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里的烟与火,是回不去的旧时光算命

     
“手上提个破旧葫芦,还来伪造什么大户人家,你个要饭的先生,给老子滚开!”,一个满脸横肉的高个儿恶狠狠的对一个穿着破旧青衫的文人喝到。

文/常夏

   
 书生有点委屈的说道:“别看我这葫芦,它可是个宝贝,你们那几个无聊贩夫,怎么了解此物的神奇”。

图/网络

   
 “哈哈哈”站在树荫下休息的壮汉们阵阵奚弄的大笑“这书生,怕是读了圣贤书读傻了呢,还宝贝,这么个破葫芦,送给老子瓢水老子都嫌脏”。

1

本人是地地道道的正北人,生长哪儿,便长在哪儿,大学时也舍不得离家太远,在机缘交错下从北方的此处走出来,没两步又钻进另一个都市里。

本条城市叫安庆,是达斡尔语中“边疆”、“天然牧场”之意。读出来颇有几分异域风情。安顺人爱吃烤肉,犹以烤牛肉为最佳,在举国也享有盛誉,不过明天我们不谈这些,比起鲜而不腻的牛肉,夜市,才是自家心坎的佳肴圣地。

鄂尔多斯(Hal)的夜市在园林边,每年春夏的五点钟,夜市一开,微微倾斜的街道尽头不知从哪就涌来乌泱泱的一群人,独自、或几个人团结推着摆满了资料和工具的小吃车,如翻滚的乌云一般卷积推开,急忙在街边两侧排好。

跟着三五声吆喝亮出来,煤气罐刷的一声打开,锅铲碰撞,竹签翻动,各色味道蔓延在空中,把马路在空间上更完整的占有。在边上围观的吃客这才反应过来,寻着这吆喝和味道,化身为市井老饕,在每个档口伸长了颈部,对着这摆出来的“佳丽”拿目光一一扫过去,拿足了架子。

夜市比起南方的宽窄巷子、户部巷一类的古巷街道,实在是对市井气的更深一层揭示,真实得有点难登大雅之堂。大嗓门的叫卖,甚至更热情一点的,站在档口扯你的上肢。卖臭豆腐和卖蜂蜜鸡蛋仔的紧挨着,那边鲜榨果汁里刚倒了半杯沙冰,旁边炸串铺子的油已经沸了,刺啦一声吓得人躲得老远,看中了一碗花甲粉,让店家加了两大勺蒜,再撒上一把红辣椒圈,要双一遍性筷子就端着碗在边缘架起的小桌子边上坐下。决不可以“讲究”,否则就错过了夜市这种轻松随意的风格,上不上,下不下,倒不如去茶馆里坐着。

锡纸花甲粉,要现做现吃才香

     
其中一个人脸胡须的巨人更是对先生喊道:“酸贡士,你刚刚不是要买这葫芦吗?多少铜板,大叔前几天自家欢喜,出三文铜钱,把这破葫芦给三叔拿来什么?”

2

大学时常和挚友约着去逛夜市,这对我们的话是件大事。

兜里要装着众多块钱才有安全感,别看夜市的事物都是小吃,但一趟下来,没个百八的还真下不来。

一份芒果香米饭15,一份臭豆腐6块,来个烤猪蹄10块,还少不了几根串串开胃,三、六个蛋挞解馋。遇上奇特的烤冷面卷臭豆腐,液氮冰淇淋,更是要勇敢一试,手里还要拿一瓶在十堰(哈尔)鼎鼎有名的“大白梨”,就着吸管满足的吸一口,才算是稍稍抚慰了肚肠。

按习惯,我们每一回都先要上一份肠粉,加了鲜虾的,加了玉茭的,里面裹着鸡蛋和树叶,薄薄的米浆刚卷成了卷,一油勺酱汁就浇下去,趁热吃,烫的舌头直起泡。

先填了小半个肚子,才不至于在满目琳琅间看花了眼,再采用起来也没那么如狼似虎,能对着“佳丽”挑肥拣瘦,显得游刃有余得多。

诚然的吃货,在吃夜市也能研商出点“学问”。

夜市里的“港式肠粉”大概算不上正宗,但也无所谓

3

夜市是顺着公园门口延伸出一道街,门口常驻着多少个卖棉花糖的,占卜的,卖竹筒糕的,还有多少个按摩师在做工作。一个带靠背的交椅,一块白布,剩下的就靠手艺,客人在上头一坐,10分钟10块钱,便宜得很,服务倒没减,按完了实在的爽快。

高等高校四年,每回吃的胃部高了3分米后都尝试,终于在有一天坐了上去,从手指尖一路按到天灵盖,起来后骨头缝里都舒展,恨不得就地睡过去。

现在,我偏离孝感(哈尔(Hal))有半年,8个室友也都各奔东西。在轰轰烈烈的结业季里,我们又去了夜市,在高喊中装作不理会的感慨,可能是最后一次来了。

夜市仍是这样模样,哪个摊点空了,第二天就有新的地摊顶上来,大家按着一贯信奉的规范,仍然先吃了个肠粉,然后在人流的空档中连连,为味蕾一边寻找过去的记念,一边又愿意新的刺激。

当初的我们,都梦想人生能过得如在夜市中行动一般,永远热闹,永远自在。我们希望命局的馈赠就像这里的食品一样,各式各类,任我们采用。

大家绝不着急,不用害怕失去,只要你愿意走进这烟火深处,一切都在等您。

     
“三文…..”书生心中似有迟疑:“三文….有点少,五文!我这可真是个宝贝,你们别不信。”

      “哈哈哈”在树底下休息的大个子们又暴发出阵阵哄堂大笑

      “这穷举人,想钱想疯了”

      “就是,大家三哥前些天一番好心想赏他几文钱,这酸举人,真是不识好歹。”

     
正兔时段渐渐过去,太阳逐步西斜, 这时,在官道上行走的第三者越来越多。树荫下的巨人们似乎也歇的够了。领头的高个儿吆喝一声:“兄弟们,刻钟不早了,挑起担子,赶路!”。

     树荫下的贩夫带着一脸的冷嘲热讽看着路边呆呆站着的撂倒书生,逐渐散去。

     书生看着他俩在官道上日渐走远,眼中的逐渐出现落寞之色。

   
 “唉”书生不由的叹了口气书生有些心酸的说道:“三天了,这接下去的路,我的随身或多或少旅费都未曾了,啥时候才能抵达哈密,恐怕就是到了也赶不上,这一次会考了”。

   
 书生咬咬牙有些恨恨的说道:“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相信这一个老骗子的话,说什么样此物与自家有缘,害的我一身的差旅费都买了这些没用的破葫芦,这只是我的一切家世,五两银子啊!”

算命,   
 这多少个落魄书生,姓林名门下,自幼不明白自己的家长是什么人,只是在融洽懂事的时候听收养自己的老铁匠说自己是在一个秋分天,被人位居铁匠铺的门外的,老铁匠姓林,一生不曾娶老婆,一生无子无女,当时把还在襁褓中的林门下抱去村口六柱预测的王瞎子家中想求一个名字,王瞎子老眼昏花的忽悠摸了摸还在小儿中熟睡的林门下,开口问老铁匠:”在哪找到这孩子的“。老铁匠如实相告说是在铁匠铺门外,老瞎子,一听就说,这孩子之后一定和门有缘,就叫门有缘,就叫林门下好了。

     
老铁匠一生无后,把林门下当自己的亲儿子来看,可惜的是林门下,不明了如何原因,自幼体弱,长到十几多岁依然一副瘦麻杆的楷模,想接老铁匠的班是不行了,老铁匠岁数也挺大了,不指望自己死后,林门下落的个落魄乞讨的后果,干脆一咬牙,将已由此了深造年龄的林门下,送到了邻里的绝无仅有的书院里,希望林门下将来能考取个举人能混口饭吃,不至于饿死就好。

   
 林门下,由于人体很差,从小便柔柔弱弱,小的时候更为没少被村中的其他儿女欺负。更是养成了胆小怕事的脾气。

   
 即便林门下自小都很老实无用,但正是,林门下读书仍可以够,多次面临私塾里面的老知识分子的赞叹,说她是个阅读的好料子,未来早晚能考中个进士什么的前程,可以体面门楣,这把林门下的爹,也就是老铁匠心旷神怡的不行了。

     
 在林门下十八岁可以出席县城会试这年,把林门下喊到跟前,用颤抖双手交给林门下一个红布包,林门下心存疑惑的开辟布包,里面赫然是五两碎银子。林门下震动了,因为她长这么大的话一贯没看见过这样多钱!

     
 老铁匠语重心长的对林门下说,:”外甥,这是爹这多年攒下来给你考功名的钱,你拿去,还有一个月县城里的会试就要起头了,你拿着这银子作为盘缠,去参与这一次会试,争取给爹考个功名回来,让我们林家也赏心悦目门楣一次“。

       十八岁,林门下拿着这五两银子就在老铁匠复杂的眼力下走出了家门。

     
 林门下一向没出过远门,只是听过村里头的老前辈说过县城里面是何等多么的热闹,人是应有尽有的多,就那样,林门下带着忐忑和一些的小感动,起先了上下一心人生中的第一次长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