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往事(6)算命

4  算命


自打三爷会过了许大棒槌,那位大执政的就时常派人送些布料来请三爷做衣服,薪俸都是双倍的,偶尔,还请三爷过去喝酒,迫于许大棒槌的势力,三爷一般都不推辞。

那一年大年终一,许大棒槌请三爷过去赴宴,他领悟三爷懂一些六柱预测算命的学问,就让三爷准备些六柱预测的书一起带去,说要给兄弟们一一算算小运大运。三爷就戴了几本卦书,其中有一本手抄本的《李虚中称骨算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许大棒槌有些醉意,他强烈须要三爷给大伙算一看相重,算来算去,都是些贫贱之命,最终算到许大棒槌。生日小时是:已酉年,5月尾一,猪时。三爷一查,已酉年(五钱)+二月(五钱)初一(五钱)+狗时(六钱)=二两一,那是卦书上最轻的命了,卦辞是:“短命非业谓大空,毕生悲惨事重重,凶祸频临陷逆境,终世辛勤事不成。”三爷看后首先一愣,看了看许大棒子,没吱声。许大棒槌看三爷不说话,脸色还挺难看,有些急了,“我说老三啊,痛快儿地,好坏你可别糊弄我!”全屋子都人都转过身来,瞧着三爷。

三爷也不隐瞒就把卦辞读了四次,读罢,那么些胡子们你看我本人看你都不言语了,三爷拿眼角扫了一眼许大棒子,只见她脸色铁青,嘴唇有些颤抖,那时,蒋六嗷地一嗓子从人群里窜了出去,“少他妈的乱说。”说着抄起一个深海碗朝三爷就砸了过来,三爷一闪身躲开了。那时候,许大棒槌大喝一声,“住手!”蒋六那才退到一旁,接着冲屋子其余人吼道,“都她妈地给老子滚!”说完自身一摔门甩手离开。

不多时,屋里就只剩下三爷和许大棒槌,老许突然变得专程的心灰意冷,转过身来对着三爷说“时也命也,你走吧!”三爷一抱拳“大执政的,您保重。”说完转身走了。

从那往后,许大棒槌再没来找过三爷,来年刚一开春儿,解放军就打到那里,当地的胡须都随地乱窜,传闻,大部分牛头山的胡子都被赶到南部的黄土坑里,有的被淹死了,有的被乱枪打死了。蒋六失踪了,不知了去向。许大棒槌没有逃,在家里被解放军战士引导了,没多长期就在诸公屯的打谷场上,被公开枪决了。

据到现场看热闹的人说,被枪决以前,老许还念了一首诗,什么毕生患难事重重……不少人提起许大棒槌,习惯性地评价一句,“想当年大小也算个一号人物啊!”

许大棒槌就出生在诸公屯,因为他从小长得黑,所以小名叫钢球子——一种大麦米做的干粮,5岁那年,小钢球子父母得了怪病双双闭眼,他一个人形影相对,村里人看他那个,日常就施舍点吃的给她,就像此又过了两年,七岁那年,小钢球子突然从村庄里消失了,有人说她被人贩子拐卖到外省去了,不过养爹娘平时虐待她,他杀了养爹娘一家,逃了出去;还有人说,他流落了路口,被一个小偷团伙控制着,还磨炼她用人数和中指在滚水里夹肥皂,白天到街上偷东西,偷不到早上就不给饭吃,那个人还用鞭子沾冷水打她。

过了十几年,小钢球子不知从哪个地方又冒出来了,此时的他早就长得五大三粗的,打仗入手越发地狠,把那附近的有些地痞流氓都治服了,跟着她占山为王,人们专断都叫她许大棒槌。传说,许大棒槌最大的希望就是老年打死一百个日本鬼子,不过,他终归打死过多少个鬼子没人知道,他不时欺压周边的国民,强抢民女,做了重重的坏事倒是尽人皆知。许大棒槌被枪决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

从那将来,黄土坑夜晚就成了村里的禁地,深夜貌似没人敢从这儿走,传说那里中午有无数恶鬼出没,说话骂骂咧咧地,都是胡子风格。

西南往事(1)夜路

东南往事(2)身世

东南往事(3)胡子

东南往事(4)占星

西南往事(5)置房

西北往事(6)白人

西北往事(7)遇狼

西北往事(8)叫魂

西北往事(9)祭鬼

东南往事(10)八仙姑

6  白人


三爷住进了大房子,家里日益人丁兴旺,有三个丫头随后,老伴儿终于给三爷生了个带把的。为了给儿子起名字,三爷好几天都没睡好,后边多少个闺女的名字三爷可没那样上心,二姑娘叫珍子,三姨娘叫惠子,三幼女叫燕子,那都是随手拈来,看见外孙子熟睡的榜样,三爷想起了和谐从小兵荒马乱,亲人失散,不由得心里一酸,长长地叹了口气,就叫天佑吧,取祈求上天保佑之意。

抱了外孙子的三爷更是热情洋溢,把这些男孩儿视若掌上明珠,借使何许给什么。平时没什么的时候,吃过了晚饭,几个儿女就围在三爷的身边或然躺在被窝里听三爷将传说,微微的烛光映衬着三爷富有磁性的嗓音,一段段优良的传说,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就这么飞入他们幼小的心灵。

单说天佑那孩子生得是五官端正,眉清目秀,颇为智慧,长到四、五岁的时候,就能学着三爷的楷模细数《三国演义》里边的装有人物轶事,那让十里八村的人们都很好奇。那么些时刻,人们的业余生活相比较干燥,不过,有了三爷那数不尽的童话轶闻的陪同,多少个儿女都沉浸在花好月圆的童年其中。

夏季到了,生产队里每隔多少个星期会放一场露天电影,纵然当时都是局地是非的片子,可是对于孩子们的话,那种奇特的玩耍格局却洋溢了吸引力,任何一场电影都是不或许错过的,即时是提交满身被叮满蚊子包的代价。

当电影放映员骑着单车一进山村,村子里的轻重的男女就追在后头大声叫唤,“来电影了,来电影了……”放映员的车子后面驮着多个大黑箱子,孩子们就追着三个大黑箱子一直来到放映场。

这里是一片宽阔地打谷场,旁边住的是村里的电工,电工家的包厢是一间磨坊,那里拉起电线来比较便利。和打谷场隔着一条大街对面是村子里的公用厕所。

说到那间公用厕所不妨插一句,一般早上是从未有过人来那里方便的,说起那中间的案由来,还要追溯到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当时,打谷场正在播出《林海雪原》,一个喝醉酒的车总首席营业官赶着马车路过此处的时候,马突然受惊,马车翻进厕所后面的粪坑里,经过大家的全力打捞,车COO才捡回一条命。

后来,人们都追问这总经理马是怎么受惊的?据这么些车主任纪念,当时他赶着马车路过的时候,看见幕布上杨子荣正滑着雪板穿梭在万顷林海之中,他一欢快,不禁骂了一句,“姑婆的,整死那帮胡子们。”他话音未落,就映入眼帘一个白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车前,浑身上下全是白的,手里还拿着把奇怪的刀,丁字步站在路当中也不逃避,他尽快拉住马,可是马受到惊吓已经不听他的吆喝了,然后车就翻了。掉进粪坑里的时候,车老板说觉得好像有人按住他的脑部不放,多亏了当下看电影的人多,他才及时获救。从那将来,晌午就没人敢来此地点便了。

三爷听了车老董的叙述,冷不丁地纪念一个人来,心想此人曾经生死不明多年了,“应该不会吧?应该不会。”三爷自言自语。

三爷的多少个男女也特地爱看电影,每当来电影的时候,二姐就会早日地带着胞妹小叔子,带上小板凳一起到打谷场上占上一个中档靠前的岗位。那天,正好放《平原游击队》,看完了摄像,表嫂发现天佑不见了,男孩子好动,看电影时候喜欢跑来跑去,二姐找到天佑的时候,人们差不多都曾经走光了,剩下的也是向相反方向走的。姐弟几人走在清冷的街道上,不禁有些害怕,于是小姨子提议咱们边唱边走,“学习李向阳,坚决不低头,敌人来抓自个儿,我就跳高墙,高墙挡不住,我就钻地洞,地洞有枪子,打死小扶桑。”

赶巧度过那间公用厕所,表妹就意识天佑总是回头看,可大嫂回头看却怎么也尚未,就问天佑,“天佑,你看哪样?”天佑就说,“堂姐,你没看见后边有个体直接跟着大家呢?一身都是白的,我咋没见过她?”大姨子听了,又回头看看,依旧什么也绝非,有些恼火,“天佑,不许调皮,你是否威迫大家吧?”听三嫂这么一说,大嫂惠子和二姐燕子也回头看,都摆摆说没瞧见什么。就在那时,天佑突然拉住几个小妹的手,大声喊道,“快跑,他追过来了。”五个三姐一听也吓坏了,二姐抱起天佑,几个子女一溜烟跑回了家。

三爷正在里屋裁衣裳,老伴儿正在锅台前烧炕,看见几个子女慌慌张张地跑回来,一进屋都哭了,忙问,“哪个人欺负你们了?”三爷也出来了。小姨子就把事情学了四回。三爷一传闻特旁人一身白色,突然有回想了几年前的不胜车主管,不由得心里一惊。那时候突然听见,院子里的老榆树沙沙作响。三爷和老伴儿赶紧往院子里看,今早月球挺亮,院子里除了呼呼的局面什么也没有。三爷和老伴儿忙安慰着多少个孩子躺下,一边相互对视了一下。

当日夜间,多少个二妹没什么大碍,只是天佑突然胃痛不退。

西南往事(1)夜路

东南往事(2)身世

西南往事(3)胡子

东南往事(4)六柱预测

东南往事(5)置房

东南往事(6)白人

东南往事(7)遇狼

西北往事(8)叫魂

西南往事(9)祭鬼

东南往事(10)八仙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