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往事(7)

7  遇狼


三爷看见天佑烧得厉害,心里非凡心痛。天还没亮,三爷就穿好服装,准备到镇上去请安大夫。老伴儿给三爷热了壶两酒,三爷就着七个大饼子,胡乱吃了几口,穿戴整齐出了门。

圆浑月亮高高地挂在头顶上,脚下的清霜踩上去吱吱作响,三爷哈了口气,一团雾气立时被澄清的凉风吹散在暮色之中。借着酒劲儿三爷快步上前走着,不多时,出了村口。路两边高高的白杨树安静地向后运动着,偶尔捧出一三个喜鹊的巢,高高地挂在树顶,远处一望无际的中外被广大白雪覆盖着。

三爷心中焦急,脚下加紧,突然,七只麻雀呱呱地叫着,从巢中飞起,三爷感到阵阵疾风迎面吹来,吹走了半分酒意。三爷定睛往远处看来,突然看见一个投影从雪地里朝大路那边缓缓地移动,到了路边的林海处突然停住了,卧在一颗大树下不动。三爷越走越近,离着不到大概50米远地时候,能够通晓地观望影子不知是一个什么样畜生,体型和村里的半大狗差不离,腿不短,不过体型消瘦,闭着眼蜷缩在那里。三爷暗道,“不佳,莫非是狼,”

想到那儿,不禁把手伸进裤兜里,可又一想,“外甥正发感冒,总无法叫那半大畜生把我镇住了,尽管我现在转身往回走,说不准他也会从背后偷袭我。”三爷拿定主意,小心翼翼地继承上前走,不多时,来到离那畜生不到两米处,三爷拿眼角瞄着那畜生,突然,那畜生睁开双眼,从那对幽深的眸子里射出两道冰冷的绿光,四目相对的弹指间,三爷惊出一声冷汗,手心潮乎乎的,情不自尽地加快了脚步,那畜生倒是纹丝没动,长长地下巴没有距离当地。

三爷疾步快走想快点离那儿畜生远一点儿,不过她心神也通晓,此时协调倘若撒腿就跑,他自然没有那畜生跑得快。三爷心中正在贼头贼脑庆幸却又心有余悸的还要,突然感觉到犹如有人按住两边的肩头,脖颈子不时传出阵阵分包腥臊味的恶气,三爷知道那儿万万不可回头,一旦回头,一定会被那畜生咬断喉咙。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千钧一发关键,三爷从裤兜里腾出一杆半尺多少长度的螺丝刀子,像脖子前边恶气袭来的可行性猛得一插,马上扩散阵阵凄惨的哀号声,那声音的锐利直刺人心魄,划破幽蓝的夜空。同时,三爷就感觉到脖颈子上预留一股黏黏的液体。三爷拿手一擦,即刻闻到一股腥臭的寓意,三爷探讨着那畜生的血里或许掺杂了要吃人前分泌的唾液吧,心中暗道,“算你运气不佳,碰上了三爷我,嘿嘿!”等三爷回过头来的时候,那畜生已经朝西南倾向逃出很远了,四遍跑,还平时回头朝这边张望。三爷见状,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心想,“此地不足久留,速速离开。”此时酒意全无,撒开脚丫子,一口气跑到镇上。

到了安大夫家,安大夫刚刚兴起,见三爷面无血色,一脸的干着急,便问明来意,二人绝非停留,立刻起身。回来的中途,三爷还操心,那畜生会不会回来报复,倘使再找来一些伙伴,那可就劳动了。庆幸的是,回来时天已大亮,一路平稳。路上安先生发现三爷的随身和手上都有血渍,便问三爷怎么受的伤。三爷怕吓到安大夫,没有对她说实话,只是说不小心划了一下。

到了三爷家,安大夫给天佑量了量体温,又号了号脉,随后给天佑打了个吊瓶,又开了点药,说暂时只好利用这个艺术,再看看效果。安大夫问那孩子怎么烧成这么?若是日落以前烧再不退,就得送医院不可以再推延了。

雨燕看见干妈来了,早想復苏亲热亲热,不过看见干妈在给哥哥看病,没敢过来侵扰,只是在边缘看着干妈怎么样号脉,怎么着打针,一听干妈问起姐夫得病的原故,便急不可待地拉住安大夫的手,形神兼备地把昨深夜的事情学了一次。

安先生是相邻闻明的卫生工作者,自然是不看重迷信之类的传教,可是,听完小燕子的叙述,她一边抚摸着燕子的毛发,一边若有所思地望着昏睡的天佑,突然他神情变得凝注了过多,就对三爷老伴说,“三妹啊,我想起来了,二零一八年春龙节内外,我在后沟李家店也看过一个和天佑大约打的孩童被吓着了,听他家里人描述和燕子说的几乎,后来呀,那么些孩子被检查出来得了白血病,我看呀,今日烧要是不退,前些天叫我小叔子找辆车把尽快把那孩子送县城医院探视。”

听安先生这么一说,三小姑吓坏了,赶紧把安先生的话告诉了三爷,三爷一听也很忐忑,犹豫了一晃,对三奶奶说,“就听安大夫的,然则,你先给本身买些黄钱纸来。”三太婆也不问原因,转身出去置办去了。

三爷留安大夫吃了口便饭,便送安大夫回去,安大夫说自个儿回来就行了,不劳三爷送了,不过三爷不放心,执意要送,安大夫最后不得已拒绝,三爷借了辆马车把安先生送回镇上了。

东南往事(1)夜路

西北往事(2)身世

西南往事(3)胡子

东南往事(4)看相

西北往事(5)置房

西南往事(6)白人

西南往事(7)遇狼

西北往事(8)叫魂

东南往事(9)祭鬼

东南往事(10)八仙姑

8  叫魂


黄昏的时候,天佑的烧退了,全家人那才放了心,不过,烧是退了,可天佑依旧不吃饭,也不像以前那么活泼爱闹了,有时候呆呆地瞧着窗户外边,眼神恍惚不定,多少个妹妹都来逗他,他也像没听见一样。

一家人吃过晚饭,三太婆早日地哄天佑睡觉,看天佑睡着了,叫惠子和燕子看着四弟,一旁叫过珍子,“走,跟妈把你哥哥的精神找回来。”说着,交给珍子一件天佑的小衣裳,本人入手拿了个线板子,左手拎了一个簸箕,带着珍子出了家门,一向来到打谷场。转回身沿着多少个子女看摄像那天回家的路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用线板子敲簸箕,口中呼喊着,“天佑啊,回家吧,天佑啊,回家吧……”珍子跟在前面手里拿着四哥的服装,应和着,“回来了。”娘俩的中度地呼唤声中充斥了浓浓的温情,在如血的余生中五次一回地飘落着。

夜色将近,家家都亮起了昏黄地灯光,娘俩一前一后刚走到大门口,突然来了一阵风把珍子手里的衣饰挂掉了,珍子眼疾手快一把把时装抓在手里往起一拎,觉得衣服好像比从前重了诸多,正好听见娘在前头唤道,“天佑啊,回家吧。”珍子咯咯一笑,对着三四姨喊道,“娘,天佑那回真的归来了。”三小姨咋舌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孙女,又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衣裳,“傻丫头,快回家吧。”

说着话,娘俩进了院,一抬头看见三爷正蹲在庭院里抽烟,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烟头亮起的弹指,三曾祖母看见丈夫的气色格外地难看,几步跑过去,问道,“天佑怎么了?”三爷忙回答,“没事儿,已经醒过来了。”说着站出发和那儿娘俩进了屋,一看天佑天佑已经从被窝里坐起来了,正和八个三姐做鬼脸呢。三太婆那才放下心来,赶忙问惠子燕子,“天佑什么日期醒的?”燕子特激灵,赶忙抢着说,“就在刚刚你们快进院子的时候,天佑还在入睡呢,突然他就叫一声,‘唉’,就坐了起来,就好了。”

三爷赶紧给大伙使了眼色,说,“没事儿了,大伙都躺下吧,我给我们讲个典故啊。”多少个男女一听都连蹦带跳地钻到被窝里去了,天佑越发欢腾。天佑刚钻进被窝,突然对三太婆说了句话,“娘,我好饿。”三曾外祖母一听眼泪掉下来了,“妈那就给您做爽口的去啊!”说着转身进厨房忙活去了。

三爷给孩子们讲了《张三的传说》,“狼又叫张三,不过你们知道狼为什么叫张三吗?……”

夜深了,孩子们都睡着了,三大妈就问三爷,

“刚才自我和珍子去叫魂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没干啥,前几日加以。”三爷表情庄重地说。

“肯定有事,你不说自家睡不着觉。”

三三姨想起刚进院落时三爷的表情,凭着多年合办生活的阅历推断,她认为必定发生了怎样不平庸的事务。

“我说您更睡不着,明日再说。”

三爷的小说有些急促。三三姑越来越担心了,因为他明白自身的孩子他爹平昔都很镇静,很少像后天那般焦虑。

西北往事(1)夜路

西北往事(2)身世

西南往事(3)胡子

东南往事(4)六柱预测

东南往事(5)置房

东南往事(6)白人

东北往事(7)遇狼

东南往事(8)叫魂

西南往事(9)祭鬼

西南往事(10)八仙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