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唐僧师徒用上了手机!(爆笑)

人人发现并应用火。

只要唐僧师徒用上了手机!(爆笑)

依依温暖,流连盛景,却也由此玩火自焚,付之一炬。

话说师徒五人走在取经路上,走的光阴太Chang,人类科技早已迅猛发展了,神州到处都是手机活动基站,有一天走到一个驿站,看到“–移动神州卡,一边取经一边打”的条幅,禁不住诱惑,就把紫金钵卖了,一人买了一个手机。 

正如人们消费爱情。

   

依依温存,流连体肤,却也因而燃烬刻骨,满目疮痍。

  -------------------------- 

——题记

  猪八戒一边走路,一边发短信给高老庄的贤内助,同时跟蜘蛛精,蜈蚣精打情骂俏。 


   

一、

  孙悟空的老家离大陆太远,还从未设置基站,所以雁荡山的猴子猴孙跟他关系不上,他很生气。 

下午6点。正值春天,寒风刺骨。

   

途中人影稀疏,只有起早贪黑的馒头小贩和打铁店里的老王头相伴。

  唐僧通常没何人要打,只是不断地在手机上用账本管帐,馒头六只,咸菜两根… 

“铛~铛~铛~”

   

老王铁铺在这十里八村美名,活多得忙不过来,早早就开课了,干涩的打铁声振聋发聩地在街上回荡,仿佛要锤破这寂静的夜空。

  沙僧相比较精细,一边走路一边用手机照风景,然后在互联网上发布游记,同时赚稿费,取经路还没走到一半,他一度是老牌游记小说家了… 

小贩很想拿到。换平时早就有环卫工人过来排队买热腾腾的包子了,明日一度过了饭点,仍旧不曾见到在此以前老主顾的人影。

   

她刚准备开口跟老王头商量下前日这窘迫的状态,老王头却似乎当他不设有一般,正密切端详先河里刚出炉的一把菜刀,不时地挥舞几下。

算命,  -------------------------- 

看着老王手里如镜般的刀身泛着寒光,小贩不禁打了个冷战,硬生生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又过了一会,本已破晓的苍天忽然像被人凭空挥了几笔重墨般变得阴沉,暴雨倾盆而下,窸窣地冲刷着斑驳泛青的石板路。

  有一天走到一个小妖洞,妖怪出来劫道,孙悟空不慌不忙,连棒子都懒得提,直接给110打个电话,pol.ice表哥就把妖怪抓走了。。。 

“大傍晚就下这样大雨,还让不令人做工作!”小贩嘴里一边不干不净地暗骂着,一边吃力地撑开三轮车上业已备好的遮雨伞。

   

装好遮雨伞,小贩起身环顾四周,路上仍旧空空如也,只有昏黄的路灯还独立在路边,孤零零的,像被放逐在层层的海岛。

  -------------------------- 

“奇了怪了”,他一面小声嘟哝着一头百无聊赖地抬头盯着路灯。

   

看久了竟认为路灯黄得多少发白。

  狮陀洞的两个妖精刚露面,孙悟空就拨通如来的电话机,“如来啊?你们家的鸟,狮子,大象都跑出来了,赶紧把她们收了,不然我叫动物园!告你虐待动物!!” 

惨白得像白血病晚期患者的脸。

   


  ------------------------- 

二、

   

“相学确实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阿丽这一个贱人果然是一股子克夫相,甩了她当成自己这辈子最得力的支配,看样子用持续多长时间我就可以不用住在这多少个垃圾破小区了呢。”

  唐僧天天给如来打个电话,喋喋不休,报告路上的孤苦,如来不胜其烦,告诉手下,“赶紧把你们的妖精收了,让唐僧快点走,不然每一天抱怨三次都快把自家烦死了。” 

周生拿着高脚酒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滂泼大雨,一边右手轻轻摆动着杯中的鸡尾酒,一边遐想着今后的生存。

   

“您有新邮件,请小心查收!您有新邮件,请小心查收!”

  ------------------------ 

冷漠的机器语音提示声打断了周生的思绪,在宁静的屋子中浓厚环绕着。

   

“终于来了!哈哈哈!”

  到了五庄观,镇元大仙把人参果奉上,猪八戒这回可精细了,拿出手机,在人参果上频繁地看,大仙奇怪,问他看甚,八戒说,“找防伪标签打假货识别电话呀!” 

周生没有点儿美梦被打断的愠怒,眼中发散出惊诧而贪婪的光华,脸上竟浮出一抹病态兴奋的红润。

   

“那么些…简直绝了!”

  ----------------------- 

坐在电脑桌前看完邮件,周生情不自禁张开双手为内部的情节鼓了一会儿掌,随即打开word,初始迅速敲击起键盘。

   

总结机的桌面是阿丽和周生的合影,是分别北齐生没来得及去改的。

  两人到了一户寡妇家里借宿,半夜睡得正香,四个人的无绳电话机都响了,不约而同地响起一个声音——“请问要***啊?”孙悟空不耐烦地说,“黎山老母,罗斯海神道,别装了,我们不会受骗的,我认得你们的手机号码。” 

照片里的阿丽和周生六个人要么最初幸福的模样。

   


  ---------------------- 

三、

   

周生,Z市人,不温不火的悬疑侦探作家。

  白骨精变成一个堂堂正正女生,提着装满食物的篮筐,想招引师徒多少人上当,平昔沉默的唐僧突然哈哈大笑,指着这些女孩子说,“她是怪物!”孙悟空好奇问道,“怎地师父也有火眼金睛?”唐僧骄傲地举先河里的无绳电话机说,“我这手机的录像头有红外透视效率,五千两银子不是白花的,嘿嘿。” 

周生认为自己出不断名是有原因的。

   

世界上不是紧缺美,而是人们缺乏一双发现美的眼眸。

  ---------------------- 

他认为罗丹这句话很对。

   

只是她根本不可以从塌鼻梁小眼睛的阿丽身上发现怎么美。

  猪八戒偷看盘丝洞的蜘蛛精洗澡,被妖精用丝缠住了,一向懦弱的八戒嗤之以鼻,打开手机,播放了眨眼间间驱虫的铃声,在一阵超声振荡波中,蜘蛛精八爪抽动,纷纷翻了白眼。八戒从网里出以来,“小样,你们还认为自己是蜘蛛侠呢?” 

刚在共同的时候还好,就算容貌平平,脾气暴躁,但至少身材算得上苗条,走在途中不看脸还是可以被称赞一句魔鬼身材。

   

但是后来胖得跟猪一样,性格却还跟原先一样刁蛮,花钱的速度让周生膛目结舌,最终只得把网上的段子用到现实中来:

  ---------------------- 

每当某个网站有让利活动,提前先输错密码把支付宝冻结。

   

周生每一天看着一头会花钱的猪嗲嗲地骂人,想想都快吐了。

  四个人到了通天河,见河面宽阔,一时不适,就到了陈老头家里借宿,陈老头诉苦说这河里的精灵要吃他们家儿女,孙悟空大怒,给中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过了半天,妖怪就挂了…六人乘着一只巨大无比的老鳖渡河,老鳖没此外请求,只想了解自己如何时候能得人身,猪八戒平时惯爱玩这多少个八卦玩意,打开手机,找了一个六柱预测程序,输入老鳖的生辰风水,算了算说,“八百五十年过后,等着吗。” 

这天他不知从什么地方得知某处的六柱预测先生很准,便拿了阿丽的肖像过去算了一卦。

   

“下三白眼,眉低压目,典型的克夫相。”

  ---------------------- 

算卦的年长者留着一簇花白的长胡子,不像相似摆六柱预测摊贼眉鼠眼的庸俗,倒是挺有一番仙风道骨的韵致。

   

果真如此。周生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我只是才华被扼杀了而已嘛。

  六人来到一户农户化缘,这农妇一看见几个人腰挎手机,全是流行型号的,生气说,“这么有钱买手机还用的着要饭?”唐僧不慌不忙说,“不瞒大姐,我们都是下面派遣下来下基层练习的,这手机是GWY的对待,可不是我们私人的。”农妇一听“下边”,吓得赶紧把饭给了他们。 

随手扔下点占星钱,也没跟占卜老头道声谢,便扬长而去。

   

当真,他只是想找个理由支撑她甩了相伴多年的枕边人而已,至于准不准,周生是漠不关心的。

  ---------------------- 

“等等!你鼻梁现身赤筋,恐怕不久后要出现血光之灾啊……”

   

身后传来看相老头急切的呼唤声,周生连头都懒得回。

  唐僧怀疑孙悟空用手机跟如来说她的坏话,就把孙悟空赶走了,孙悟空满脸郁闷,到龙宫侨居,龙王一见孙悟空腰挎手机,羡慕的紧,也想买一个,孙悟空笑话他说,“水里没信号,你买了有个屁用?”说毕,把金箍棒从耳朵里抽出来,扔还给龙王,说,“自从老孙有了手机,再用不到这东西了,还你还你!” 

切,你那种占星老头,我笔下写的多了。不就是想要给我解决讹点钱吧。用这种弱智套路前也不细瞧自己是哪个人。

   


  ---------------------- 

四、

   

周生有一个地下。

  唐僧手机的铃声是一段《菠萝蜜经》,闹钟是一阵当下她寺里的晨钟声;孙悟空手机的铃声是《男儿当自强》,闹钟是一段当年天柱山的百灵鸟的喊叫声;猪八戒手机的铃声相比较俗《月亮代表我的心》,闹钟是一声大喊“吃饭啊!!”;沙僧表哥大的铃声则就是惯常的铃声,闹钟也一直没有——其他六人的闹钟都响了,自己还用设么? 

有一个世代不会被第五人领略的秘闻。

   

——假使不行给他发邮件的是“人”的话。

  ---------------------- 

他一度不再是这儿坚决的无神论者了。

   

在阿丽撕心裂肺的呼号和挽留声中,周生根本不为所动。

  唐僧赴女儿帝王主的宴,明知此去凶多吉少,就优先安排孙悟空在几点几点给她打电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外孙女主公主大双目就起来闪烁了,渐渐走到唐僧跟前,刚想勾搭,唐僧的无绳电话机响了,唐僧接电话,“喂,老婆啊,我还在饭局上,霎时回家登时回家。”说罢,唐僧告了个罪,一溜烟跑了。 

在那一坨恶心的肥肉扑到祥和随身数十次后,他毕竟忍受不住了,烦躁地投向,并丝毫不顾及以前爱情地狠狠踹了几脚,那才腾动手来带着行李离开了和阿丽同居的出租房,换来了此外一个小区。

   

搬到这些破旧但房租便宜得吓人的小区,他的编写也并没有像原来预想的这样扶摇直上,生活如故囊中羞涩,继续居于泡面和老干妈的边缘。

  ----------------------- 

直至这天她的信箱里接受了一封署名为“L”的邮件。

   


  六耳猕猴冒充孙悟空,两猴从天上打到地上,打得天翻地覆,最后到了玉皇大帝殿前,玉皇大帝命取照妖镜来,照来照去,也看不出来。两猴飞到西天,请如来辨真假,如来也看不出来,突然灵机一动,拿起手机拨了一个数码,《男儿当自强》的歌声从里面一个猴的身上传出,如来大怒,指着此外一个猴说,“孽障!冒充孙悟空也不彻底点,这猴子的手机号码,你总冒充不得啊,拿下!”事后,悟空给中华移动写了封感谢信。 

五、

   

“您有新邮件,请留心查收!您有新邮件,请留意查收!”

  ----------------------- 

这天的黎明,周生正像往常一模一样在桌上垂着头撕扯着头发,构思着明天需要交稿的篇章。

   

“什么人这么敬业,这多少个日子点了甚至还在发垃圾邮件。”

  孙悟空被金角棋手用葫芦装了,不能解脱。突然间葫芦里传出一阵动静——“我是太上老君,鸡蛋,怎么敢用葫芦装自己?”金角大王认得是主人的音响,慌了,赶紧把葫芦打开,孙悟空跳出来,举起初机说,“嘿嘿,谢了,老君,改天请您吃饭。” 

周生认为多少搞笑,准备开拓邮箱直接删除。

   

——跟所有的恐怖症患者相同,他不允许自己的桌面上出现其他”未读”或黑色“1”的字样。

  ------------------------ 

算了,都是混口饭吃。看在你们这么敬业的份上,我就先看看这邮件是推销啥的吧。

   

周生鼠标在剔除键上停留了好一会,又出人意料发生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到,于是点开了邮件一目十行地浏览了四起。

  几个人到来火焰山,眼见熊熊大火阻路,悟空叫了雷公电母作法,只是这火不是凡火,水灭不得。悟空灵机一动,买了个短信群
发器,发了条音讯给几十万用户——“火焰山发现世界第一大金矿”。然后三人就舒舒服服地躺在山脚,吃着喝着,看着闻风赶来的几万个承包商疯子一样用推土机把山挖平了。 

……

   

“这篇创意简直太棒了!相对是悬疑大师才能想出来的精美构思啊!”

  ------------------------ 

周生如饥似渴地看完邮件,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这纯属是市面上没有出现过的题目!哈哈哈,我周生终于要火了!”

  总算到西天了,六个人轻松,连兵器都卖了,到了天堂大雷音寺,看见有个可乐机,每人掏动手机给这么些机器发了一条信息,咕咚咕咚出来多个可乐。如来见五人这样轻松容易地靠发轫机就到了天堂,心里嫉妒,想再给她们出个难题,就给他俩发了一批白纸经书,他们在回程的中途发现经书是假的,就回到找,那一个阿迦侍者想敲诈,不过唯一值钱的紫金钵已经卖了,侍者想要他们的手机,没悟出,六人不约而同地把经书丢还给她们说,“对不起,经我们不取了,手机得留着。”猪八戒挖苦侍者说,“现在这经网上到处都是,还用得着来取?” 

他震撼得发抖,胸膛由于过分兴奋剧烈地起伏,在双手哆哆嗦嗦点了根烟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后,周生立即照着邮件里提供的随笔大纲,事件概略照葫芦画瓢地写了四起,文思泉涌。

   


  唐僧对先导机说,“阿琳呀(外孙女天皇主),我在净土大雷音寺,有空吗?有空的话派个波音747来接自己。” 

六、

   

周生火了。

  孙悟空对开端机说,“猴二哟,这批出口水果的合同签了没有?(昆仑山已经接上了电话,并设立了果品进出口集团)” 

火得速度如同黄河溢出般一发不可收拾。

   

登时间,和讯热搜,媒体采访,他享受到了空前的关注度。

  沙僧对开头机说,“第一版印刷30万吗,版税照老规矩。(沙僧已经是中华出名小说家,名利双收)” 

从四处投稿到处吃闭门羹的不著名草根作者华丽转身成为现在红遍大江南北的有名青年作家,周生称心快意,愈发觉得抛弃阿丽是个正确的主宰。

   

光天化日受邀举办各个书友会或是录制各个节目分享着粉丝簇拥,清晨流连于各大高等级场合,纸醉金迷。

  猪八戒对先导机说,“咱高老庄已经联产承包了?好好,仍旧party的策略好,我这就赶回去,咱开办个养猪场。” 

周生沉醉于现在的生活,“L”成了她心里唯一设有的谜团。

http://four-corner.appspot.com/

L依然每隔两三天给他发五回邮件,再没有剩余的口舌,仿佛对于周生现在红得发紫一无所知。

“你究竟是何人?是人是鬼?为啥要帮我?”

周生在诸多少个安静的夜间带着疑问给L回复了诸多次邮件。

不过L也跟所有小说中冒出的神秘人一样,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悠久,周生也就废弃了。

可能是平行宇宙中的“我”发来的啊。

她如此安慰自己。


七、

人的贪婪是无限的。

对于周生这样贪恋美色功名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显赫青年小说家的职称已经无力回天满足她的欲望。

他想“周生”那么些名字在管医学历史的过程中闪耀,跟柯南道尔并肩。

“我想要有更优异的随笔,我想进一步成功!能够吧?”

又五回收到L的邮件后,周生终于按捺不住这样回复道。

周生告诉自己应有没什么梦想,但她的内心深处仍然莫名期待。

扑通,扑通。

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初次递情书给暗恋女孩的浮动,能了解地听到自己强大的心跳声。

一个钟头过去了,窗外的朔风还是肆虐,老旧的窗架被四遍又一次狠狠地冲击,发出不堪重负的喑哑的呻吟。

邮箱仍旧不曾动静。分明,随着时光的流逝,回复的可能性也越发模糊。

唉,如故跟原先一样石沉大海。

虽然一向在暗示自己没戏,但要么难掩脸上失望的表情。

算了,先去睡觉呢,那样也挺好的。

“您有新邮件,请留意查收!”

周生合上眼正准备入睡的时候,熟知的口音指示声突然又传来他的耳根。他连披件背心都顾不上,一个鲤鱼打挺就窜到电脑前。

L首次苏醒了她的邮件!

她以为所有脑海都要打动得炸裂了。

周生颤抖地方开标题,正文是一行鲜黑色的三号字体,唯有几个字:

可以,两个月后。L。

这是一种周生一向不曾见过的字体,“L”这些字母看起来似乎撒旦的利剑垂直地刺入心脏。

她突然觉得像是在跟死神达成契约。

而以此感觉诞生一分钟后就被她丢掉了。

“我又尚未提交什么作为交易,这么久了还不是优异的?现在的我不是先前的自己了,等你把这一个文件提交我,我肯定想方法知道你究竟是人是鬼。查不到也虽然了,如若知道有您如此个人…嘿嘿,要么就在自身身边平素帮我写随笔,要么就…我可不想哪一天你突然揭破我毁了我这么久的全力。”

周生突然升起一股让他协调都感觉到心惊肉跳的想法,而他的口角却不自然地泛出一抹邪恶的弧度。

贪欲就像朗基努斯之枪一般可以摧毁光明。在物欲横流面前,人心是没有畏惧的。


八、

“我要到其它一个城市去了,你能再重回陪陪我呢,我已经看开了,只想和你再找一个夜晚聊聊天,再看你一眼。”

漫漫不挂钩的阿丽突然给周生发了一条语音音信,并在前边附上了他的自拍照。

肖像上,阿丽似乎又回来了初期的魔鬼身材,想来分别后没少锻练,并且垫了鼻梁,割了双眼皮,即使不可以算上独一无二大美女,起码放在人群中也是娇花一朵了。

这么明确的授意,作为老车手的周生怎么会看不出来。

以前的这坨肥肉他看不上,而对此后日丑小鸭变白天鹅的阿丽,加上復苏的魔鬼身材和嗲得令人发酥的音响,他是不介意去做到一发分手炮的。

“呵呵,好哎。哪天,在哪儿。”

周生轻笑,我有前日勉强也算你一份吧,垫脚石也是有功绩的呗。

“就今日夜晚呢,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你明白哟~mua”

阿丽拿到周生的回复后也显得很和颜悦色,又连发了几张自拍照,声音越来越和平诱惑,话语间充满了可是的挑逗。

周生恍惚中又来看了他们一起手牵手走过令人目酣神醉的风物,在冰冷的夏天相拥着去人来人往的街边吃上一碗滚烫的麻辣烫的美满,惹阿丽生气时总有说不完的笑话三言两语就逗得他破涕为笑的样子。

即便你早成为现在这般,或许我当场就不会放弃你了。

假诺没有L的面世,或许自己也会重复跟你在联名。

想到可怜血红的L,周生猛地反馈过来,连忙甩甩头把莫名的心思轰出大脑。

明天的我,已经不是你这一般女孩配得上的了,跟你一夜春宵也丰硕仁至义尽了,多少比你优质百倍的美丽的女生想上自己的床都没机会。


九、

小区的大门过于狭窄,周生需要下车走一段路才能到阿丽所住的楼前。

天很冷,没有月亮,漆黑的夜空如同黑洞一般吞噬了装有的强光。

这小区实在太旧了,人烟稀少,就连街边的灯光也是微若流萤。大门口的铁门早已锈成棕色,推开来会暴发一阵阵斑驳的吱呀声。

周生突然觉得阿丽挺可怜的,毕竟除了相比败家比较丑,她也没做过哪些错误。

临走前给她点钱当做这样多年的填补呢。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使劲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弓着背走向阿丽的住处。

房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周生惊叹地觉察所有的物品摆放都跟他在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连在此以前用过的恋人牙刷,情侣拖鞋都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原处。

手指渐渐抚过这熟谙的一切,最终驻足在屋子正中心新放上去的一幅往昔合照前,思绪万千。

“都还记得吗,周生。”

一双冰凉的手通过臃肿的大衣,攀上了他火热的胸膛。

阿丽一袭红纱,搭上精心准备的淡妆。

朱唇皓齿,翩若惊鸿。

阿丽给她发的自拍照并不及具体中非常之一的赏心悦目。

周生只以为浑身气血上涌,拦腰将阿丽抱起,重重地摔到了沙发上…

“周生…这辈子…我只得是你的…可以吗?你也…只好永远属于我…”

鸾颠凤倒之时,阿丽双眼迷离,朱唇轻启。

“唔…嗯…”

周生没有应答,只是如同一只冲破桎梏的野兽一般暴发一声声烦恼的低吼。


十、

L没有食言,同样在一个中午给周生发来了邮件。

这一次是一个密室杀人的案子灵感,详尽,完美,不比历史上其他有名的同题材小说差。

“这个真的比从前的还要雅观,不过光凭这一篇想要跟柯南Doyle这多少个名家同样重视,仍旧差一点啊。”

周生有韵律感地用食指轻轻敲着桌板,皱着眉头想着。

“嘿嘿,不过也没提到,等自我写完这篇,我就会去找到你。L是啊,有您如此的鬼才存在却又不受我控制,实在是如鲠在喉呢。”

她低低地笑了起来,如同指甲划过玻璃般的尖锐笑声令人惶惑。

当今的她已经没有了当初受恩惠时的感恩戴德戴德了,瞳孔不复从前的雨水,唯有贪婪和欲望的灯火在眼睛深处熊熊点火。


十一、

周生终于搬进了渴望的大房子。

犹如宫殿般华丽的装点,透明的落地窗可以鸟瞰整个城市的夜景,甚至还有个私家花园能够让他在日丽风清的深夜小憩。

得益于L的灵感,他的这篇密室杀人小说一问世就好似在安静的海面中投下一颗原子弹一般引爆了任何医学圈。

立刻,无数报纸杂志出天价向他约稿,一个个草根作家也为了追随他成功的脚步像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出去。

而L好久没有给他发过邮件了,如人间蒸发了相似。

面对每一日接不完的约稿电话,周生只好先一边安抚他们友善正在准备一篇长篇巨制不久就会问世,一边准备透过各个渠道查询L的信息。


十二、

这天早上,周生正跟过去一模一样坐在电脑前冥思苦想着寻找各个办法揭开L的真相,浏览器推送的一条题目为“本市某出租房内意识死亡多日女尸”的音讯引发了他的秋波。

“日前收下群众反映,某小区出租屋附近出现了浓密的腐烂味持续多日,警方打击无应答后破门而入,在室内暴发一具死亡多时低度腐败的女尸。从现场来看不免除他杀可能。欢迎广大群众拨打我市公安局电话提供线索。对于接下去的案情发展,本台将会开展跟踪报道。”

背后是以免引起不适打了浓浓的巴尔的摩克的图片,可是可见的局部就终于化为灰烬周生也能一眼认出来。

——那是阿丽的房间!死者肯定是阿丽,无名指上还带着这颗白银戒指,周生亲手戴上并确保有朝一日会化为钻石的钻戒。

周生呆住,这一刹这世上只剩余他心脏的急促跳动声。

宛如被雷电侵入后般不受控制,随时要跳出她的体外。

他觉得多少口干舌燥,想解开衣领的衣扣透透气,大汗淋漓地解了半天,却发现这该死的钮扣如附骨之疽,不管怎么努力都徒劳无功无功。

“喂,您好,周生先生,请问你现在在家呢?”

手机响了。

“是的…请问您是?”

她稍微平复了一下心境。

“您好,Z市公安局。后日清早出租房的案件,现场遗留了汪洋你的指纹,死者衣物上有精斑残留。同时我们单位都是你的小说迷,发现你最新的密室杀人力作中凶手的犯罪手法套用到这一次案件完全建立。现在大家的同事立刻就要抵达您的住处,希望你给予配合…喂?周先生您在听吗…喂…”

手机从周生的手中滑落,摔在地板上暴发沉闷的响声。

电脑屏幕上的阿丽如故直接甜甜地笑着,看着他知晓的肉眼,这天夜里意乱情迷时阿丽的耳边嘀咕不断在她脑中飘荡。

“周生…这辈子…我不得不是您的…可以吗?你也…只好永远属于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