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刀剑如梦|粘魂竿

华夏人常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孔仲尼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中国人对于命局的忧患和对于宿命论的信奉是一种历史传统,同时生发出一套完整繁杂博大精深的命学运势推算连串,其中算大运有子平四柱、算事有周易卜卦和签占,算方位有奇门遁甲,同时还有复杂的紫微斗数、大六壬小六壬等算法,道教茅山派尚有符箓咒语,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图片|网络

天命有好有坏,福报也有幸福和清福。所谓鸿福就是红尘之福,发大财、做大官等都属于此列。清福就是宁静之福,“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之福。命局之好坏,无非是福报之多少。很两人为避祸趋福,或是寄希望于风水,或是找大师改命,即使是自在法门,但不知是否得要领。笔者没改过命,也没请过风水大师,所以对这种改命的点子不予置评,笔者也不懂。

01

孟子说:“行有不足,反求诸已”。无论是算命、改命依然布局风水,实际上都是属于求于外道。所谓外道,很四人可能认为是佛教徒对非佛教徒的蔑称,其实不是这般。所谓外道即在心外求道,古印度有众多通过苦行等外在形式求道的主意,所以称为外道。外道改命是不是卓有功能,笔者不懂,不过当众人在外道不通时,不如改求助内心,革心改命。

前不久,襄水县时有暴发了一桩命案,死的是一个叫刘平的江湖术士。

改命之术是人造风水,而非风水造人

人世间中人,暴毙本属通常,偏偏这术士死状离奇,浑身上下一百一十个要点,无一处致命,活活血尽而死。千刀万剐,即便是乱臣贼子也不过这样处置。他一介游方术士,得与人结下多大的冤仇,才会遭此毒手?

《金刚经》说:

音信盛传,一时之间,襄水县望而却步。甚至有人在指甲缝里塞了鹤顶红,心里盘算着即便飞来横祸,这也要去得痛快。

“时长老须菩提。在万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教头大人着了急,命荆捕头调查此事。

这段经文是佛陀的门下须菩提尊者与佛陀的一段对话。《金刚经》妙谛莲花,自然是记述相识,这一百多字也是意味深长,我们暂且注意其中的一个下边。须菩提尊者问佛陀:“如何驯服自心?”佛陀怎么回答?佛陀说:“就是这么降伏自心”。一般人也许会以为,佛陀是在说废话,这种回答等于没有回应。事实上,佛陀的情致是,当你问这几个题目时,你就曾经降伏你的心了。事实上,《金刚经》在开业记述了须菩提的这个题材,是众人生存中的首要问题,也是跨越各宗教的题目。红尘滚滚,坏事也就坏在友好不理智,心境不乐观,不积极,自己的贪污腐化都是从思想懈怠开头的。怎样驯服自心,这是全球宗教的共法,实际上也是改命的敲门砖。大家都知情地藏菩萨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有人问,地狱灵魂这么多,地藏菩萨能度尽吗?如果遵照《金刚经》的开示,地藏菩萨发愿时,地狱的魂魄就曾经度尽了。

遗体是被浣衣女小香在襄水边发现的。一半泡在水里,染红流水。一半在河岸,凝成血痂。当时,血肉模糊的遗体然而把小香吓晕过去。

此处实在也是众人经常说得“相由心造”,自己的心与外表的境,合称心理,实际上也都是心造。比如有些人上班时度日如年,而周末时光转弹指即逝,实际上时间依然一天24钟头,但心的机能不相同了。因而,命局的源于仍然在于心。佛讲三界六道轮回,三界即欲界、色界和无色界。无色界是诸佛神道的程度,而无色界的一天在色界或许是恒久,而色界的一天在欲界可能也是世代。禅宗将明心见性,心即佛,决定时间进度与否,命局好坏与否,关键就是心的问题。

荆捕头去襄水边细细考察过,确定这里不是案发现场,只是抛尸地。向邻近的农民打探半天,也不曾寻到真正的案发地。

接下去,《金刚经》说了改命的格局:

本条案子,他似乎不可以动手。

“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

荆捕头不死心,看过尸体后又去死者家里查探。小屋里已积了薄灰,这人占星做法的物件俱在,桌椅板凳摆放整齐,一切如初。看来,凶手没来过他家。

我们说佛陀讲求布施,很六个人以为是修福德、做好事,这当然没错。可是佛说的布施分为多个规模,第一个规模叫做外布施。所谓外布施就是把温馨的金钱送给有亟待的人,当然这里面也囊括为其旁人提供精神食粮。第二个规模叫做内布施,就是心灵的施舍,也就是“不住于相”,做完就完了,不要去老是去记着自家曾经布施过何人,做过什么好事,这称之为“三轮体空”,不执着于施者、受者和施事。这其实也是宗教的共法,耶稣也教育门徒“施比受更有福”。同时,耶稣还说“不要让左手领悟右手做得事”,实际上就是《金刚经》说的“不住于相”。

寻不到行凶现场,如今的头脑少得老大,唯有两条。其一,凶手刀法极高明;其二,案发地很偏远。一刀一刀剐,没有人受得住,肯定会放声嚎哭,县里却没人听到过哪些惨烈的声音。

嗟来之食很关键,佛法认为所谓的福德不是求的、不是算的,而是修的。众生业障深重,那么布施就是很好的教诲。佛要求弟子不住于相,空口无凭,通过布施是很好的磨炼,通过布施能过使我们精晓到佛所说的心无所住。佛门所说的遏止人们摆脱的“五毒”贪、嗔、痴、慢、疑,实际上都是因为心有所住。贪是因为心住在了欲望,嗔是因为心住在了恨上,痴是因为心住在了执见上,慢是因为心住在了“我”上,疑是因为心住在了“人”身上。

荆捕头回到家,长吁短叹,愁眉不展。白兰见状,柔声宽慰:“江湖之事,官府怕是为难插足。”

《金刚经》说:

“可自我得给人民一个真相啊。近期谣言四起,说襄水县来了黑心的鬼魅,我们过得都不安稳。”荆捕头一拳捶在桌上,“咯咯”直响,桌子几乎散架。

“若菩萨有自身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白兰想起这人的死状,不禁心口一闷,皱眉道:“客居他乡的术士,不至于与人结下血海深仇。凶手为啥取他生命,还不肯给个痛快?”

嗟来之食修福德,实际上虽然要打破我执。打破自我执什么改变命局呢?净空法师说:“佛氏门中,有求必应,实在讲不是从佛门当中求的,是你从自性里头求的。佛家讲自性,它不信教,向何地求?向你自心里面去求,有求必应,向外面求求不到,统统都要向自性。求长寿得长寿,求儿女得儿女,求进步就晋级,求发财得发财,什么都能求到,求成佛都能赢得,何况世间那个小事,哪有求不到的!”这里的求,不是向外求,而是孟子所说的“反求诸己”。不住相布施,实际上就是让自性无挂碍,佛法认可人有天意、这么些世间有风水,不过佛法却不崇尚命局风水。佛法崇尚一心不乱、心不颠倒,佛法是自转命局、自转风水,这么些多自在!

“行凶杀人,不为仇恨,则为名利。”荆捕头眸光一亮又黯淡下去,刘平挣点小钱顶多养活自己,断不至于遭此罪。

算命,此处笔者不佳说向外求的人是否愚痴,但佛的开示实际上是将命局的方向盘放在了各类人的手里。世俗一些说,断除五毒,不住相,内外布施兼修,不住好事,也不住坏事,即根断了恶源。打破我执,即打破了众人的物欲横流,能过甩手布施,广结善缘。王阳明说“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人心,为善去恶是格物”,为善去恶才能致良知成圣,修得好福报。实际上,三世因果,求得是一个善字,改变命局,也只有是一个不住相的至善。

02

作者:李钊

北周,荆捕头翻了县里的食指薄,得知刘平来襄水县三年,无亲无友,孤家寡人一个。从来里除了六柱预测做法,就是混迹赌坊和烟花柳巷,鲜与人来往。

联合先发于李钊多维客和简书号“生活禅机”,转载请注脚出处。

她又走街串巷,一一访问这些请刘平算过命作过法的人,得出一个结论:刘平解梦很准,尤其是尸体托梦,生者不胜其扰,他一做法,亡灵再不入梦。

荆捕头一向不信鬼神之说,听到众口一词,刘平能与鬼魂交换,这倒奇了。一般术士,骗骗个旁人还行,能欺瞒这么几个人,这个刘平当真不简单。

荆捕头一边往衙门方向走,一边冥思苦想,突然脑公里灵光一闪:假若刘平真有与鬼魂调换的专长,那凶手会不会就是随着这些来?

案子终于撕开一个口子,且不论对错,先顺着查查看。荆捕头转身飞奔,又去精晓这多少个请刘平做过驱梦法术的人。

“法师驱梦所用何种法器?桃木剑?八卦盘?如故怎么?”

人人的布道如出一辙:法师让我们在月圆之夜摆香案,点香烛,大家长跪院中,他举着一根竹竿攀上屋顶,在灿烂的月球前静坐。香烛燃尽时,他手里的杆子恰好起火,这火,就是逝者的怨念,火灭了,鬼魂没了执念,再不纠缠。

果然玄乎其玄。竿子?荆捕头蹙眉,他密切记念自己在刘平家里观望的乐器,八卦盘,符纸,桃木剑……哪有什么竿子?

03

他回到衙门时,恰逢正午。太师大人不在,侍卫说她去参预董员外夫人的寿宴了。

董员外夫人?她都沉疴半载了,久治不愈,还劳师动众办寿宴,富人的世界,荆捕头不懂,也不想懂。

回家用过午膳,他又回衙门等侍郎大人。他想,作案动机已经确定了,就是那根竹竿。

待到日落西山,张侍郎才腆着大肚踱进衙门。见到荆捕头,他面上一喜:“案子破了?”

“回父母,还不曾。”荆捕头拱手。

“那您来做吗?”张上卿坐到都督椅上,眼皮都不抬一下,端起案上的茶解酒。

“属下来汇报案件展开。”荆捕头低头,声音却不卑不亢。

“案子都没破有怎么着好举报的?害我火急火燎赶回来,还没请教董员外他妻子是何等治愈的。她不是被闹鬼之事吓傻了呢?”令尹大人翻了个白眼,尽是不满。

“闹鬼?”荆捕头抬首。

“他们对外说是董夫人身染恶疾,对内命令下人三缄其口,瞒得过别人可瞒但是本尚书。”张士大夫盖上茶盏,“说来也意外,药石不灵的病,突然就康复了。”

“突然?”

“可不是嘛,她三天前突然好了,大夫都说不出所以然。”

三天前,正是刘平遇害的时候。

“大人,属下告退。”荆捕头闻言,行礼后匆匆离去。

04

是夜,冷月寂寂。他一身夜行衣,潜入董府。在屋檐上猫至后半夜,等所有人都沉睡后,荆捕头才进到管家房中。

黑暗中,林管家呼声震天,突觉颈上一凉,霍然惊醒。他回顾身点灯,却被一把冰寒的剑压在床上,霎时冷汗涔涔。

“大侠饶命!”林管家压低嗓门乞请。

“你杀了刘平,我要替他算账。”冷冷的声音低不可闻,长剑抵得更近,惊得林管家抖如筛糠。

“不是自身呀,冤有头,债有主,你找,找老爷啊。”林管家哆嗦着。

“死到临头,还污蔑你家老爷,真是可恶!”黑衣人出声咒骂。

“小人不敢,真是我家老爷买凶杀人。”林管家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来,“刘平死活不肯为夫人做法,引渡亡灵。老爷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抢了刘平的粘魂竿,另请法师做法。”

“半年前董府闹鬼是怎么回事?”

“这……”林管家面有难色。

“说!”长剑一紧,林管家感觉到脖子一疼,有暖气溢出。他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下身,屋里弥漫起一股尿骚味。

“我说,我说。大侠饶命!”林管家连连求饶,将历史一一道来。

05

南齐上午,荆捕头请示了太师老人家,带兵抓了董员外,刘平案告一段落。

白兰听了,却满是不解:“买凶的抓了,这行凶的就不抓?”

荆捕头沉声道:“江湖杀手,为钱奔走,自有江湖好汉收,朝廷不便干预。”

白兰似懂非懂地方点头,又问道:“闹鬼是怎么三回事?粘魂竿又是怎么一遍事?真有那么玄乎?”

“世上没有鬼神,可人心灵有。”荆捕头拍一下白兰的肩,持剑去院中练武。

本来,董夫人是刘平青梅竹马的对象。因嫌刘平家贫,遂弃他而去,远走他乡,机缘巧合下嫁给家财万贯的董员外。

半年前,董员外接连梦到逝去的老小姑说他不孝,心神俱疲。多方精晓后,董府请刘平来做法驱梦。多年未见的旧情人也就此碰到,刘平因爱生恨,往日尘往事屡屡勒索董夫人,让他出钱封口。

哪知他欲壑难填,三天多头要钱,还一回比一遍多,有时候仍旧狮子大张口。董夫人心想,长此以往,肯定瞒不住,一咬牙心一横就向董员外坦白了上上下下。

董员外是个生意人,锱铢必较。如此奇耻大辱,他哪能咽下这口气!于是唆使自家夫人装病,想引刘平入府,好趁机教训他。何人知这刘平嗅到了高危的鼻息,敬而远之。

董夫人却积郁成疾,假病成真病。董员外心里虽气,可爱妻心切,这才起了杀心,重金聘请江湖杀手,让刘平不得好死。果不其然,一听到刘平已死的音信,董夫人的病就康复了。

摸清整件事来龙去脉的白兰不禁感慨:“世界之大,当真无奇不有。人心难测,胜过妖魔鬼怪作祟。”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刀剑如梦

前尘往事:无头公案

【无戒365  第53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