以畅行无阻。”他的路有点已被西医遗忘,比如脉学。盖伦直到晚年才感到到脉搏的精深之处,并以为手指按压动脉不如多点轻触。他把脉的特性划分为十类,脉的长、宽、深度,快慢,软硬,虚实,冷暖,节律、停顿和转变,手感等等。从中医脉学世代累积的果实来看,以其一人之力能概括得这般周全,堪称奇才。在不调查希腊文或拉丁文的气象下,仅靠加泰罗尼亚语文献无法得知他的脉学是怎么着帮助诊断的。

对照,与盖伦同时代的张仲景已经完备地指出了脉证结合的六经证实诊断学。在治病学上,比起西医的放血和泻剂为主,和中医当时的下法为主,伤寒论推崇汗法,迈出粗工暴法之流,为至圣先师。从元明过后,历代医家不断使用伤寒论的方药和申辩框架,逐步形成了经方派,著述甚丰,并传播海外,日本的“汉方”农学也是近代领受西医此前的主流农学。吉益东洞《药征》探究伤寒方的“据症遣药”,让当代的日本我们惊讶:“真了不起,这简直就是总计机程序。”

张仲景生前官位不高,并非专擅医业,身后又寂寥了一千余年,他从不曾盖伦式的表现,只是慨叹世人“进无法爱人知人,退无法爱身知己”。他在中国教育学史上臻术、法、道之至境,足可以担此美誉—“让教育学之路可以通达”。

从艺术学、理性、心灵的万事被中医深深吸引,欲探其真谛时,曰镪阻力重重。现实是自身上班累个贼死,学医道路漫长,孩子尚且年幼,什么人来养家糊口。当时四伯说只要本身18岁去学医,肯定没问题,现在半路出家,太晚。后来又说理学难搞,多下点功夫在营养上。假诺去卖这一个骗人的东西,我真不用学医了。其实18岁学医的冯唐,不也就从《万物生长》写到特diao的《不二》吗,金线长得可以做茧了。一向是小宝宝女好学生忙碌员工勤苦小姨的自己,终于任性了五回。

这天开车回家时正对老年的一刹这,一片异云晃得我一惊,好像一只大鸟从乌压压的山麓往外飞,慨叹天意。师问,”是何天意?”
“我也不清楚,就是勇气特壮,不必顾忌太多,飞吧。” “嗯飞翔吧 倘使您要的话
总有一块天空是属于你的” 老姐说:不错!
人生匆匆可是几十年,心思最关键,你有什么的心气就碰面到什么样的景象,咱们要做的而是力争人生旅途不留遗憾!

所以有诗留念。

云山夕照 惊见苍鹄

展望弗及 于飞于归

言告师氏 曰飞曰飞

道远式微 于以求之

阿爸查出早泄的时候,师父的见地是“祛邪为上”,修硬件放心交给西医。术前坐在同济放射科讲师办公室咨询的时候,前一位患者是早产患者,没动用西医治疗,去吃了一年中药。讲师应口一句,“中医这不就是娱乐性的。”(@nutsu,真有人说中医是万能垃圾桶吗?“对于我一个西医来讲,中医是暧昧的如同外星生物一般的神存在,也就表示不可以解释。我认识的西医里也分为四个派系,一派是对中医嗤之以鼻,完全无用派。另一面是中医万能垃圾桶,所有不可能解的难题都找中医来搞定,表面上是找了此外一个主意治疗,其实是推脱自己治不佳的责任部分出来。”)看来中医的娱乐性正在被无穷无尽地开发啊,但其他一位被两边推攘的病人都笑不起来吧。

中医确实是接众多西医百般折腾看不佳的患者,治疗效能看病种,也看医务卫生人员。一位应聘的女子,寻医问药几乎跑遍新加坡全方位首要专科医院,301卫生院平素说她无法有孩子。两三年后,被介绍的一位老中医主张了,只用了半年,孩子各项都很好。但中医里又爆发几个山头,一曰遁甲派,有论争不尊重返答,我只说自家的天干地支,一曰西医无能派,我伤寒派几副药就治好了。前者被方舟子骂不还口,后者代表有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倪海厦医生,虽治人无数,言必贬西医,言行一致,自己患肝炎坚决不看西医,59岁英年早逝。前些天又见到一篇罗胖的“你为啥还信中医”,虽然以偏概全逻辑幼稚,不是中医的实在对手,我们少不得要回击。(参看徐文兵“大家怎么认可中医”
,韩德强“中医是哪些被淘汰的” )

创业以来看各个网文,凡是有价值的都禁得起时间考验,反之亦然。理学是人类文明初期即存在并独自出来的课程,历史比科学要早得多了。网友给本人的评论
“中医跟程序员的涉嫌就是:一个是最不正确的,一个是最正确的”。回复:“看看自家的头像就掌握,这六个的关系是很深层的。”
中医是超科学的,阴阳的反驳是meta-framework,可以生出子子孙孙的frameworks。现代的中医应用当然要拔取一些处理器科学的工具和方法。完全可以统一,何来相持?我们来看看亚里士Dodd对学识(科学)的典故分类。前五个好了然,理论的和实用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趣的是第三类,教育学和建筑类,
productive词意丰饶的,生产的,姑且翻译成生发的,本就不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能涵盖的。

干什么要辩解?真理越辩越明。我给IT同事、工程师们看钱老的稿子,说把金木水火土用αβγ代掉,精通得更不错。中医看病既有metaframework,又有生理病理解剖,有不如西医细致处,又有超出处。更何况临床管工学是个缓解问题的行业,医务卫生人员的逻辑五花八门,最后也得有验证。这么说我们基本能经受。
俺们常跟信中医的病人和中医粉讲,中医里四处都是坑,微信圈里的养生帖跟心灵鸡汤一样可厌。跟不信中医的人又讲,中医里有成百上千宝物,应该咋样科学养生。师父说,让错误流传,那就是误尽天下中医,把中医都误光了,也好把患者都误了。这拨乱反正的任务很重啊。

世家还记得《少林寺》最终一个画面吧?

像剥皮鸡蛋一样嫩的杰叔被问,“尔今能持否?”

[牧羊女泪光盈盈,愁眉闪过]

吸气,闭目,合十,“能~持~”。

*~~~*~~~*~~~*

蒙太奇切回正题。具体来说,在大家的正常平台上,普通病人可以触发到通过我们承受思考整理的中医经典和中央文化。对自己体质和亚健康状态,小病,慢性病,中医拿手的病痛,有仪器可测的诊断和参考,提供直观且理性的认识。再增长食疗和中药的料理方案。达到不去诊所,也有“家庭医师”援助的效益,节省大量刻钟金钱。在现代人忙辛劳碌的办事与生存中,扩张人性化的一环。这也是上天方兴未艾的personal
medicine风尚。可是西医倘若走基因测序的路,为你量身定制一颗药就要10万卢比。中医,望闻问切,切就是把脉。我学西医的同校说,你们把脉就一定于我们一放射科啊。中医的简单和快捷,不管从系统工程学,生物学,教育学,情感学,社会学等各地点来看,都是很神奇的。所以钱学森先生在80年代末就在探究人体科学,写出了《论开放的纷繁巨系统》一文,指出了珍视的研商方向,可惜当时的中医界无人接过那些火炬。

在全球范围内互联网医疗如火如荼的前些天,作为主流理学的西医正在查找各样商业形式来发展壮大,中医直接是处女秀,从小农经济的经营情势一步跨到互联网和大数目平台,不管是技巧依旧宣传方面,既有不足,又有可供挖掘的喜怒哀乐。正因为我们传的是天道,它在各样原生文化里都有炫耀,有发布。中医这个看上去中国家乡的东西,有很强的再生力–传传灭灭了千百年还在,也要命有传播力–全世界各大洲各大国都有中医的一席之地。在美利坚合众国,尤其是加州,中医密度高到世界超越,2014年加州三千八百万人数,一万五千名注册中医生,平均每万人拥有39名中医。中国十三亿六千万总人口,执照中医不到37万人,平均每万人具有27名。(当然我们不知底大陆有微微并未许可证的中医,政治不科学的命题。)

前日开会,讲到太一,也就是北斗星,是在35000-2000年前在欧亚大陆传遍的一个标志。佛教的万字就是北斗七星旋转出来的标记(纳粹的也是一个变种)。先人观察到太阳月亮都在打转,所以把紫薇北斗当成中天的定标,中国的古天农学比我们想像的更上进!迪拜机场的一个仿张衡浑天仪模型就超酷啊,这些发明比西方早一千多年。我对大师说,越来越觉得我们是在做一个文化公司了,仍能国际化。师父说,是呀,犹太人多牛,到哪他们犹太教都是克别人,就到中国,被我们给克了,丹东的蓝帽回回(犹太教)老rabbi,会看相,会风水,还会中医,犹太教也不传了。在座皆捧腹。

PS:心绪学期末考,描述西游记两个人的人品特性。悟空是多血质,悟能是胆汁质,悟净是粘液质,毫无问题。呵呵,师父嘛,在各样影片书籍里被搞怪,面貌差异太大,我恳切不记得他有多娘,仍然给他归了个粘液质。其实西游记原书里,唐僧被写成了个抑郁质,尽管“做事坚定,能克制困难,但比较敏感,易受挫折,孤僻,寡断”。真实的玄奘念着心经,凭着超常的雷打不动,九死终生抵达西天赢得真经。

PPS:我就是三徒弟,挑担子的办事。师父送的水晶骷髅头乃我家标配。:)

PPPS:我要好认为九型人格(enneagram)比希氏遗风四型粗分好,也有千余年历史,比近代的十六型人格等等有内涵。留待专文介绍。

PPPPS:有读到此文的程序员请转发,万一击中哪些中医粉程序员,共同创业,功德一件。geamanda@163.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